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zuu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第八百三十八章   殺氣臨頭滅慈航熱推-yfujp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痛。
很痛。
此刻的钟文,心脏突然一股绞痛袭来。
这股绞痛,并非肉体上的痛,而是一股前所未有的痛。
已是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女娃就是自己的女儿之后的钟文。
眼睛一直盯着那老女人怀中的小女娃。
抬着小手臂伸向钟文的九儿。
或许在此时也像是感受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这股绞痛一般,突然之间,眼泪叭叭的往下掉。
忽然。
钟文体内一股前所未有的内气涌了出来。
而当钟文这股内气散发出来之后。
所有慈航殿人纷纷惊退。
而就在此时。
“唰”的一声。
钟文已是到了那老女人的跟前。
左手轻轻的接过老女人怀中的九儿,右手一掌轰向那老女人。
“轰”的一下。
老女人直接倒向后方,砸向墙体。
如此突变。
估计在场所有的慈航殿人都有料到吧。
更别说钟文还一掌就把她们慈航殿的侍殿者给毙了。
而此刻那老女人早已是胸前塌陷,死的再也不能再死了。
“道长,为何杀我慈航殿人?难道你就不怕天下江湖中人耻笑嘛!”云凤虽惊惧于钟文那股庞大的内气。
可在此时。
身为慈航殿的殿主,她要是不说话,那可就真有些说不过去了。
抱着九儿的钟文。
此刻哪里还有别人的声音。
当钟文轻轻抱过九儿之后,这股血脉相连的感觉就更甚了。
不用怀疑。
这个小女娃九儿就是钟文的女儿了。
就DNA都不用查了。
血脉相连。
或许在前世的钟文眼中,这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一个哄骗世人,或者小说之中才存在的词语。
而在此刻。
雷煞
钟文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
不过。
当钟文感受到九儿身体的温度却是吓了一跳。
九儿此时身体的温度。
可谓是低到了一种程度了。
钟文虽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的女儿就像是从冰水之中捞出来的一般,吓得钟文伸手一托,抵在九儿的后背之上,往着九儿体内输送着一股股的内气。
帮着九儿驱离这股冰冷。
这也让九儿顿时突然身体暖和了起来,随即睁开眼睛,看向眼前的这个即陌生,又给她熟悉般感觉的男人来。
九儿的心中。
对于眼前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有着一种此人就是自己的什么人一样的感受。
就像是自己母亲一样。
曾经。
九儿也曾问过自己母亲,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也曾问过,自己有没有父亲这样的话语。
虽说。
在她的世界里。
父亲是个什么样的动物,或者什么样的人物,九儿都不知道。
可就在此刻。
九儿觉得眼前抱着自己,且自己很是信任之人,想来就是自己的父亲吧。
“道长,放下九儿,否则,我们慈航殿绝不会让你离去。”云凤见钟文并没有说话,而且杀了她们慈航殿一人,更是夺了九儿去,心中大急。
她不急都不行。
九儿乃是她们慈航殿的未来。
九儿被夺,身为慈航殿殿主的她,即便是不敌,她也会痛下心来ꓹ 誓要夺回九儿。
更何况。
九儿此时还被钟文输送内气。
如此下去,云凤都担心九儿这几日里以来所孕育的圣冰诀内气ꓹ 指不定就要消散殆尽了。
不过。
钟文却是不理她。
安静的给九儿输送着内气,又是安静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女儿,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有道是。
情人眼里出西施。
可在钟文的眼中。
自己怀中的九儿ꓹ 不知道是自己哪一辈子的西施。
黑暗的另一半
百看不厌。
前世。
钟文听闻过一句话。
说是,女儿就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两世没有儿女的钟文。
此刻终于是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意。
“你叫九儿吗?是你母亲给你取的名字吗?”待钟文终于能感受到九儿身体的温度在回归了不少后ꓹ 轻声的向着怀中的九儿问道。
九儿愣愣的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轻轻的点了点头ꓹ “我叫九儿ꓹ 母亲,母亲,我要母亲,呜呜呜呜……”
在这一刻。
九儿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后,忽然呜呜的大哭了起来。
钟文伸着脑袋,轻轻的抵在九儿的小脑袋上,“九儿莫哭ꓹ 你母亲很好,一会我带你去见你母亲。”
“母亲在哪里?我想母亲。”九儿被钟文轻轻抵了抵脑袋后ꓹ 像是得了安慰一般ꓹ 也止住了哭声。
或许。
这些日子以来。
在她的小小心脏之中ꓹ 早已是吓得失了魂。
而此时突然有了这么一位很是信任之人ꓹ 片刻之间就得到了认同。
“九儿莫急,一会父亲就带你去见你母亲。”钟文轻轻的说道。
而九儿一听钟文说他是自己的父亲ꓹ 眼中闪动着不解。
但这不解之中ꓹ 却是更多的好奇。
父亲这个生物ꓹ 也只存在于她的脑海当中罢了。
而眼前的这人自称是自己的父亲,九儿即便是再不知道父亲是个什么生物ꓹ 也明白了自己已是有父亲了。
在慈航殿当中。
除了女人就是女人。
想要见到男人的机会,只有离开慈航殿了。
而九儿可是离开过慈航殿的,自然是见过外面的男子的。
九儿大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父亲,嘴角突然上扬,一副笑容随之展现。
父亲!!!
