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j9jl好文筆的小說 《覓仙屠》-六百四十二章 偷襲(感謝尾號7836的書友打賞的100起點幣)鑒賞-qhpqm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
一路之上,韩玉碰到几只海面上嬉戏的低阶妖兽,也没理会的意思,直接从头顶上飞遁而过。
偶尔碰到人类修士,散修同样不加理会,但凡是魔道修士就毫不客气的出手灭掉。
半个月后,韩玉终于接近了玉简上标注的海域。
这时,他开始收敛了气息,隐匿行迹起来。
此地有数队猎妖搜寻日城余孽的队伍,韩玉自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托大的心。
他现在修为是不惧普通结丹,但要是遇到机灵的直接遁逃,追赶起来也费事。
天裂大明
高冷帝少請息怒:落跑前妻
他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又遇到了数队魔道的队伍,他只是默默观察没有下手,继续朝核心区域前行。
数日后韩玉停止了前进,在前方不远海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响,两名结丹带着十几名筑基正猎杀一只卧虎鲨。
那些筑基修士手持阵旗围拢住一片海域,手中蓝白两色的阵旗形成了护罩,一股股狂风朝中间卷去,慢慢的朝虎鲨狂压而去。
为首的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和一位乱发披肩的儒生,他们正用一面红光闪闪的琉璃铜镜和一把古迹斑斑的青铜剑协助攻击,看两人攻击的强度显然都未曾认真,打着先消磨虎鲨锐气的主意。
被困在海面上的虎鲨也明白自己的处境,在一声轻吼之后,身上的妖气猛的一涨,将身旁的海水绞成一个漩涡,形成了一道水幕护罩。
水幕的颜色正从海蓝慢慢变成深灰,里面也传来一声声闷响,真震的附近布阵的几位修士,双耳欲聋嗡嗡直响,气血也不断的翻滚,他们心中惊骇无比。
忽然间闷响声嘎止!
接着水幕在空中幻化出猛虎的模样,咆哮了一声朝半空中的光罩撞去。那惊人的声势,让布阵的筑基心中都不由的一紧。
在离光罩仅剩十余丈远的距离,凭空生出了出现了青白两色的光罩,看上去坚实无比,当猛虎撞上去之后,有一部分竟被化解。
但这只卧虎鲨是即将进阶七级的妖兽,不可能仅凭阵法就能拦的下的,两色光罩很快就被冲破。
顿时,猛虎的虚影结结实实撞在光罩上,竟直接被一撞而碎。整个光罩剧烈的颤抖一下,从阵旗上涌出两色光芒ꓹ 拼命填补刚刚撞出来的大洞。
“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灭掉此妖少不得你们的好处ꓹ 要是谁偷奸耍滑不用死力,老夫活剥了他!”乱发儒生大声喝道,同时手中念了几道口诀ꓹ 手中的青铜剑朝下斩去,牵制住了此妖。
那群布阵的筑基期修士心中暗暗叫苦ꓹ 但在两位结丹期修士的注视下还真没人敢偷奸耍滑,纷纷施法将全力法力灌输进去ꓹ 强行弥补装出来的大洞。
这些灰色的海水有腐蚀之效ꓹ 这群筑基拼命灌输法力也只能勉强跟上腐蚀的速度。
韩玉隐匿在一旁有些意外,没想到两个结丹加一群筑基拿下一只六级妖兽还有些费力。
阵法上的腐蚀之力正暖暖消散,大阵又渐渐开始弥合。这两位结丹修士一下精神大振,再也不吝啬法力疯狂注入,琉璃镜面倒转,牢牢的锁定海面上的虎鲨。
正在海面上游弋的虎鲨也察觉到了危险,虎口中闪烁白光ꓹ 看来是想亡命一击。
“不好,此妖想要喷吐妖丹自爆ꓹ 快阻止他!”老者正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ꓹ 额头上正渗着热汗ꓹ 口中狂吼着说道。
小妞,你別跑
所有修士都清楚妖丹是妖兽身上最值钱的东西ꓹ 要是妖丹自爆那可就亏大了。
披发儒生一听这话,脸上也露出焦急之色ꓹ 他脸上厉色一闪ꓹ 将浑身法力朝青铜剑上灌输进去ꓹ 顿时青铜剑上铜锈尽去,尺寸也一寸寸的巨大起来ꓹ 狠狠的斩了下去。
虎啥吃痛,但扔不吐出了拳头大小的妖丹,狠狠的朝空中撞去。
法力已消耗大半的筑基期修士,吓的是面白如纸,但却不敢向后退一步。
强顶着不逃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若不管不顾逃走,肯定会被恼怒成怒的两人剥皮拆骨,永世不得超生。
他们绝望的对视一眼,双手死死的握住阵旗,将余下不多的灵气全都注入到了旗杆中,顿时几道光柱从旗尖上射出,加固到妖丹撞击的那有一面上。此妖丹的速度极快,刚完成就撞了上去。
反穿之愛上唐朝王爺
破裂声,惨叫声,轰鸣声同时传来。
此阵法竟连片刻时间都没有撑到,就在一阵嘎嘎声中崩溃了。
那些支持阵法的修士,就在爆炸声中被甩了出去,幸运的口喷鲜血坠落海面,运气差的被余波扫到身亡。
就在海面一副乱象之时,天空中传来一声大喝。
“斩!”
