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orad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討論-Turn172.發糖、災難與玩火自焚展示-3gimr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请来两份热狗,两杯奶茶。”
忧心忡忡的店主迎来了今日的最后一对顾客。
听到声音草薙抬起头,原来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在他面前站着一对青年情侣,看到女孩坐在轮椅上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收回目光。
为什么草薙翔一的第一反应是情侣呢?因为两个人站在自己面前,那种特殊的彼此之间照顾的感觉,除了情侣之外就没有其他可能了。
在一旁的游作只是扫了一眼,随后将电脑轻轻移到了路人不会看到的角度继续黑警察局的数据库。
“欢迎光临,”草薙翔一换上了职业的笑容,“两只经典热狗以及两杯奶茶对吧?请稍等,马上就好。”
“啊,没想到玩得太晚了,一楼的美食城都收摊了……”林檎失落的说道,“明明我还想尝尝那里改良的关东煮的。”
“我应该提醒你的,”漆原挠了挠头,“结果我也没注意时间。”
“没有在怪你啦,”林檎伸了伸舌头,也朝着头发上摸去,“我也有这个毛病,一旦玩起来就忘记了时间,啊!”
说着的时候,林檎忽然间摸到了头顶的饰品,忽然间愣住了,随后轻轻摘了下来,那是一个水晶造型的发箍,是在之前拍照的时候从工作人员那里借来的。
“糟了,忘记把这个还给人家了。”
“如果是赠品的话就留着吧……”反正,对方没有提起来,那大概是不想要了吧。
垃圾们的逻辑思想,对方没有主动要求的话那一定是不要的。
杠上惡魔校草 葉三千
“怎么可以这样,”林檎说道,“万一是别人很重要的东西呢?”
正确的人类逻辑,哪怕是不要的,也不能主动收下。
于是乎漆原属于人类的想法也在那一瞬间占了上风,漆原从林檎手中接过发箍,“时间应该还来得及,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好——”
没等林檎回应完,漆原将手中提着的礼品袋放到林檎怀里,拿着发箍重新朝着来时的方向跑去。
林檎看得有些发呆,忽然间看到了漆原身上略显单薄的衣着,这才注意到身上披着的是漆原的外套。
“小姐您的男朋友真是很体贴啊ꓹ ”草薙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带着营业式的笑容说道ꓹ “将衣服留给您,自己穿着单衣。”
“是啊……”林檎捏着漆原的外套,“他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诶?”
“漆原一直都很温柔呢ꓹ ”林檎说道,“对谁都是!”
“小姐还真是幸运呢。”
情侣吗?这就是青春啊……我竟然还在感慨这个ꓹ 明明眼前两人年龄和我差不多大。
在心里这么想着,草薙加快了手上的动作ꓹ 将热狗和奶茶递了过去ꓹ “您的热狗和奶茶好了。”
“好!谢谢!”
就在从草薙手中接过东西的时候,林檎怀里的礼品袋忽然间掉了出去。
“呀!”
“啊!抱歉!没事吧!”草薙急忙将袋子放回了台子上,幸好密封性都不错,没有撒出来,草薙见此松了口气,但是随后他就看到掉在地上的礼品袋里面的东西洒了出来。
“我来帮您!”意识到女孩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之后,草薙急忙从热狗车里出来帮忙收拾。
坐在一旁的游作见状叹了口气ꓹ 看样子工作是不能继续下去了,只好站起身来过去帮忙。
草薙捡着地上的纸质东西ꓹ 原本已经看出了这些是照片的他也并没有多想ꓹ 翻过去想要看看有没有沾上污渍ꓹ 结果却愣住了。
“啊嘞……这些是婚纱照?”在惊讶了一阵之后ꓹ 意识到犯错之后,草薙迅速将照片翻过去ꓹ “抱歉!不小心看到了!”
林檎腾的一下子红了脸ꓹ 但却压制下内心的紧张ꓹ 连连摇头,“没关系的!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这话说的好像有点问题ꓹ 但是林檎却顾不得那么多了,从草薙和游作手中接过了婚纱照。
“恭喜啊,本来我以为你们只是男女朋友的,没想到已经到这一步,”草薙的语气中带着羡慕和祝福,“祝你们百年好合。”
春閨冤家
“……”林檎想解释什么,但是鬼使神差的竟然点了点头,一句感激不禁脱口而出。
“谢谢你!”
话音刚落,她自己也被吓了一跳,随后心中突然五味杂陈起来。
那些婚纱照中有她与漆原合照的,她本来打算带回去偷偷欣赏,每当想到这里,心里就会非常甜蜜。
然而自己的生命现在还是倒计时的状态,而漆原又是非常好的一个人,那样温柔的一个人,真的可以将他绑在注定是绝望和悲伤的未来吗?
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呢?