当钟文这一声出来之后。
慈航殿所有人都惊了。
原来。
九儿的父亲就是眼前的这位绝世高手。
如此一个绝世高手现身于慈航殿。
先是以这个借口,那个借口,为的就是想要见到九儿。
而随着九儿一出现。
凌空于三丈之上的钟文,突然从半空之中跌落。
随后又是杀了她们慈航殿的一位侍殿者。
更是对九儿温柔如发。
从中就能猜测到。
眼前的这个男子,真有可能就是九儿的父亲了。
这让慈航殿所有人心中都开始惧不怕已了。
这三年之中。
她们从未放弃过要查得曼清的的那位奸夫是谁。
可自始自终,她们都未得到任何的消息。
哪怕在苦寒之地受罚的龙玉,她们也没少去盘问,更是威逼利诱。
龙玉到也硬气,从未透露出任何的消息来。
至于龙玉为何临到头了,还要反水。
女生寢室2:靈異校園
这一切都使得她们都未得到答案,哪怕把龙玉抓回去一顿的严刑烤打之下,龙玉也都从未表露出原因来。
而今。
曼清的那位奸夫露了面,更是直呼自己是九儿的父亲。
在这一刻。
慈航殿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
可是。
此时的她们。
想逃都没机会逃了。
“九儿莫怕,父亲在,你安心在父亲的怀中安睡。”钟文轻轻托着九儿,伸手在九儿的睡穴处轻点了一下。
随之。
九儿已是睡去。
随着九儿一睡去之后。
抱着九儿的钟文,手中拿着陨铁宝剑,缓缓的抬了起来。
夢入芙蓉浦 尋香蹤
庞博的内气随之涌出,往着众慈航殿人挥了过去。
“咻”的一声过后。
在场绝大部分慈航殿人的脖子之上,皆已是多了一道伤口。
片刻之间。
明曉溪經典作品:會有天使替我愛你
慈航殿人的脖子处,喷洒出一道血箭出来。
钟文看向那依然站着云凤,淡淡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你们吗?刚才想来你们也已是听到了,九儿就是我的女儿,而你们对我女儿做了什么,想来你们应该知道。父亲为自己女儿报仇,想来也是无可厚非的吧?”
而此时的云凤。
瞧着钟文一剑就已是灭了她们慈航殿九成的弟子。
这让云凤像是傻了一般站在那儿,不知所以。
当钟文的话一起。
云凤清醒过来之后,她就已是能想到,慈航殿的下场会是什么样了。
但与此同时。
云凤心中也寄望于钟文能手下留情。
可这种寄望,也只能是寄望了。
“我的女儿,谁也没有资格带走,谁也没有资格伤她。谁要是伤了她,我就灭了她,哪个宗门要是伤了我的女儿,我就灭了她的宗门。我不知道你们对我女儿做了什么,但我这个父亲却是要对我女儿负责,所以,慈航殿从今日起,绝迹于江湖吧!”钟文又是盯着云凤,缓缓而道。
是的。
钟文要的是就灭了这个所谓的慈航殿。
自己女儿如果不是自己。
最终会如何,钟文不知道。
如果几年自己知道曼清有了身孕,说不定早就去寻找了。
但好在此时也不晚。
虽说自己女儿在襁褓之时,身为父亲的他没有守候在身旁,这已是让钟文心生内疚了。
而这份内疚,直接化成了仇恨。
再加上钟文见到自己女儿如此这般的模样,这股杀意更是旺盛了。
所以。
钟文这是杀气临头,直接要灭了这慈航殿了。
当云凤听钟文说要慈航殿从今日起要绝迹于江湖之后,突然纵身而起,想要逃离。
就连站在她身后的几位长老也是如此。
可是她们逃得了吗?
结果断然是不可能的了。
抱着九儿的钟文,随手一抬,内气涌出,就把纵上半空的云凤几人,给硬生生的拉回到了地面之上,“想跑!不要说你们跑不了,就算是你们能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钟文话一说完。
内气再一次的翻涌,内气如凝实一般,化作数掌,轰向云凤几人。
“砰砰砰”之声过后。
云凤几人纷纷中掌倒地,气绝身亡。
這個總裁有點毒 姵央
钟文看都不看一眼。
抱着被他点了睡穴的九儿,开始在这慈航殿中开始查看了起来。
随着钟文这一通的查看之后。
可以说未见一人。
就连慈航殿内部那道石门之下的修炼之地,钟文都下去查看了一遍。
但是。
当钟文来到慈航殿后山处时。
却是发现了一道厚重得铁门。
铁门之上,传来丝丝的寒气。
而这道寒气,让钟文感觉这厚重铁门之后绝非凡地。
一道厚重的铁门都挡不住寒气,可见这门后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