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ilh火熱連載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359. 舉棋推薦-y0rhs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九条神龙,以许心慧的手艺,自然不可能差到哪去。
每一条五爪神龙皆有三十丈长,通体玄黑,有灯笼般的眼眸、钢鞭般的长须、巴掌般的龙鳞,甚至就连那犄角、鬓毛,都做得栩栩如生,若非玄界修士都知道,此世只有碧海龙宫内有十条神龙,恐怕无论是谁都会以为拉着车厢的这九条神龙便是真正的神龙——世人皆知,碧海龙宫内那头老龙王和他的九个儿子显然不可能当拉车的牲畜。
而如此招摇的举措,想要不引人注目都难。
所以第五天的时候便有消息传到了妖盟的耳中,传到了碧海龙王的耳中。
只可惜的是,一大群本想看好戏的妖和人,却未能如愿的看到碧海龙王的反击。
如此一来,反倒是让龙车更添了几分令人惊疑不定的神秘感。
……
车厢内的空间极大。
重生之完美人生
二十多个独立的房间,就算把整个太一谷的人都塞进来,也是填不满的。
若非这里的灵气极为稀薄,并不适合修炼的话,把车厢当成一个基地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就如药王谷那般。
其宗门所在的秘境本身,就被炼化在一件法宝里。
当然,好坏皆有。
好处就是,药王谷几乎不可能发生被人堵门的事,一旦遇事不妙,只要有人带着这件法宝逃离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找到药王谷的真正所在。
至于坏处嘛,则是如果带着法宝的这个人被截杀了的话,那么药王谷自然也就落入他人手中了。
只不过药王谷的开启方式,有一套独特的法门,所以仅仅只是缴获了炼化了药王谷秘境所在的法宝,也并不能打开药王谷的秘境入口,反而要时刻担心会有人从其中出来搞反杀。但如果并不贪图药王谷秘境,而是选择直接将这件法宝镇压封印的话,那么倒霉的人就是药王谷了。
龙车车厢,便是一个类似的运作原理。
只不过,被炼化到其中的秘境,并没有药王谷那么大而已。
毕竟,这只是一个残界碎片。
所谓的残界,指的便是自第一、第二纪元破灭时,被摧毁的那些陆块以某种玄界修士所无法理解的法则运转得以保留下来的残缺秘境。当然,还得是那些能够被循环利用的——换句话说,就是依旧有着灵气残留,且能够自行恢复的那些ꓹ 才有资格被称为残界。
其中,当这些残界被玄界锚定ꓹ 成为了依附于玄界的小世界,就会成为所谓的秘境、秘界。
若是有大能者,能够捕获到一些碎落的边缘残界陆块ꓹ 将其固化收拢的话,就会化为残界碎片。此类残界碎片ꓹ 可遇而不可求,往往就算是在坊市中出现ꓹ 拍卖的价格也是惊为天人ꓹ 绝非寻常宗门买得起,更遑论是修士了。
而残界碎片之所以价值如此高昂,便在于只要将其炼化在某些法宝内,便可以炼制成一片固有的小天地,如同药王谷——只是与药王谷有所不同的是,药王谷所在的那个秘界却是一方真正能够形成自我循环、乃至诞生生灵的真实天地,远非此类已经破碎的残界所能比拟。
但不管怎么说ꓹ 残界碎片终究是一块自成天地的碎片,除了能够用来炼化扩大法宝本身的内部空间外ꓹ 还可以让修士置身其中时时刻刻感悟小世界的运转原理ꓹ 对于修士从凝魂境突破到地仙境有着极大的帮助——如十九宗、三十六上宗和部分七十二上门等ꓹ 便必然会有一个或几个残界碎片ꓹ 留待给门下弟子做感悟突破用。
只不过,这些残界碎片的小世界ꓹ 终究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逐渐失去神韵——也就是其中的灵气ꓹ 最终彻底成为一个死寂的世界ꓹ 而变得毫无价值。所以大宗门往往对那些要进入残界碎片感悟的门下弟子自然是要收取一些门派贡献积分,以此等手段来预防残界碎片过早的被消耗殆尽。
最起码ꓹ 也要让残界碎片在被消耗前,重新找到新的残界碎片作为补充。
黄梓手上这一块,算是难得的精品:虽然灵气自行恢复的速度很缓慢,但比起那些只会消耗而不会恢复的残界碎片而言,这块能够自行恢复灵气的残界碎片,自然是相当的珍贵了。
许心慧将其炼化到车厢里,只要不是在这里面修炼功法的话,单纯用来种植灵植的话,绝对是够用了。
