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j1z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一百零一章 我有一個姓郭的朋友 【本卷終章】熱推-n8ck4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道别?”
李楚没有急着发问,而是先将他引进德云观。
说话间,两人来到后院。
一身仙风道骨的余七安百年如一日,安静地坐在树下,狐女在一旁泡茶,手法愈发娴熟。
小神医和柳清怜坐在观主对面,此时两人已然恢复了人身,见到这副场景,李楚也为之一喜。
看来小神医的药终于成功了。
万里飞沙还在工地上帮忙搬砖。
一片岁月静好。
“你炼出造化丹的解药了?”李楚向小神医问道。
“是啊。”小神医喜上鼻梢。
“我靠着自己不断地摸索、不停地试验、不懈地努力,终于等到了我师傅寄过来的一张丹方,成功炼制出了克制造化丹的神药。”
九陰煉屍訣 溫酒
李楚嘴角抽搐了下,还是道了声:“……恭喜。”
小柳姑娘也起身,向李楚盈盈一拜。
“这段时间多亏余观主和小李道长收留我,不然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说不定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大恩大德,永生难忘。”
“不必多礼,小柳姑娘与旁人不同,收留你本就是应有之义。”李楚淡然道。
“啊……”柳清怜心中微微一颤。
我在小李道长心中……与旁人不同吗?
这……
如果生男孩儿就叫李清……如果生女孩儿就叫李怜吧……不知他喜不喜欢……不好,李清这名字看起来像是李楚的哥哥……那不如去了水,叫李青……
随即。
就听李楚又认真说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像你这样的好朋友,德云观的大门永远向你打开。”
“……”
柳清怜喉头一梗,默默地滑走了。
人间不值得……
她做惯了蛇身,走起路来倒是习惯了小步磨蹭,一时还改不过来。
王龙七在一旁看着,恭喜道:“小柳姑娘此番恢复原身,风姿更胜从前。今后这杭州府里,又是你一人的天下了啊。”
“欸——”小柳姑娘轻轻叹了口气,“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想要重回舞台……又谈何容易?”
众人想了想,也为之默然。
她说的是事实,纵然朝廷能够证明她是为人所害,但是在整个杭州府的百姓眼下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今后但凡看她的人都会带着异样的目光。
提起她,人们最先想起的永远会是那个变成过妖怪的女子,而不是那个跳舞绝美的姑娘。
即使她的容颜依旧惊艳、舞艺依旧超群,想要重新成为那样万人迷的存在,也近乎不可能了。
除非离开杭州府。
“咦?”王龙七想到此处ꓹ 道:“小柳姑娘若是担心在杭州府不好发展,何不另寻别处?”
柳清怜看向他。
就见王龙七眉飞色舞道:“眼下可就有一个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
“哦?”
“我今日来ꓹ 正是因为这样一桩消息。”他继续讲道:“你们可知道……神洛城将要开花都大会了。”
“花都大会?”众人都疑惑了一下。
众所周知,花都大会时每年五月,神洛城中牡丹花开之际才会召开的盛会。
眼下这个季节ꓹ 恐怕神洛城中恐怕已经落雪,又何来的花都大会。
见到众人的眼神ꓹ 王龙七清了清嗓子,道:“这说来ꓹ 话可就长了。”
“此事的根源ꓹ 主要是因为神洛城的风月场今年生意都不景气,三个月做的生意还不如以往一个月,颇有些苦不堪言。”
“听说是因为神洛城外白龙寺里的一口传法古钟,这口古钟往往百年不得一响。每当钟声响起,能响遍全城,有涤荡人心的奇效,耳闻者都会被立刻变得清心寡欲ꓹ 以往一直被奉为神迹,视作菩萨的恩典。”
“可是近来这口钟不知抽了什么风ꓹ 三两天便要响上一次ꓹ 不论日夜ꓹ 有时候一天要响好多次。”
“这样一来ꓹ 可能寻常百姓大受裨益。但那些风月场所可就被坑得惨了,文人雅士们不知何时就要被惊上一惊ꓹ 不敢再来。好姑娘们也时常被洗涤心灵ꓹ 渐渐生出倦意。”
“行业突然就不景气了起来。”
说到这里ꓹ 王龙七也心有戚戚焉地叹了口气,看来是真情实感地在为神洛城的风月行业担忧。
人都说风月场是销金窟ꓹ 但谁又知道它们每日的开销同样惊人。
仅仅是选中一批有潜质的姑娘,将她们从小培养到长大成人,习得各项技艺,就要耗费巨资。而这一批姑娘中,能够走红的可能十不存一。
红倌人们虽然能“日进斗金”……
但美人是要靠金银堆出来的,日常的保养花费同样惊人。
坐吃山空,是任何一家风月场都接受不了的。
“谁知前日竟突然出现了一个契机!”