话音刚落,青铜剑狠狠的斩下,插在了虎鲨的身上。
虎鲨口中的咆哮声再起,但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移半寸。
同时天空中降下了数团炽热的火柱,精准的砸在虎妖身上,顿时一股焦糊味传来。
这两人制服了虎鲨后,满脸都是疲惫之色。他们也暂时没去收取法宝,目光在天空上一寻,面露狂喜之色的朝某处急飞过去。
侥幸未死的几位筑基修士也长松一口气,他们也看到悬浮在半空中黯淡的妖丹,脸上的羡慕之色一闪而过,都拿出疗伤丹药吞服下去。
斩杀一只接近七级的妖兽,获得的赏赐肯定不会少,活着的几人心中都略显兴奋。
就在这两位结丹期修士,兴冲冲的飞往妖丹的途中,忽然从远处一道剑光袭来,直接将幸存的几个筑基绞成碎肉。紧接着余威不减朝着老者狠狠的斩来。
披发儒生面无血色!
重生之鐵腕大亨
“快闪!”儒生看到剑光犹如见到蛇蝎,二话不说就朝旁边闪躲,老者却有些不甘的拿出灰白的岩盾顶了上去。
“咔嚓”一声脆响,岩盾直接被斩成两截,随后不依不饶化作三十二道剑影,从不同的方向绞去。
披发儒生心中大急,正想施展什么手段救援,不远处的虚空处却有无数道风刃朝他斩来。
老者心中大骇,咬牙掐了一道法诀,眼前浮现出一团熊熊燃烧的紫焰。他的手又是一扬,紫焰化为漫天的紫色火海,朝着漫天的火影压了上去。
批发儒生看到风刃袭来,催动法诀衣衫中隐隐有黄芒闪过,形成了一道虚幻的土黄色内甲。做完这一切他又有些不放心,露出手臂上缠绕的蓝色光链,催动法诀后蓝色光链化作一层淡蓝色的光幕,将他死死的护在其中。
老者的紫色魔焰洞穿了大部分剑影,但却没有击碎,这让他心中奇怪的同时,暗暗加强的警惕。
他甩手认出一张白色的符箓,化作一道冰枪迎了过去。
洁白晶莹的冰枪洞穿了数道幻影,但还是没将击散,显然这些都是幻术。
也就在此时,一道剑影非常灵巧的方向一拐,想从侧面袭击。
白发老者心中一喜,漫天的紫火突兀的消失不见,下一刻竟神奇的将此剑影困在中央。
此剑光慢慢凝成实体,在紫火包围中左右突进,但始终戳不破紫火,被慢慢的缠绕上去。
“噗噗噗噗噗….”
一连窜的闷响传来,蓝色光链组成的护罩根本挡不住风刃连续斩击,片刻功夫就蓝光黯淡下去。
披发儒生心中大惊,并暗暗叫苦,刚刚猎杀卧虎鲨已将法力挥霍大半,现在法力隐隐有些不济了。
还没等他取出别的宝物,蓝色光幕发出一声脆响,就整块的碎裂开来,其他风刃则继续狂涌而来。
白发老者瞥见了这一幕,虽有能力救援但警惕没出手。
偷袭他们的结丹修士还未见踪影,他不敢贸然行动,强行抽取丹田中的法力炼化飞剑,逼迫偷袭的小人现身。
紫色火球加快燃烧的速度,不一会儿就炼化到飞剑的本体上,但当紫焰和飞剑接触的一刹那,他却惊呆了。
飞剑凝实的躯体竟一下变得透明,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好!”看着逼近的那些幻影老者的脑中闪过了一丝不妙的念头,但来不及任何动作一道虚幻之影却已凝实,围绕着他脖颈绕了一圈。
护体灵光根本挡不住犀利的飞剑,脖子上一道血痕隐现,紧接着老者头颅一歪,一腔热血高高溅起!
头颅即将坠落到海面上,一道青光浮现,他伸出手将头颅一抓,紧接着出现在数丈外,一滴血液都未沾到。
紧接着他又随手一指,剑光将老者的躯体绞成了碎肉,并将拇指大小的金丹和储物袋卷了过来。
“你…你是什么人?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披发儒生脸色苍白,当即惊怒焦急的吼道。
“你们不就是魔道修士么,我既然敢动手还不知道?我可没兴趣和你费什么口舌,想知道什么搜魂便知。”韩玉朝儒生灿烂的一笑,淡淡的说一句,单手一扬,无数剑光狂斩下去。
土黄色的护甲光芒越发得黯淡,在儒生绝望的目光中被斩碎,紧接着无数剑光临身,法力耗尽的他根本没办法抵抗,只能不甘的被斩掉头颅。
韩玉熟练的将所有储物袋一收,然后拿出早已备好的搜魂符,贴在了老者的头颅上。
半盏茶功夫后,韩玉随后将头颅一抛,头颅炸的粉碎,红白之物到处喷洒。
紧接着他又如法炮制的搜了儒生的魂,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