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e69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田園-第六百三十六章 全軍覆沒看書-zrucc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来来来,都先去根子家随礼,写礼账的在他们家涅!”包大吵吵指挥着游客,去萨日根家。
大伙也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这咋还随礼呢,不说是白吃吗?”
“不随点礼好意思坐席吗,就是意思意思,走走形式,一家随十块钱的。”包大吵吵早就跟田小胖他们研究好了,游客就是这个价儿。
别说游客了,就是亲朋好友,最多也就是一百块,不许超标。这点钱,估计能够吃饭就不错了。
超級近身高手 楓隨棍舞
随着黑瞎子屯越来越富裕,田小胖也担心出现炫富的不良风气,所以在很多方面,早就做了限制。比方说,打麻将不许超过五毛钱的等等。吃不穷穿不穷,有俩糟钱就瞎得瑟肯定受穷。
十块钱啊,还不够吃盒饭呢。游客们就当一乐儿了,重在参与和体验嘛。
进了萨日根家,屋里暖暖呼呼的,外屋的两口大锅里,正闷着米饭,足足两大锅,到时候盛到水桶里,拎到放席的各家,专门有人负责盛饭。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农村办事都这样,每一样都有专人负责,事先都分派好,端茶倒水敬烟的,倒酒的,端菜的,盛饭的等等,一般都是半大小子干这些活儿。忙活下来,东家赏两盒烟就成。
负责写礼账的是杨老爷子,这个规格够高,大书法家写礼账。旁边坐着村长叔,怀里抱着个大兜子,里面装钱。这二位,就相当于会计和现金员。
二位大佬前面放着个炕桌,盘腿大坐,稳稳当当,不慌不忙,免得出错。桌上摆着一盘子烟卷,一盘子糖块。来随礼的ꓹ 顺手点一根烟,吃一块喜糖ꓹ 沾沾喜气儿。
游客们当然也都能享受到这种待遇,就是不少人兜里没带现金,一个劲问:“手机支付行不行啊?”
“没问题。”在这边负责打零儿的高小帅早有准备ꓹ 把一个二维码的小牌儿放到桌上,“别扫多喽ꓹ 以家庭为单位,每家十块钱。”
他这边唱名ꓹ 那边杨老爷子落笔ꓹ 倒是包村长有点干闲,坐那吧嗒着小烟袋。
好不容易,游客这边完事了,高小帅端上来四个凉碟,先吃点垫垫。因为来随礼的都是陆陆续续的,所以他们这边得等最后一波再吃饭。
几个人正动筷吃着呢,呼啦一下ꓹ 冲进来一大帮小娃子。领头的小毛猴,直接蹦到炕上ꓹ 小爪子一伸ꓹ 从盘子里抓了个肉丸子ꓹ 扔进嘴里。
“你们都赶紧坐席去ꓹ 别在这屋混,屋里都满了ꓹ 随礼的人都进不来。”包村长吆喝一声ꓹ 然后夹了片儿鸡蛋肠。
“村长爷爷ꓹ 俺们也是来随礼的!”小囡囡笑嘻嘻地掏出来一张红票子,放到杨老爷子跟前:“爷爷ꓹ 快点给俺写上。”
杨老爷子抬头瞅瞅,好家伙,屋里满员了不说,当院里也全是娃子们的小脑瓜,窗户外边趴了一大溜呢。
“傻呀你们,刚得了红包,就都拿来随礼了,不收不收,小娃子不用随礼,随便吃。”包村长挥挥手,这帮小家伙,啥事都想掺和。
小囡囡又是嘻嘻一笑,然后扔下钱就跑。后边的都有样学样,眨眼间,桌子上就摆满了红票子。有些个头小的,够不到桌子,直接把钱扔炕上了。
包村长这回算是看明白了,这些娃娃,不想要钱。至于刚才抢着讨红包,主要是凑热闹。
小娃子们还真麻利,几分钟的工夫,就把钱都扔完了,然后,站在当院的小囡囡一挥手:“走,这回咱们可以大大方方吃席去啦——”
剩下屋里的人也都觉得好笑,一边敛钱一边念叨:“这名字还都没写呢?”