看着大师姐方倩雯在一旁给这棵树浇点水,给那棵花松松土,苏安然便一阵无语。
尤其是一旁的青玉还在旁边帮忙,看其动作之熟练,想来平常她在谷里就没少帮方倩雯打下手,这也让苏安然明白,为什么自己在大师姐眼中还不如青玉,竟是让自己远离那些灵植十丈以外。
苏安然很是受伤。
現代冥帝傳
“苏先生不懂种植吗?”跟在苏安然身后的空灵,轻声开口。
文藝系神豪
苏安然摇了摇头。
他还记得,当初帮大师姐浇水施肥结果差点把药田里的灵植都给喂死了,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大师姐发怒暴走的模样——他连续炸了几十个炼丹炉都没见过大师姐发火,最多也就是有气无力的表示自己并不适合炼丹。
“空灵也不懂呢。”空灵笑着说道,声音里有一丝小雀跃。
这模样,就如同证明了“并不是只有自己是个废物”的开心和欣喜。
若非苏安然知道空灵的性子就是如此,他都要怀疑空灵是不是在嘲讽自己了。
幕後老板 牛鐵
“大师姐就不担心吗?”苏安然突然开口问了一声。
正忙着给一株苏安然也不知道是啥玩意的灵植松土浇水,方倩雯还向旁边的青玉抱怨着这个地方没有灵水,还好自己事先准备了一些,不然现在都要苦恼怎么给这些灵植浇水了。
然后她便听到苏安然的问话,不由得抬起头,一脸迷茫的问道:“为什么要担心?”
“但是师父他们却很担心啊。”
“哦。”方倩雯点了点头,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忙着处理灵植的事。
隔了一小会,似乎是眼前需要专注的事情忙完了,方倩雯才起身说道:“师父其实也并不是特别担心,至少他不是在担心妖盟会做出什么危害到我们的事情,毕竟那头老龙以前吃了好多次亏,现在变得相当的谨慎了。……师父让老七打造这九条神龙模样的座驾,便是在故布疑阵。”
“故布疑阵?”
“是啊。”方倩雯点了点头,“此间神龙一共只有十条,全都在碧海龙宫里呢。所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在羞辱碧海龙族。而师父前阵子才刚去妖盟那边闹了一通,导致蛛后和龙王起了争执矛盾,此时我们再如此大张旗鼓的行动,那头老龙王必然会心生疑虑,不敢轻易动手。”
苏安然眨了眨眼。
她知道自己这个大师姐一直以来都在管理太一谷的诸多事务,其中自然也就包括了外交,而且因为早期太一谷的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物资交易都是方倩雯在负责,吃过几次亏后她就变得精明许多,尤擅砍价……讨价还价的工作,所以她可不是表面看起来和和气气、温柔软弱的模样,如果有人想将她当肥羊的话,恐怕会连个“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但苏安然并没有料想到,大师姐在局势的判断上也是如此精明。
几乎可以说是一针见血了。
“如果我们低调行事,偷偷摸摸的前往东州,那才是真的会出事。”一旁的青玉翻了个白眼,“但我们如此大张旗鼓的前往东州,不止那头老龙王不敢轻易出手,他还会约束自己的九个蠢儿子不能出手。”
“青玉你好厉害。”空灵双眸明亮,几乎都要化作青玉的迷妹了,“好聪明啊!”
青玉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空灵。
她觉得,空灵肯定是在嘲讽自己!
然后仔细一想,心中顿时一惊。
空灵也是八王氏族的后裔,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八王氏族的习惯和性格呢?可她一直以来却都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懂,完全表现得就像是一只小白兔般人畜无害的乖巧模样,如此一来反倒是能够一直粘在苏安然的身边。
而反观自己,却是因为一时口快,还表现出几分鄙夷苏安然的模样。再联想到之前大师姐曾跟自己说的,男人都不会喜欢太过聪明、精明的女人,所以有时候得学会揣着明白装糊涂,表现得弱势一些,如此才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青玉有些恼怒。
自己中计了!
这个空灵,果然是我此生之敌!
所以刚才那句看似夸张自己的话,必然是在嘲讽自己的愚蠢了!