草薙将热狗和奶茶放到了桌子上,插着腰,“好!为了致歉,我这里还有一些准备拓宽产品用的炸虾。”
大惡魔 天風黑月
“诶?”听到草薙这么说,林檎连忙摇了摇头,“不至于的……”
“作为歉礼,希望您不要嫌弃啊。”
再推辞的话,会有一种很失礼的感觉,“不会的不会的!谢谢您的好意!”
“好嘞!”草薙回到了热狗车里又忙碌了起来。
游作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忙碌起来的草薙,心中稍微放松了些许。
草薙哥还能忙起来,说明他已经从仁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了,能忙碌是好事,希望能尽快将仁找回来吧。
“是本来以为是男女朋友,没想到是未婚的小两口吗?”决斗盘中艾的眼睛忽然间睁开。
游作默不作声。
邪冥之界gl
艾在决斗盘里说话能当做AI的个性化设置提示音,但是自己与它主动搭话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真是幸福啊,不过,真相真的如同表面那么幸福吗?”
抗戰虎賁
“……”游作用余光看向了艾,要么你就好好说话,要么你就闭嘴不要说话。
“好吧好吧,记得圣玛丽医院吗?那家公私合营的医院?我在那里找到了那对情侣的信息。”
那里有两个人的信息?
游作有了一些兴趣,这么说两个人是在医院认识的?病友还是医患?
看到游作来了兴趣,于是艾将两份档案调了出来,放到屏幕上让他能看到。
游作抬起头看了眼四周,看到没有人注意这里,那个女孩还在和草薙说话,于是低下头看向那两份档案。
看到女孩的病例与档案的时候,那个除了双腿骨折之外的字眼让他的眼睛刺痛了一下。
“我看过那个女孩双腿伤势的来源,”艾小声说道,“那是为了救一个孩子导致的双腿骨折,真是个善良的女孩呐,幸好没有受太严重的伤,但不幸的是,她在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自己得了癌症,已经是晚期了。”
听着艾的话,游作心虚的将档案翻到了下一页。
刚一看到那个男孩身份的时候,游作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竟然是SOL公司的人?”
心中动了动,游作心知这是与SOL公司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然而看了眼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游作又收回了自己的想法。
“如何?要从这个人身上入手SOL公司那里的信息吗?”艾说道,“从那个男的终端那里黑进去轻而易举哦。”
游作深深的锁起了眉头,随后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吧。”
“啊嘞?啊嘞嘞?传说中丝毫不留情的playmaker大人竟然也会动恻隐之心吗?”
游作冷冷的看了艾一眼,“闭嘴。”
“是。”艾缩了回去。
“我回来了。”就在这时,漆原回来了。
“欢迎回来!”林檎急忙端上了还温热的奶茶,漆原似乎刚刚跑过,身上还冒着运动过后的热气,是将跑腿当做热身了吗?
“幸好去得早,”漆原接过了奶茶说道,“发箍是工作人员的,照相馆要关门了,人家正急着找。”
“太好了,”林檎也跟着松了口气,“是重要的东西呢,没有给别人带来遗憾。”
看到这两个人的样子,游作也跟着放松下来,将两个档案删掉,放弃吧,不用再想着从他们身上获取SOL公司信息什么的。
就当做是擦肩而过带着美妙风景的路人。
游作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将资料删除的时候,一旁的漆原视线忽然间看向了他。
刚刚他感觉到有一丝冲着自己的奇怪数据,但是已经失去了游戏视角的他无法得知那是什么,也不知道具体的来源。
大廈
奇怪……
“好了,今天的小食炸虾!”草薙拿出了用纸袋包装好的炸虾递到了林檎面前。
“谢谢!”林檎接过炸虾,和之前的奶茶热狗一起放到怀里。
“炸虾?你点的吗?”
“老板送的呦。”
漆原看向草薙,而草薙迎着漆原的目光竖起大拇指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谢谢惠顾!结婚快乐哦!”
结婚快乐?
漆原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林檎,而林檎低着头,脸红的真的像是苹果一般,还冒着蒸汽。
热了吗?嘛,你们觉得是那就是吧。
“如何?要在这里吃掉吗?”漆原问道,“回去的话已经很晚了吧?而且医院是不允许从外面带吃的东西进病房的。”
林檎从害羞中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在路上吃吧!”
让别人看着发糖会有多害羞,林檎想一想就有一股热血直冲头脑。
“路上吗?不会把风吃进去吧……”
然而就在这时,他又感受到了一股视线从远方飘来,不同于之前来自电子界的恐怖威胁,而是现实……
有某种比猎人更加恐怖的东西朝着自己这边过来了!
“好吧,”漆原压抑下内心的恐惧,看了眼身后,两名警察远远的跟在身后,让他的内心稍微安全了一点,“我们走吧!”
“诶?”没想到漆原这么简单就同意了她的计划,原本还计划花点时间说服他的。
但是林檎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也许这是在照顾自己的想法也说不定,“好,那我们赶快回去吧!店长再见!”
