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rbd火熱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073、家產風波讀書-ctjn9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廖倩倩一席话,倒是让罗德文扎心了。
罗德文非常清楚,如果按照正常公平的竞争方式,赵林的胜率几乎为零。
如果自己是女人,估计也会选顾晨。
廖倩倩这么一说,摆明是在给顾晨牵线搭桥,而赵林……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的陪衬品罢了。
别人都说自己憨,但罗德文看待这种问题上,还是有自己独特的观察视角。
此时此刻,一名穿着唐装的彪壮中年男子,正好走到了几人身边。
中年男子提醒着道:“德文,赶紧去那边敬酒啊,今天来的长辈比较多。”
“哦哦,知道了爸。”罗德文扭头一瞧是老丈人,赶紧又跟老丈人介绍说:“爸,这是我两位非常要好的同学,顾晨和赵林。”
“你们好。”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与两人点头。
“伯父您好。”
赵林跟顾晨,也赶紧附和。
罗德文赶紧又跟二人介绍道:“顾晨,赵林,这是我岳父廖天祥。”
“原来是德文的同学啊,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要好的同学,能请你们过来,可见你们人品不错。”
还不等罗德文把话说完,廖天祥便直接插嘴,打断了罗德文的继续说辞。
随后又道:“你们两夫妻先去敬酒,这里有我招呼。”
“那行,就拜托爸了。”罗德文知道老丈人的意思,于是赶紧拉着廖倩倩,直接去到下一桌敬酒。
罗德文则是压压手,让几人先坐下,这才淡笑着说:“廖晴,你可好久没回家了,你爸身体不太好,依我看,就留在海东市吧,别去外地工作了。”
“我这不是经常要来海东市吗?没关系的,常回来看看我爸就是啦。”廖晴似乎跟廖天祥很熟。
按照刚才的介绍,顾晨似乎清楚,廖晴跟廖天翔,廖倩倩两父女是一个村的。
几人简单闲聊了几句,廖天翔这才将目光投向顾晨,这才又道:“你们是罗德文的大学同学?”
“我……我是。”赵林指了指自己:“我跟他是大学同学ꓹ 还是大学室友,这位顾晨是他初中同学ꓹ 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
“嗯。”廖天翔默默点头,也是直言不讳道:“德文这孩子太单纯,人品不错ꓹ 可就是交际不足。”
“我让他请亲戚他愣是凑不齐一桌,听说他爸因为du钱ꓹ 还进了局子,可以说ꓹ 这样一个家庭ꓹ 的确可怜。”
“罗德文的性格比较自闭,但是人挺好的,比较善良。”顾晨比较了解罗德文,还是直言不讳道。
廖天翔默默点头,认同顾晨的意见:“你们说的没错,当初我招聘兼职人员,愣是没有一个人上门ꓹ 唯独这家伙愿意干最累最脏的活,一干就是好几年。”
“这几年ꓹ 他已经把养猪场的流程摸透了ꓹ 把他留在我身边一起帮忙ꓹ 说实在ꓹ 我放心。”
“伯父。”顾晨见邻桌几名中年妇女各聊各的,也就不再忌讳的问他:“看您这表情ꓹ 似乎对你这女婿没信心啊?是经营上的困难吗?”
见顾晨突然提起ꓹ 廖天祥也是淡笑了一声。
考虑到顾晨和赵林都是外人ꓹ 而廖晴又是自己闺女最要好的闺蜜,廖天翔便不再顾忌ꓹ 直接跟几人道明缘由。
“可能你们不知道,我原本就是一个普通农民,种地干活,过着平凡的生活。”
“可后来有一天,偶然认识了一下养猪大户,从那之后,我就虚心跟人家请教学习,一步一步办起了自己的养猪场。”
“这些年,随着行业利好,也赚了不少钱,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可就在去年,我听了那几个养猪大户的建议,在滇南一带投资办了一座大型养猪场。”
“可好巧不巧,正好赶上的猪流感,整个大型养猪场的猪,一夜之间全部坑埋。”
说道这里,廖天翔哽咽了一下,有些难过。
廖晴见状,赶紧递上纸巾道:“廖叔叔,您别激动,都过去了。”
“害。”廖天翔用纸巾擦了擦眼泪,这才又道:“去年那段时间,把我十几年赚来的积蓄,几乎都给赔了进去,当时要不是廖晴爸爸陪着我每天钓鱼,给我做心理疏导,可能我真的要跳河自杀了。”
“这……这么严重?”赵林闻言,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顾晨问道:“那后来呢?滇南那边的养猪场关闭,回到海东市?”