这个心机女果然是在嘲讽自己!
“哼。”青玉恶狠狠的又瞪了一眼空灵,然后哼的一声扭过头,不再去看空灵,继续忙着帮方倩雯整理灵植。
这些事情,过去那些天她就一直在忙活了,还是方倩雯手把手教出来的,说什么自己作为灵兽,天然拥有灵气的亲和力,来做这种事最好不过了,所以一直坚持下来后,她自身倒是已经熟能生巧。
这一次,方倩雯要离谷,其实便是想让青玉留下来打理太一谷的药田。
整个太一谷里,也就只有青玉能干这种活了。
本来青玉倒是觉得无所谓,但一看空灵又要跟着苏安然一起走,她哪还有什么心思留在太一谷啊,只能央求方倩雯带上自己。而方倩雯在深思了片刻后便也决定带上青玉,所以才会将一些比较娇贵、需要时刻照料的灵植移植到车厢内,带在路上方便一起打理照顾。
“我为什么觉得青玉,好像不喜欢我啊?”
空灵不知这些,本来因为青玉能够同行,她还是高兴了好一阵子。但此时看来,她就算再怎么迟钝,也能够感受到青玉对自己那一丝不知从而来的敌意和疏离感。
“你的错觉。”苏安然撇嘴,“青玉就是个傲娇。”
“傲娇?”空灵歪了一下头,一脸茫然。
“傲娇就是得反着来。”苏安然开口说道,“她说好的,就是不好,说要就是不要。所以她的态度和话,你都得反着来理解,就好像此刻,她看起来似乎是讨厌,其实心里已经接受你、认可你了,只是她为人好面子,而且以前的经历你也知道,让她总是下意识的戒备其他人,给自己套了一层保护外壳,所以放不下面子来对你表示友好。”
“青玉好可怜。”空灵一脸感同身受般的可怜模样,“我明白了,苏先生,我一定会让青玉对我彻底放下戒心的。”
奇鳥形狀錄 村上春樹
“加油!”苏安然握拳打气。
“加油!”空灵回以双手握拳打气的动作。
青玉眼睛余光瞄了一眼空灵和苏安然的动作,差点把银牙都给咬碎了。
采花邪妃 憶苳
这对打情骂俏的狗男女!
可恶!
我要诅咒你们!
方倩雯看了一眼气呼呼的青玉,又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望着青玉的空灵,最后再看了一眼打着呵欠一副懒散模样的苏安然,脸上的神色看似平静,但眼里却有着几分饶有兴趣的神色,她第一次觉得,看自己的小师弟和青玉、空灵三人之间的举动,要比自己打理这些灵植和炼丹有趣多了。
……
“九龙拉车?”
依旧是窥仙盟高层密会的那间特殊密室内。
只不过此次却并没有那么多人齐聚,在场的仅有四人而已。
金帝、月仙、武神以及另一个戴着一张白底面具,上面却是以红色、黄色、蓝色等数种染料画着一个诡异笑脸的黑袍人。
此时开口的,乃是金帝。
“这黄梓,有点意思。”
“以碧海龙王的性子,再加上之前黄梓挑拨了罗丝和敖海之间的事,那头老龙此时肯定不敢出手了。”月仙摇了摇头,“黄梓做事,果然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随性,每一手都必然都有深意。”
“那你猜,他这次如此大张旗鼓的让自己门下弟子前往东州,又有什么深意呢?”
“猜不出来。”月仙摇了摇头,“我能看出来得,就只有一手瞒天过海。……表面看起来,是为了保护他的大弟子方倩雯,毕竟这次是方倩雯前往东方世家救人,但内里肯定没那么简单。”
“我们就算知道了黄梓是天宫余孽,但目前在棋盘上,他起码还是领先了我们一手。”金帝轻轻的敲击着桌面,“他培养出来的这些弟子,除了宋娜娜的术法有几分天宫影子之外,其他人倒是完全没有天宫的影子。……之前我们不是怀疑,苏安然就是张无疆吗?我记得,笑鬼你似乎有个暗子就在东方世家吧?”
“是。”那个面具是诡异笑脸的黑袍修士沉声应话。
“去试试吧。……也不需要他试出什么,只要确定这个苏安然是否有天宫行事的风格就可以了。真正的后手试探,还是得放在洗剑池那边,你那颗暗子以后还有点作用,别浪费了。”
明若晴風 未愛之夏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