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nzm精品都市言情 逢春 線上看-第239章 豁然開朗鑒賞-h7avn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林啸的疑问令陆玄唇角止不住上扬。
想想好友一把年纪还没动静,在他面前不好太得意了,少年努力压下唇角,摆出严肃表情嗯了一声。
林啸吃了一惊,看向陆玄的眼神满是狐疑。
“林兄这是什么表情?”陆玄皱眉。
林啸轻咳一声,试探问:“陆兄说的那位姑娘该不会是……冯大姑娘吧?”
陆玄犹豫了一下,又嗯了一声。
既然想让林啸帮着参谋,总不能什么都瞒着。
林啸陷入了沉默。
“林兄?”
林啸神色复杂看着好友:“陆兄,你是怎么产生这种——”
到嘴边的“错觉”二字有些伤人,他默默咽下换了别的说法:“怎么产生这种误会的?”
陆玄深深拧眉:“误会?”
突然后悔请林啸吃烧鸡了。
“冯大姑娘向你表露过?”
陆玄想了想,摇头。
没有表露。要是表露了,他还坐在这里苦恼什么。
“那……向你暗示过?”
陆玄这次想得更久,最终还是摇摇头。
冯橙要是向他暗示,他肯定会发现啊。
林啸抿了口酒,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陆兄,冯大姑娘既没明示又没暗示,那你是怎么察觉的?”
这样也行的话,他觉得全京城的小娘子都倾慕他。
陆玄面皮微热:“她看我的眼神不一样。”
林啸没吭声,就这么静静看着他。
冷清總裁纏上我
“特别信赖、亲近,还经常目不转睛盯着我出神……”
如果这不是暗暗倾慕,那是什么?
他可没见冯橙这样看别的男子,就算看薛繁山也不是这样。
林啸摸了摸鼻尖。
假如好友没有胡思乱想,自作多情,那冯大姑娘或许对好友有意?
可他不明白陆玄请他吃烧鸡说这些干什么,专门为了炫耀吗?
这也太欠揍了。
“既然冯大姑娘对你有意,你又想娶她为妻,那不是正好?”林啸没好气道。
陆玄苦恼揉揉脸:“可她什么都不说。我问了,她还生气。”
歡樂田園小萌妻 沁溫風
“姑娘家害羞吧。你委婉表达一下倾慕之意就够了,说得太露骨女孩子可能就羞恼了——”察觉陆玄表情不对,林啸顿了一下,“你怎么说的?”
“我就试探问她是否倾慕我。”
林啸:“……”
许久后,林啸认真问:“陆兄,你说了这话后,冯大姑娘没啐你一口?”
听林啸这么说,陆玄突然就放了心。
这么说,冯橙的反应还挺正常的?
见陆玄眉目舒展,林啸觉得不妙。
他算看出来了,陆玄在这方面是根擀面杖,他得救救这傻孩子。
“陆兄,你就没想过换个问法?”
陆玄示意他说下去。
黑萌狂妃:極品煉藥師 七寶玲瓏
“告诉冯大姑娘你心悦她,想娶她,问她愿不愿意。”林啸一字一顿,唯恐对面的“擀面杖”听不进去劝。
陆玄未加思索摇头:“不成。”
林啸迷惑了:“为何不成?”
“她要是不愿意ꓹ 以后可能就不见我了。”
冯橙就是这么对待薛繁山的。
那样的话,还不如维持现状ꓹ 徐徐图之。
林啸抬手拍拍陆玄肩膀,力气有点大:“陆兄,我觉得你是当局者迷。”
“怎么?”
“你不是自信冯大姑娘对你有意么ꓹ 既然如此,她为何不愿意?”
陆玄被问得一怔。
“我看冯大姑娘挺正常一个姑娘ꓹ 面对心上人的表白按说欢喜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见你?”
除非陆玄自作多情ꓹ 人家姑娘对他没意思。
陆玄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林啸说得好像有道理。
他只想着薛繁山表达过爱慕的下场ꓹ 却忘了冯橙对他和对薛繁山本来就不一样。
冯橙又不喜欢薛繁山。
对,冯橙不喜欢薛繁山,面对不喜欢的人纠缠自然不想再见面。
他不一样,冯橙喜欢他。
这一刻,陆玄豁然开朗。
林啸笑问:“陆兄想通了?”
漫威之隨機召喚
陆玄微微颔首。
林啸举杯:“那我等着早日吃上陆兄的喜酒。”
陆玄耳尖微红,谦虚道:“说不定先喝上林兄的。”
鼠貓同人錦禦行 鈺澤昭焉
林啸:“……”
異界逆天法神
就不该提醒这家伙!
什么叫说不定先喝上他的?他比陆玄大五岁,先喝上他的多正常啊。
二人走出陶然斋时ꓹ 天已经黑了。
万家灯火装点着京城夜色,令京城的夜景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陆玄与林啸分别ꓹ 迈着轻松的步伐回了国公府。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秘嬌妻 久陌離
时间仿佛过得很慢ꓹ 在令人焦躁的蝉鸣声中ꓹ 终于到了七月初五这日。
整个白日都风平浪静ꓹ 天黑下来后盯着吴王府那边的手下前来禀报,吴王的马车从后门悄悄出去了。
陆玄立刻给冯橙传了消息。
没等多久ꓹ 穿着紧身黑衣的少女出现ꓹ 看起来利落又好看。
陆玄深深看她一眼ꓹ 不动声色道:“走吧,吴王乘的马车往千云山的方向去了。”
綜淡定攻略 陌上覺然
正事为重ꓹ 他想说的话可以等冯橙有心情听时再说。
二人没有乘车,亦没有骑马,赶到千云山时并不比乘车慢上多少。
天已经彻底黑了,弯月如刀,在人们还没来得及留意时就悄悄隐去,只剩满天星子眨着眼偷看人间。
树高草深,蚊虫在耳边嗡嗡个不停。
冯橙挥了挥想往手背上叮的蚊子。
一只手伸过来,递过一只小瓷瓶。
“有驱蚊虫的功效。”陆玄低声道。
註冊陰間代言人
冯橙摇摇头:“身上有味道容易被人发现。”
她连橘子香露都没敢洒。
陆玄闻言失笑。
难怪今晚没有闻到橘子味了。
“就是青草味道,只涂一点在露出来的手背不要紧。”
冯橙将信将疑接过,打开瓶塞闻了闻,果然与周围青草香差不多。
她用小指挖出晶莹的绿色药膏涂抹在手背上,把小瓷瓶递给陆玄。
“你留着用吧。”陆玄没有接。
冯橙问:“你不涂一点吗?”
“不了,我不招蚊子。”陆玄淡淡道。
他皮糙肉厚叮起来吃力,要是涂了药膏,蚊虫定然全跑去叮冯橙了。
药膏出人意料的好用,冯橙终于不用挥赶蚊虫,能安安稳稳盯着梅花庵的动静。
远处的蛙声与近处的虫鸣交织成小夜曲,给枯燥的等待平添了几分意趣。
“陆玄,吴王出来了。”冯橙扯了扯陆玄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