还是杨老爷子有主意:“没事,记个总数,然后就写黑瞎子屯全体少年儿童恭贺新婚之喜。”
“您老还真会偷懒啊。”这回连高小帅都表示服气。
他们这边不慌不忙地收礼,其他人家,也都在忙活着。因为客人太多,所以占了好几家来放席。有田小胖家,他家最省事,里外屋能放五六张桌,而且碗筷儿啥的,也都齐全。其他家就麻烦一点,桌椅板凳碗筷酒杯之类,全都从食堂倒腾过去。反正是农闲,有都是人手。
这要是放在以前更麻烦,都得去各家各户借,一家事儿百家忙,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东西多了,容易弄混喽,所以,像凳子啥的,自个家都做上记号,或者在凳子的背面,写上自家的姓氏,归还的时候也方便。
就是碗筷儿啥的不好认,总不能在碗边都打个豁牙子吧,所以也有拿出去一摞好碗,最后还回来的里面,夹着几个破碗,这也是保不齐的事儿。
还有梁小虎的新房,也放了几张桌儿,主要是招待娘家客。再往西挨着的也是个空房子,全都占上,另外再加上前院包大明白他们两家。合起来,每一波放三十张桌,将近三百人的样子。
参加喜宴的总人数,连大带小的,将近千人,最少得吃三波。
第一波当然得先可这些小娃子来,反正娃子们吃得快,吃完了就省得闹腾。现在生活水平好了,不像从前。要是田小胖小的时候,听到村里谁家办事,那小娃子们的眼睛都蓝了:一年到头也吃不到啥好东西,有鱼有肉的,谁能受得了这种诱惑啊!
所以那些比较没出息的小娃子,这波吃完了,又继续坐下一波。保不齐就被捞头忙的给拎出去,弄得吱哇桥嚎的。
这种是比较傻的,有心眼的,谁可一家坐席啊,这波在老张家吃完,下一波就转到老李家吃去。边吃还带边打包的,什么肉丸子了,炸的江米条之类的,都把衣兜装得鼓鼓囊囊的。
当然了,现在条件都好了,这些娃子们不可能再那么干。只有阿马尼这货没出息,一边吃,一边划拉。没法子,最后只好给它拿来一个方便袋。
不到半个小时,娃子们就全部撤桌,然后收拾碗筷,准备下一波。第二波主要是安排游客,一桌桌的团团围坐,抽烟喝茶水,等着开席。
畫魂師 七月瀟瀟
很快,就有半大小子端着方盘进屋。大方盘里面一次性能摆六个盘子,上边还可以再摞几层,一次性端个十多个大盘子轻轻松松。
盘子多份量当然就重,所以端着的时候,方盘的一头搭在肩膀上,然后一手擎着,一手在旁边扶着,还得稳稳当当,盘子里面的汤汤水水的不能洒出来,也算是技术活。年龄太小的娃子干不了这个,只能倒酒盛饭啥的。
不过呢,这盘子里却不是酒菜,而是饭前消磨时间的干果之类。每桌四盘:瓜子,榛子,山楂球,沙果干,都是黑瞎子屯出产。
好东西啊!游客们不由得眼睛一亮,因为产量有限,这些东西,花多少钱钱也买不到的。
私人定制大魔王 黑乎乎的老妖
嗑一把瓜子,吃个山楂球,外面裹着一层白白的糖浆,里面是红彤彤的山楂,酸酸甜甜,老开胃了。
值了!游客们觉得这趟旅游太值了。
不大一会就开始上菜,八凉八热,一共十六道菜,大都是具有农村特色的菜肴,比如粉焖子、猪头焖子、蛋肠之类,在城里很少能吃到这么地道的。
还有大鹅炖土豆干,从月亮湖冬捕的鲜鱼之类,游客们大快朵颐,吃得好不畅快。
最难得的是,每人还有一杯黑瞎子屯出产的猴儿酒,为了这场婚宴,也真是下了老本儿。要知道,这猴儿酒,等储存一年之后才会在市场销售,价格据说比那些高档的洋酒还翻好几倍呢。
唯一叫游客们不满的是,这么香甜的猴儿酒,一杯不够喝啊。
“你们就知足吧,就这一杯,没几百块根本下不来滴。”包大明白一边忙活着,一边给大伙解释。
游客们心里也都平衡了:能喝上一杯就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啊。
这一拨速度就慢了不少,大伙边喝边聊,喝了快两个小时,这才尽欢而散。时间都已经快到下午两点了,好在第三波主要是村民,大伙平时都吃两顿饭,也习惯了。
第三拨人员比较杂,有一部分村民,也有康复中心的医护人员,他们也都跟着凑热闹来随礼。本来田小胖给他们定的是十块钱标准的。结果人家觉得实在太少,非得拿最高限,一百块。就算这样,人家还不好意思呢。
主要是田小胖觉得这几个月,大伙儿都处得挺好,马上就要休假了,就当请人家吃顿饭。
另外,还有常驻黑瞎子屯的一些工作人员,也都不请自来。这部分人划拉划拉,也一百多位呢。
田小胖跟着忙活了一小天,也早就饿了,所以也就跟这波一起吃,就在他自个家,主要都是医护人员。
上菜之后,田小胖端起酒杯:“到俺家来了,大伙都别客气啊。不过俺就不明白了,在俺家里吃饭,应该给俺随礼啊。”
“想得美!”一群小护士齐刷刷地鄙视他。嚯,一个个青春靓丽,这架势看着真养眼啊。
田小胖当然不在乎:“告诉你们这帮小丫头,别惹俺。要不然等你们结婚的时候,就甭想在俺们黑瞎子屯安排饭。”
然后,田小胖就宣布一条规矩:康复中心这边的工作人员,如果在黑瞎子屯这里安家,就可以享受像梁小虎的这种待遇:免费住房,免费安排婚礼和酒宴。
一听这个,不少人都精神一振。小护士韩美美噌一下跳起来:“胖哥,也可以坐狗熊抬的花轿吗?”