接着,王龙七又忽然一转折。
“据观者讲……“
“那一日,自洛水中走出一位女子,容颜绝美,圣洁无比。她踏空走向神洛城,每走一步,便有一朵花开。”
“当她沿着神洛城的花街一路穿过全城,整座城中忽尔开满了盛放的牡丹。”
“那女子立身于漫天繁花之中,说了一句。这个冬天,神洛城的牡丹都不会凋谢。”
“这原本就是一个较为引入注目的神迹,和以前那些引发神迹的修者比起来,除了美一点之外,也没什么实际的。”王龙七继续说道:“可是神洛城的那些风月场嗅到了机遇。”
“花都大会,本就是以牡丹花开为期。”
“此时牡丹花既然在冬天盛放,花都大会又为何不能在冬天召开?若是再这样一直消沉到来年五月,神洛城可能有一半的青楼都挨不下去了。此际提前召开花都大会,重振一下花都的风气。借着这神迹之名,说不定比以往更加盛大。”
“于是,种种原因造就了今年冬天,将有一场完全不同以往的花都大会召开。五湖四海的文人雅士们纷纷意动,要知道,这次大会很可能是绝无仅有的。如果错过了,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看着他兴奋的样子,以及他之前所说的“道别”,李楚顿时明了。
“你要去看这次的花都大会?”他问。
“嘿嘿。”王龙七笑着挠了挠头,“我是去做生意的,观看大会,只是顺便……顺便。”
“得了吧,都不用人点破你,你那一脸猥琐的表情就已经自己暴露了。”小神医眯着眼道。
“那又如何。”王龙七一撇嘴,索性也不掩饰,挺起胸膛道:“我就是好色!怎么样?”
理直,气壮。
“而且你们别一个个装得跟个正人君子似的,只要是男人,谁不想去看美女?”王龙七的目光一一扫视过去。
余七安轻咳两声:“君子好色,取之有道。”
“哼,我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悬壶山庄就在神洛城外。”小神医眨眨眼,道:“不得不承认,我有点想家了。”
“我不想去。”
直到碰上李楚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冰冷目光,王龙七才败下阵来。
他回转过头,重新看向柳清怜,“所以啊,小柳姑娘若是想发展,神洛城岂不是更好的去处?”
“嗯……”柳清怜沉默了一下,看不出态度,只是道:“我还是要回去跟桃谷楼的人商量一下才行。”
一阵交谈过后,王龙七先行离去,而后小神医和柳清怜也各有去处。
院子里一时只剩下余七安、李楚与狐女。
忽然就清静了下来。
李楚这才得空,对师傅讲述了秘境中发生的事情。从第一层的虚灵到第二层的仙葫种子,再到最后的圣光女子。
良久。
讲罢之后。
余七安慨叹一声:“花都大会,确实美好啊,想我年轻的时候,尚且宝腰未老……”
“师傅……”李楚轻轻唤了一声。
屍王的寵妃
这玩意儿怎么还带延迟的……
“哦哦。”余七安这才回过神来,“你刚刚说的什么?骑牛道人是吧?”
他又恢复正色道:
“唉,乌巢观一直是修行道法的妖物传承,在道门中曾经颇有声名。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个个传人都可谓天地大能。由乌巢道人所创,传至万古道人、即骑牛道人的师尊时,不知为何,竟一夕之间分崩离析,从此再无名传于世。”
“说起这骑牛道人的师尊,也算是天纵之才,只可惜……”老道士摇摇头,“不得其时、不得其时。”
李楚捕捉到他话中所说的重点,问道:“师傅所说的‘其时’是指?”
“呵。”余七安高深莫测的一笑,“将来你会知道的。”
婚變ⅱ:新妻難馴服
“嗯。”李楚点头,也不多问。
什么乌巢观、万古道人……对他来说都太遥远了,不如关心一些实际的事情。
人間情話 優遊
比如说……被他杀死的玄鸽尊者。
当接收到那庞大的经验值时,连他自己都惊了一下。没想到一个大范围攻击,会有这样意外的收获。
若不是事后朝天阙的人报告说,真的发现了玄鸽尊者的尸体,他都不敢确定,自己居然真的杀了一个斩衰强者。
虽然是在仙体模式下的战斗,但……也足够令人惊讶了。
余七安听了他的惊讶,倒是没甚波动。
只是微微一拂袖,“不过是个斩衰罢了,意外杀掉一个两个,不是很正常?”
