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5dh精华都市小说 夢迴大明春 起點-498【探親】閲讀-v86f9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正德二十一年冬。
黄珂抱病。
年纪大了,不可避免,估计时日无多。
王渊带妻子回娘家探望,手里牵着儿子王素,黄峨肚子里还怀着一个。
“妹夫,二妹!”黄峤负责迎接。这货主动辞官之后,一直在家照顾父母,偷闲读读诗书,偶尔出门参加文会,小日子过得比当官还潇洒。
穿堂入室,黄珂正躺在床上,聂夫人服侍他吃药。
“若虚和眉儿来啦,快坐,快坐!”聂夫人热情招呼。
異世飆升
木頭,給我過來 葉非淩
天價婚愛:唐少的終極寵妻
王渊连忙见礼,又问及岳父病情。
黄珂笑道:“无碍,只是岁数大了,老骨头有些不听使唤。”
聊了一阵,黄峨跟着母亲去说私房话,王渊跟岳父聊起了朝堂之事。
肥仔球王 宏峰
至于王素,跟表弟黄若槐玩去,两小子年龄相仿,而且都挺聪明的,皆为下一代读书种子。
九界守護神
又过些时候,黄㟆和黄峰两位小舅子回家。
黄㟆早已结婚生子,还轻松考上举人,今后多半是能做进士的。
黄峰稍差一些,十六岁勉强中秀才,科举资质实在有限,这辈子顶多考一个举人。
黄峰在饭桌上,突然来一句:“姐夫可知弹道之学?”
王渊差点被饭噎着,笑道:“无非抛物运动而已。”
“非也,”黄峰说道,“弹道之学,分内弹道与外弹道。内弹道虽然很短,只炮膛到炮口,但受力非常复杂。”
王渊惊讶道:“谁研究这个啊?挺费钱的。”
黄峰说:“林学士。我已经拜了林学士为师,跟着林学士一起研究火炮,弹道之学便是林学士提出来的。”
王渊苦笑:“林学士真是……真是比我还不务正业啊。”
林学士就是林俊,翰林院学士兼掌制敕房。这货接触物理学之后ꓹ 也不想着劝谏皇帝了,整天在物理学院自费研究大炮。他今年已经七十五岁ꓹ 不但补修数学和物理,现在居然还自创弹道学。
天可怜见,翰林院的院长ꓹ 给皇帝写圣旨的大佬,居然是一个铸炮大师!
黄峰又兴奋说道:“林师带着我们几个师兄弟ꓹ 目前正在改进佛朗机炮。一旦改进成功,就能解决气密性不足的问题ꓹ 到时候可一炮糜烂数十里。”
王渊只能说:“此为军国重器ꓹ 若银子不够,可以到我府上支取。”
黄峰说道:“足够的,林师有钱。”
当然有钱啊,这老先生能自己造炮玩,能是一个差钱的主儿吗?
及至傍晚,王渊带着妻儿,赶在宵禁之前回家。
刚到家中ꓹ 家仆就说:“老爷,姑爷府上派人报喜ꓹ 已经来了两个时辰。小姐顺利产子ꓹ 母子平安。”
金玉瞳 喜歡雨中行
王渊颇为高兴:“此刻已然宵禁ꓹ 让报喜之人就在府上休息ꓹ 再给他些赏钱。”
小妹王微,三年前就嫁人了ꓹ 丈夫是物理学院弟子杨锐。锦衣卫籍ꓹ 其父为锦衣卫千户。杨锐已考上举人ꓹ 可惜连续两次会试落第,人品还算比较端正ꓹ 整天除了读书就是钻研物理。
翌日,王渊又带上宋灵儿,前去看望刚刚生产的小妹。
夫家长辈自然热情招待,小妹嫁过去三年才生子,他们都不敢为儿子张罗纳妾。只要王渊不倒台,杨锐这辈子都没法纳妾了,谁让双方地位如此悬殊呢。
成化朝首辅李贤的女儿才惨,居然嫁给衍圣公孔弘绪。
末世之重見光明
機甲神將
那位衍圣公喜欢玩SM,在家非法收容、虐玩乐户女子四十多人,还不小心勒死了四个。首辅之女多风光啊,竟嫁给这种丈夫,平时的日子想想都难过。
李东阳还不信邪呢,他三个女儿,两个夭折,只剩一个独女,又嫁给另一位衍圣公。嫁过去没几年,回娘家探亲时病死了,也不知道平时是否过得顺心。
真要嫁女嫁妹,还是选小门小户更好。
“妹妹可还好?”王渊问道。
王微笑言:“好着呢,公婆都很爱护我。”
宋灵儿直接来一句:“你若不顺心,便来府上说一声,嫂嫂自会给你讨回公道!”
王微的婆婆樊氏,此刻就站在旁边,听得额头直冒汗。
王尚书家里那位平妻,早就名满京城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宋灵儿从贵州带来一位丫鬟,膀大腰圆那种,还带来十多个亲卫,全是见过血的厮杀汉子。平日里闲着无聊,宋灵儿就带丫鬟和亲卫,骑着马儿在京郊撒欢驰骋,还经常跑去南海子皇室猎场打猎。
去年更有意思,一伙京城恶徒掳掠妇女,被那女子逃出来大喊救命。正好宋灵儿骑马经过,问清事情之后,立即带着丫鬟、亲卫杀去,当场亲手砍死两个,还提着血淋淋的首级,穿街过巷去顺天府报官。
把脑袋往府衙一扔,吓得皂吏浑身哆嗦,宋灵儿骑马大呼:“严嵩快出来审案,你这顺天府尹当得糊涂,京城有如此恶徒都不知,干脆回家种红薯算了!”
此事闹得满城皆知,都说王二郎的娘子,是一位响当当的巾帼女英雄。甚至,宋灵儿在贵州带兵平乱,曾经统兵上万的事情,都已在京城迅速传开。
可怜的严嵩,成了民间故事背景板,甚至被戏称为“红薯府尹”。
神級小賣部
王微见婆婆脸色尴尬,笑道:“嫂子不必多心,妹妹在夫家很好。”
宋灵儿说:“谅他们也不敢欺负你!”
樊氏连忙赔笑:“不敢,不敢,夫人请安心。”
宋灵儿这才作罢,跑去逗弄刚刚出生的小外甥,结果一上手就把婴孩弄得哇哇大哭。
樊氏心疼孙子,又不敢上前阻止,只能站在那里干着急。
留在家里吃了顿饭,总算把这位活祖宗送走,杨府全家上下都松了口气。
年底,黄珂抱病请辞,工部尚书李鐩跟着请辞。
林俊也跳出来凑热闹,他忙着改进火炮呢,哪有闲心执掌翰林院和制敕房?
此时朱厚照的怒气也消散大半,又见黄珂真的有病,其他两位也年事已高,干脆一股脑儿的答应下来。
三个大职务空缺,立即让王渊与杨廷和的关系紧张起来。
王渊推荐兵部左侍郎王瓒,执掌翰林院和制敕房。又推荐王阳明,调任户部尚书。再推荐席书,转升工部尚书。
杨廷和推荐右都御史金献民,执掌翰林院和制敕房。推荐左都御史彭泽,转任户部尚书。推荐刑部左侍郎汪俊,转升工部尚书。
都想提拔自己人,谁也不愿松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