lz6c7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第1212章 得草(一更)閲讀-olddw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你不知道?”徐智艺打量他的脸色。
算不得英俊也算不得丑陋的脸上一片迷茫,确实不似做伪,应该不知道。
万震摇摇头。
袁紫烟飘身而起:“我倒是知道什么模样,走吧,进去画给你们看看。”
众人飘身跟上她。
对于困在阵中的人们,他们都没在意,已经泛不起风浪,万震也懒得多杀。
进到院内,钻到亭中。
禇小月迅速开始研墨,袁紫烟很快拈笔,轻盈迅速的画出一株奇怪的草。
这株草共九片叶子,九片叶子各不相同,有的浑圆有的狭长,有的圆中带方,有的边缘有锯齿。
一眼看上去便觉得此草奇异。
“可见过?”徐智艺看向万震。
万震皱眉摇摇头。
徐智艺蹙眉瞪着他看。
万震道:“徐姑娘,我真没见到,如果撒谎,天打雷劈!”
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 萬物生光輝
“轰隆!”天空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禇小月笑道:“哈,真有雷要降下啦,姓万的,你果然撒谎!”
再見,如果還會再見
“我……”万震张口结舌。
“轰隆隆……”雷声滚滚而来,越来越近。
“我们躲远点儿,别被他连累了!”禇小月忙道。
禇素心白她一眼。
万震看向远处天空,这一会儿功夫阴云密布,是要下雨了。
不由暗骂这鬼天气,说变就变!
徐智艺看一眼这九叶草,摇摇头道:“看来是找不到了。”
“此草百年一成株。”袁紫烟道:“想找到确实需要很大的运气。”
可惜徐智艺下手太快,把那乌衣老者宰了,要不然,还能让圣女帮忙。
徐智艺摇头:“这种东西,强求不得,褚妹妹,小月,我们也该走了。”
“嗯,这鬼地方确实不能再呆了。”禇小月忙点头:“还有那帮家伙,阴魂不散的,要不然,都灭啦?”
“小月!”禇素心沉声喝道。
禇小月吐吐香舌:“小姐,我就是说说罢了。”
葉家軍震乾坤
万震抱拳道:“徐姑娘ꓹ 我来吧。”
“算了。”徐智艺摇头:“他们已经吓破了胆,不敢再找麻烦的。”
“徐姑娘太小瞧他们胆子了。”万震摇头:“他们既然敢如此做ꓹ 那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今天饶过,明天会变本加厉!”
“有道理。”袁紫烟颔首。
她深知那些跟烛阴司做对的家伙们ꓹ 个个都是光棍性子,脑袋掉了碗大一个疤ꓹ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活到现在已经够本了!
万震飘身而去。
“唉——!”徐智艺轻叹一口气。
想到袁紫烟先前的情形ꓹ 不忍之意就骤减ꓹ 最终还是不再阻止万震。
“我们先走吧,此处不详。”徐智艺道。
四女离开院子,飘飘往北而行,袁紫烟临走之际将画一搓,化为粉末簌簌散开去。
走了近百里,又是一座繁华大城。
她们在城内找了一座酒楼,上楼坐到桌边ꓹ 刚刚点完菜,万震找过来。
禇小月打量他一眼哼道:“杀光啦?”
万震轻轻点头。
“不会是蒙我们的吧?”禇小月哼道:“放他们走啦ꓹ 却说杀光了。”
万震不在意的笑笑。
徐智艺轻叹一口气:“好好降伏杀心吧ꓹ 免得反噬。”
“是。”万震肃然点头。
他知道徐智艺在指点自己ꓹ 自己现在心境震荡ꓹ 汹涌激烈,杀意翻涌。
鬼夫來了
看世人不由的站在了俯视的角度ꓹ 仿佛狼看羊ꓹ 世人随意皆可杀之。
这种刺激与兴奋久久难以平复。
袁紫烟笑道:“杀这么点儿人就降不住心啦?”
万震忙道:“我很快就能降伏。”
“不用我帮忙?”袁紫烟笑靥如花ꓹ 迷人心魄。
万震忙转过目光不敢直视,摇摇头:“多谢袁姑娘好意ꓹ 我自己就好。”
徐智艺睨一眼袁紫烟。
袁紫烟笑道:“徐姐姐,我要欢迎一下他嘛,毕竟刚加入南王府。”
“省了吧。”徐智艺没好气的道。
獨愛天價暖妻
袁紫烟爱捉弄人,真要由着她性子,万震一定会被捉弄得崩溃。
万震从怀里掏出一个长匣子,约有半尺长,两根手指并起来的宽度。
匣子涂着绿漆,绿油油的让人看着发毛,仿佛蕴着剧毒。
万震将绿匣子放到桌上,轻声道:“徐姑娘,这应该就是不死草了。”
徐智艺讶然打量这绿匣子。
禇小月道:“就这?有毒吧?”
“没毒。”万震探手打开匣子,里面躺着一株九叶草,如袁紫烟所绘一般无二。
草根还包裹着一团黑泥,隐约有怪异气味散发,吓了禇小月一跳,忙捂住琼鼻:“什么味儿!”
袁紫烟曼妙身躯前探,细细打量一眼:“还真是不死草!你怎找到的?”
“葛寻的身上。”
“唔,原来那家伙叫葛寻。”袁紫烟漫不经心的道:“竟然随身带着,有意思。”
她原本以为葛寻应该吃掉了的。
谁得到这不死草还留着?不赶紧吃了,还等什么?等别人来抢?!
“他为何要留着?”徐智艺蹙眉。
“是真的。”袁紫烟探手摸了摸,收回手直起身:“他应该留着防备解毒的。”
万劫不复之毒太烈,恐怕葛寻也担忧反噬,所以带着不死草以备自救。
“你碰它了吗?”袁紫烟抬头看万震。
万震摇头。
他为了避嫌,一碰也没碰。
袁紫烟道:“那你是命大,要是碰了,恐怕已经中毒,我们也未必能救。”
自己能得救是因为老爷的手段,而万震没练遮天诀,老爷又不在,她们救不了他。
徐智艺蹙眉:“那家伙还做了手脚?”
袁紫烟笑着抬起玉手,白玉般的玉手指尖处有一点儿焦黑,仿佛沾了墨汁:“又被那老家伙暗算了一次。”
徐智艺嗔道:“你太不小心了!”
“毫无预兆。”袁紫烟叹道:“这老家伙杀得好,活着确实是祸害。”
他的毒很诡异,接照道理,大宗师直觉敏锐,几乎不会被毒到。
直觉会提前预警。
可这预警在葛寻的毒药跟前便失效,毫无预兆,否则,自己也不会连连中毒。
徐智艺看一眼万震:“真没碰吧?”
万震伸出双掌,光洁修长,虽不如袁紫烟的莹白,却也足够白嫩。
袁紫烟笑道:“真要碰了,他恐怕也回不来,见不到我们了。”
“那这棵不死草……”
“给老爷带回去吧。”袁紫烟合起匣盖:“想必老爷能压得住这毒。”
NBA之人型坦克 坦克01
徐智艺点点头。
袁紫烟笑道:“徐姐姐,那我便先走一步,过两天再找你们玩。”
“那些尸首得处理喽。”
溺寵一品小狂妻 紅薯梨
“我会让周妹妹安排人的。”
她冲禇素心禇小月颔首,化为涟漪消失无踪。
下一刻出现在朝阳地宫外,踱步走进去,来到盘膝而坐的李澄空身边。
“老爷,这是不死草,上面有毒。”她递上绿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