“慢走!”草薙热情的告别。
漆原推着林檎快步离开了。
看着小情侣和小未婚夫妇离开,游作看向走出热狗车的草薙,脸上带着笑意说道:“恢复了一些精神啊,草薙哥。”
“是啊,不恢复也没用,”草薙伸了个懒腰,“一直失落和干着急,也不能将仁救回来,线索还要继续找,况且大方向不是已经有了吗?”
“说的也是,不过看到草薙哥没事我就放心了。”
“嘛,我还用不着你小子操心,游作,”草薙拍了拍游作的肩膀,凑到电脑屏幕前,“你在做什么呢?”
“在黑警察局的数据库。”
“……啥?”
我刚刚在失落的时候你都干了什么啊!?游作!得罪了SOL公司不算,你这是要把犯罪分子的身份坐实了吗?
“没事的,草薙哥,”游作说道,“只是找一些被他们隐藏起来没公布的档案,不会发表出去,警方一般也不会找上门来。”
“是吗?”就在这时,艾睁开了眼睛,“刚刚从你面前走过去的两个人就是警察哦。”
游作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你说什么?”
“没错,那两个警察在追踪那对小夫妻呢,”艾说道,“貌似有什么秘密的样子。”
“……他们没有听到我刚刚说的话吧?”
“放心,这里要是能听到你的话,那人类的进化速度就太可怕了,”艾看向游作的电脑,“怎么样?警察局的资料库黑进去了吗?”
“还差一点……好了,打开了!”游作打开数据库的列表,第一眼就看到了最近发生的案件。
“今天发生的事情吗?”游作点开了那个文件夹,一瞬间他的全身血液全部都凝聚到了脊椎骨,脸上手上冰凉一片,还在不住的发麻。
“这是……什么?”
“额……”艾从决斗盘中冒了出来,“虽然我不懂你们人类对恐惧的定义,但是我还是知道,这个就是传说中未满十八周岁禁止观看吧?不,这个分类级别,已经是二十二周岁了吧?”
就连草薙也瞪大了眼睛,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翻腾。
强忍着人类心理带来的不适感,游作强迫自己看完了这个案件的所有记录,“今天吗?受害者是一家人,被发现的时候身体被割开,骨肉分离的散在浴缸里……”
“别……别说了!”
“家中还有一名成员……”游作也感觉自己在范围,“现在状态是失踪中,疑似……嫌疑人……”
“那个人将自己的家人都杀了吗?”
“别看这个了,游作!”草薙想合上电脑,但是游作却阻止了他。
“找到了,”游作眼角微微抽搐着,“那个失踪的嫌疑人,他是SOL公司的员工!”
“什么?”艾愣了一下。
游作指着档案上的情况,说道:“和刚刚那个离开的情侣中男的一样,他也是SOL公司的员工,而且也都就职于安全部门,是探险队的一员,并且……都曾经在圣玛丽医院住院!”
“游作大哥!”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了泰瑞斯的呼声。
游作和草薙抬起头,看到正朝着他们跑来的泰瑞斯。
深秋时节,公园里人烟稀少,有一种萧瑟的暗淡感,泰瑞斯从远方急匆匆跑来,还不停的喘着粗气。
游作不慌不忙,不着痕迹的退出了资料库,随后清除了自己登录的痕迹,作为黑客的必备素质,那就是冷静。
“泰瑞斯,怎么了?”草薙递上了一杯饮料,“今天怎么这么着急?”
“快别说这个了!游作大哥!我有重要的情报!”
“重要的情报?”游作很自然的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那是什么?”
“这个!是这个!”泰瑞斯忙不迭的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并打开了一段录像。
大概是从很远的地方一路跑来的,泰瑞斯身上的衣服有些冰凉,但头顶却冒着热气。
“这是我从SOL公司那里得到的决斗数据!不妙啊!游作大哥!真的不妙啊!”
游作皱着眉头接过笔记本电脑,于是看到了比刚刚的照片更加可怕的东西。
——技能发动!每场决斗中只能在对手的回合发动一次!将这个回合直接跳到结束阶段!并且,当生命值在1000以下时,这个发动无法被连锁!
“这是什么啊!?”艾大惊失色。
与此同时,在link vrains的数据通道中,两道流光一前一后高速飞跃着。
“该死!”莱特宁看了眼身后追上来的帕斯和厄斯。
“没用的,你逃不掉,”帕斯说道,“我复制了你的运算模板,也就有了和你相同得速度,你是不可能远离你自己的。”
“停下吧!莱特宁,”厄斯眼中的怒意不减,“我们的确需要好好谈谈!”
“厄斯!你已经站在人类那一方了吗!?”
“我只站在阿库娅那里!”厄斯的话打消了莱特宁的最后一丝侥幸。
莱特宁见此不再言语,继续夺路狂奔。
“追上去,帕斯!”面对阿库娅的危机,厄斯的处理器却超乎寻常的运转迅速,“不能让他将阿库娅转移到别处!”
帕斯闻言,点点头,速度陡然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