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re2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雞湯永遠是雞湯 (更新完畢)展示-kyaje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还真是通知!”向南喃喃自语一声。
这份文件,就是简单地告知了一下“华夏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访问团”成立的原因及目的,然后通知向南已经入选了这个访问团,顺便又将访问团成员的集合时间和地点通知了一下。
他看了一下,集合的时间是6月25日,地点则是在京城饭店。
在通知里,还明确了访问团的成员将直接从京城前往博临,开展为期十五天的参观访问活动。
“也不知道这访问团的成员究竟是怎么选出来的?”
向南又看了两眼手里的文件,笑着摇了摇头,他忽然想起了前一段时间颜文聪给自己打的电话,忍不住暗想道,“总不会还要人推荐吧?”
想不通,他也就懒得费心思去想了。
所幸的是,这个访问团并不是说入选了就一定要去,在通知里还专门留了联系人和联系电话,要去参观访问的修复师,还需要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自己会去参加,否则的话,就当你自己放弃这个机会了。
原本向南还真是有点不大想去,不过,如今知道钱昊良也要去,那就一起出去学习一下好了。
想了一会儿,向南拿起手机,按照通知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向访问团的联系人确认了一下自己会参加。然后,又很快地拨通了钱昊良的电话。
“向南,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钱昊良在电话那头开口问道,“对了,是不是华夏文物学会的通知你收到了?”
向南笑着说道:“嗯,钱大哥,我收到那个访问团的通知了,刚刚也给那个联系人打了电话确认,到时候咱们就一起去博临好了。”
“那挺好啊,正好咱俩可以好好聊聊,你之前发表的那个古画石绿走油处理方案的论文,我试了几次ꓹ 还是不行,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ꓹ 你到时候给我分析分析。”
钱昊良还是那么敬业,三句话不离古书画修复,他说道ꓹ “对了,这访问团是这个月的25号集合ꓹ 你打算什么时候来?”
向南说道:“今天都20号了,我还得安排一下公司里的事情ꓹ 大概会在25号当天出发吧。”
“你安排公司里的事情需要那么多天?给你留四天差不多了ꓹ 你提前一天过来吧。”
钱昊良笑了起来,说道,“你提前一天过来,咱们还可以找俞胖子他们聚一聚。”
“好,那我就24号出发,等到了再给你打电话。”
最美的年華
向南笑着应了一声,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ꓹ 这才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向南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ꓹ 然后随手打开了电脑。
既然打算去D国博临ꓹ 自己多少也要做一点功课ꓹ 查询一些相关的资料ꓹ 以免到了地方一无所知,那到时候就真的尴尬了。
刚打开网页ꓹ 向南还没来得及查询资料ꓹ 许弋澄就敲门进来了。
“老板ꓹ 有个事要跟你汇报一下。”
帝凰之神醫棄妃
许弋澄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办公桌前ꓹ 拉开椅子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向南没有看他,敲了一个关键词输入电脑,摁了一下回车键,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说。”
“是这样的,现在科技界不是已经研发出了3D打印机吗?我想着咱们公司能不能到厂家那边去看一看,如果有可能的话,采购一台3D打印机回来。”
许弋澄也没遮遮掩掩,开门见山地说道,“根据现有的技术,3D打印机已经打印手办、产品的零部件等东西了,我觉得这对于咱们文物修复行业来说,也许也是一次技术革命,比如说古陶瓷修复这一块,残缺部位的打印也许就可以通过3D打印机直接打印成型,甚至连残缺部位补块上的残缺图案也都可以打印出来,不用再自己调色作色那么麻烦了。”
“3D打印机?”
向南从电脑前移开目光,看了许弋澄一眼,笑道,“这个打印机用什么材料打印的?打印出来的补块强度足够吗?”
不朽炎修 水平面
玉玲瓏 水雲閣
“可以打印的材料有很多种,比如塑料、粉末状金属等可粘合材料都可以。”
许弋澄换了一种坐姿,继续说道,“能不能使用瓷粉打印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到时候去了厂家那边可以试一试看。”
盛寵小廚娘:萌娃不好養 煙雨墨白
“行,那你安排人跟你一起去考察一下吧。”
向南点了点头,这件事不需要多考虑,如果3D打印机打印出来的补块真能够用来修复文物,那以后修复文物就要简单得多了,而且也能解放不少人手出来。
再一个,文物修复行业总不能一直都这么下去,能够用得上现代科技,自然要引入到行业中来,只有这样,整个行业才能有所发展。
想了想,向南又说道,“对了,从25号开始,华夏文物学会组织了一个‘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访问团’赶赴D国博临,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参观访问,这段时间我就不在国内了,公司里的事情就要麻烦你多操一下心了。”
“25号就走?那没几天了啊。”
许弋澄皱了皱眉头,一脸无奈地说道,“去吧,去吧,反正我也习惯你当甩手掌柜了,谁让我命苦呢?”
天機 博雪
“你少来!”
向南忍不住失笑起来,紧接着又说道,“你要是真觉得辛苦,就把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副院长给卸了,重新招一个人来吧。”
“那怎么行?”
许弋澄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连连摇头,说道,“不行不行!我天天累得跟条狗似的,不就是为了能在那些学员们面前亮个相,吹个牛比么?这要是卸任了交给别人了,我的生活乐趣从哪儿来?”
“……”
向南一脸无语。
得,那就随便你了,你开心就好。
许弋澄在办公室里又和向南聊了几句,这才有气无力地离开了。
他在心里暗暗地给自己鼓劲:“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打工人!”这句话一喊完,许弋澄顿时感觉心里亮堂了不少。
果然,鸡汤永远是鸡汤,常喝常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