“……”
李楚眨了眨眼,真的很正常吗?
“而且是个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没什么保命手段的斩衰境。他不晓得你的实力,自然要栽跟头。”
余七安道:“不过切忌因此而自满,即使你拥有了足以斩杀大能的修为,也不代表你真的就领悟到了大能的境界。”
“就像很多武者,杀伐强势,若是结结实实挨上他一拳一脚,即使斩衰境也会肉身崩碎而亡。但是一个掌握了多道法则的斩衰境,可以把这个武者玩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休想碰到人家一根毫毛。”
“你能杀他,也有他掉以轻心的原因。江湖险恶,不管多高的修为,看不起人,就一定会付出代价,斩衰也不能幸免。所以行走江湖,很多人都喜欢扮猪吃虎。”
李楚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想来,若非自己常常示敌以弱,也不能如此轻易地斩杀那么多强大的邪祟。
面对自己的剑,它们个个都很大意,从来不闪。
電影世界修仙傳
“不过……”
“以你的年纪,能斩杀一尊大能人物,也足够逆天了。”
余七安最后才露出满意的微笑,给出了自己的最高评价。
“不逊色于为师当年矣。”
重生左唯 滄瀾止戈
李楚正想再问些别的什么,就见外面万里飞沙走进来,叫道:“观主,有你的信。”
慢慢慢慢愛上你
女人三十 鳳鳶
“嗯?!”余七安随口问道,“谁送来的,男的女的?”
“不知道……是驿站送过来的。”万里飞沙看了一眼,道:“神洛城来的。”
“神洛城?”余七安目光悠远起来,似乎在盘算什么,半天,才道:“拿来我看看。”
万里飞沙递上信封。
就见深黄色的信封上一个“急”字。
他将信拆开,只有薄薄一张纸,字也不多,但是他看完,居然眉头深锁、面色铁青。
这还是李楚第一次见师傅露出这样如此程度的愁绪。
几乎相当于之前遭遇梅溪师太、清竹先生和颜小腰的总和。
“糟了、糟了。”余七安放下信纸,又念叨了两声。
“师傅这是……”
“我儿子出事了。”余七安沉声道。
“师傅有儿子?”
“观主有儿子?”
李楚和狐女一时间都无比惊讶。
遇上狐貍王子
因为先前余七安一直说自己孑然一身,无亲无友,这时候突然冒出一个儿子来。
难免有些惊人。
tfboys之青春趣事
“此事说来话长,我晚点再与你们细讲。徒儿……”余七安看向李楚:“为师可能需要你帮我一个大忙。”
“师傅但有何事,直接吩咐便是。”李楚道。
“虽然一直以来你都没有问,但是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疑惑。为师既然总说自己从前如何如何,为什么从来不出手、也不显露修为?”余七安道。
李楚淡淡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他确实怀疑过,若是真的陆地神仙,即使不出手,平日也该有强烈的真气波动才是。
师傅在自家道观里,又没必要掩饰。
但是余七安几乎被动技能一般的高人风范、近乎无所不知的强大属性、质量奇高的前女友天团,又确实完美符合一个世外高人该有的每一个特征。
反正……
从自己到这里开始,他就是自己的师傅。他教了自己很多,也确实对自己很好。
这就够了。
“实话告诉你,是因为……为师的全部修为,都在镇压着井底的邪魔。”
“邪魔?”
李楚瞥了一眼院中那口盖得严严实实得枯井。
屁股默默得向后退了两退。
一旁安静聆听得狐女,也无形中向左挪了两下。
“不必害怕。”余七安抬起手,微笑道:“这邪魔虽然厉害,放出来可能九州大地都要为之崩坏、这座人间都会陷入血雨腥风。但是有我一身修为在此镇压,绝无半点差池。”
“只是……有些旁的事情,我就没法做了。”
“比如这件事……”他举起信纸,道:“需要你替我走一趟。”
李楚毅然道:“弟子愿往。”
“唉——”
余七安长叹一声:“这件事,我也有些云里雾里,其中缘由,只能由你到了那边再细细探查。”
“我只能给你们说一下我和那孩子的关系。”
“这一切都要从我年轻时游历天下说起,当时我并非独自行路,而是有一位自少年起便相识,志同道合、相交莫逆的朋友。”
“他姓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