“当然没问题!”田小胖一拍胸脯:“就算找俺抬花轿都成。”
切,谁用你啊!小护士们又是一阵鄙视。
歡迎來到BOSS隊
霸劍神尊 君無雪
花開花落都愛exo
田小胖敬了一杯酒,吃了个半饱,然后就流窜到别人家,主要是跟宾客们交流交流,增进一下感情。
一直到天都黑了,酒宴这才结束,因为最后还有一拨呢,几位大厨还有帮忙的这些人,忙在前吃在后。
把东西都归置好,热热闹闹的婚礼,这才算是圆满结束。不过,还有一项大事呢:闹洞房。
村里的年轻人,仨一伙俩一串的,都开始往梁小虎的新房溜达。田小胖当然也得过去瞅瞅,拉开屋门一瞧,好家伙,都快挤不进去了。
田小胖就不高兴了:“明白叔,你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跟着凑啥热闹啊?”
“俺是特邀嘉宾涅,是小帅他们非要俺来滴。”大明白抱着小鹿鹿,乐呵呵地颠哒着。看到田小胖,小鹿鹿就扎开两个小胳膊要抱抱。
“找你猴哥去。”田小胖把小猴子从柜盖上拽下来,这小子都被挤得跑柜子上蹲着了。而明白叔能来,估计是大伙知道他花样多,属于老没正经那伙滴。
踅摸一圈,田小胖又开始撵人:“小囡囡你们也赶紧回家,一个个才多大点儿,学这些还早呢。”
娃子们笑嘻嘻地抓了几块糖,也就全都跑了。反正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至于啥任务,当然是很重要的任务了。
愛情,總在轉身以後 九尾窈窕
七根兇簡
剩下的都是成年人了,当然就没啥忌讳,热热闹闹地闹哄了两个多小时,还不散场。最后根嫂子开始撵人:“行了行了,一会儿俺还得给小两口做宽心面呢。”
大伙这才恋恋不舍地出屋,田小胖走在最后,嘴里咋咋呼呼的:“俺告诉你们,谁也不许在屋里东躲西藏得,听窗根也不行——”
一边说着,一边把郑伟从水缸后边拎出来:“一瞧你就没经验,你得藏水缸里边才行,上边盖子一扣,谁也发现不了。”
你可拉倒吧,我是听窗根啊还是洗澡啊。郑伟也悻悻而去,幸好事先收买了小娃子们,要不然肯定没戏。
等到人都散了,新房里也终于消停了,只剩下一对新人。梁小虎还不放心,又把屋子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果然,从柜子里把小猴子给翻出来。白菁菁也笑着给小白装了一兜子水果,这才打发出门。
梁小虎伸了个懒腰:“行了,这回总算可以安心睡觉喽,菁菁——娘子——娘子,我们安歇了吧,哈哈哈——”
这小子有点兴奋,连京剧小生的腔调都整出来了。
却见白菁菁朝他打了一个手势,梁小虎赶紧闭嘴,四下张望:难道还有潜伏的宵小之辈?
还真别说,梁小虎在被垛上边,看到一个小脑瓜,正是小喜鹊喳喳,正瞪着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跟他交流感情呢。
这个是会学话的啊!梁小虎一拍脑门,想起了田小胖的前车之鉴,那句“糟糟糟,你的花儿俺咋找不到”,就是从这只小喜鹊嘴里传播出去的,一直到现在,大伙还拿这个取笑田小胖呢。
“菁菁,咱们能不能灭口啊?”梁小虎虎视眈眈地瞪着小喳喳。
白菁菁白了他一眼,然后一伸手,喳喳就无奈地飞落到她的掌心,然后被白菁菁给遣送出屋。
大门外躲着的郑伟等人直拍大腿:“完喽,这下全军覆没!”
然后就听到小喳喳用十分怪异的腔调唱起来:“娘子——我们安歇了吧,哈哈哈——”
嗯,有收获!大伙不由得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