廖天翔默默点头:“没办法呀,只能忍痛把滇南那边的养猪场关闭,现在,也只有海东市养猪场这点家业了。”
“经历过那件事情,我已经元气大伤,经不起折腾,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是真的老了,干不动了,只能把手头这点家业做好。”
瞥了眼正在跟女儿一道,给亲朋好友敬酒的罗德文,廖天翔笑笑说道:“好在有德文这个年轻有为的小伙子,一直在我处理滇南养猪场那边事情的时候,帮我稳住了海东市这边的局面。”
“否则的话,海东市这边的养猪场,可能也保不住。”
“不会这么夸张吧?”闻言廖天翔说辞,顾晨也是不由分说道:“可是海东市这边并没有猪流感。”
“是没有,但有时候,人心比流感还要可怕。”廖天翔一杯酒下肚,也是摇头叹息道:“我那几个整天游手好闲的表兄弟,每个人都盯着我手头这点家业。”
“以前看他们没事做,安排来我养猪场干活,可后来听罗德文告诉我,这几个混账东西,竟然私自将养猪场里的猪,偷偷贩卖给市场,然后做死猪处理。”
重生之土著逆襲
“趁着我在滇南的那段日子,这些混账东西可没少这么干过,气得我差点吐血。”
“这种人,就不应该让他们在养猪场工作啊。”赵林也是愤愤不平,感觉从廖天翔口中说出这些,自己听了都上火。
但廖天翔却摇了摇头:“你们是有所不知,我那几个表兄弟,你要是不给他们安排点事做,那整天就是在外头惹是生非,弄得附近鸡犬不宁。”
重生之女王彪悍史 草翦希
“要不是念在是兄弟的份上,我早就收拾他们了,这次我把养猪场的事情,交给德文后,这些人甚至还跟我翻脸,说我不把他们当兄弟,说实在,我是真害怕,害怕这帮混账东西给我玩阴的。”
“廖伯父,您也别担心,有罗德文帮你,以后您也少操心,罗德文可以干好的。”顾晨见廖天翔提起此事,整个人也是气得不轻,于是便赶紧安慰他两句。
也就在几人交流的同时,一群穿着花衬衣,留在长发的男子,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见廖天翔正着再次,便直接围拢在他身边。
“表哥。”一名抽烟的长发男子,也是不由分说道:“您女儿嫁人,怎么也不请我们几个?好歹也是你表兄弟啊。”
“就是啊。”见顾晨这桌人不多,另一名男子一挥手,几名男子同时坐下。
廖天翔有些忌讳,但还是直言不讳道:“你们几个还好意思说,这几天应该都在棋牌室混吧?要找你们可难得很。”
“哎呦,您这是不想请我们呐?这都什么年代了?找人要亲自去找吗?一个电话的事情。”一名黄头发男子,抽着香烟,嘴里也是不停的吞吐烟雾,呛得廖晴直往后退。
廖天翔则是瞪他一眼,整个人也是没好气道:“谁知道你们几个来不来?几人你们几个那么喜欢打牌,那你们就在那过好了,永远别回家。”
“别啊,说几句,您怎么还生气了?”黄头发男子顿时咧嘴一笑,并随口提醒道:
“表哥,你可别忘了,当初你要办养猪场,那我们几家都是凑过钱的,现在你便宜那个傻小子,让他继承养猪场,把我们几个表兄弟踢出局,你怎么做的出来啊?”
“王平。”见黄头发男子得理不饶人,廖天翔眉头一皱,也是警告着说道:
“我都已经说了多少遍了?当初那些钱,是借你们父母的,后来我也连本带息给还上了,之所以让你们来养猪场工作,也是为了报答你们父母,跟你们没关系。”
“所以这养猪场,从头到尾跟你们就没关系。”
“那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又一名高瘦男子,有些不悦道:“表哥,当初我爸妈可说了,你当初筹办养猪场的钱,算是给你入股,大家都帮你承担点风险,没说是借你的,你连本带息还给我们的钱,那只能算分红。”
“对,是分红,这养猪场也有我们的股份。”另一名胖胖的男子也道。
廖天翔快气出病来,指着几人就是一阵唾骂:“你们这几个家伙,简直是强词夺理,你们的爸妈,哪一个说过是入股?”
“当初我好说歹说,让他们入股,告诉他门市场行情好,可没一个愿意承担风险,就想着把钱借给我,旱涝保收。”
“不管我廖天翔赚没赚钱,都得连本带息的把钱给还上,哦,后来赚钱了,就说是入股,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我让你们来我公司上班,已经算是把当年的恩情给还上了。”
“你们现在一个个好吃懒做,无所事事,整天还想着要养猪场分红,你们害不害臊啊?你们不害臊,我都替你们害臊。”
“廖叔叔,今天是倩倩的婚礼,您就别生气了。”廖晴见廖天翔情绪激动,赶紧过来安慰他。
黄头发的王平却是不依不饶,继续强词夺理道:“表哥,不管怎么说,当初没有我们几家的帮助,你是不可能有今天的。”
“我们几家为了你的养猪场,奉献了那么多努力,你却把养猪场,直接让给了罗德文那个傻小子,我们一毛钱都分不到啊?”
“王平,你把你家老屋给输掉了,是谁帮你赎回来的?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还敢跟我提分钱,你最好给我闭嘴。”
“廖叔叔,您别激动。”廖晴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反驳几人道:“你看你们,今天是倩倩的婚礼,你门却来这里搞事情,你们还是不是廖叔叔的表兄弟了?真没见过像你们这样的,都给我滚出去。”
也是见到廖天翔受欺负,原本温文尔雅的廖晴,瞬间小宇宙爆发,瞬间把几人怼得哑口无言。
几人相互看看彼此,又看见不少人正盯着自己时,王平有些尴尬的点头,甩了甩手指道:“行,你们真行。”
瞥了眼周围几名兄弟,王平挥挥手:“既然这个大哥不认我们这些兄弟,那我们待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呢?走吧。”
“走走走。”
“真是扫兴啊,难道不吃点东西?”
“你随份子钱了吗?吃啥吃?”
……
几人也是一阵调侃,勾肩搭背的离开了。
望着几人离开的背影,廖天翔深呼一口气,也是对着顾晨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啊,本来家丑不可外扬的,可我那几个表兄弟,成天就喜欢给我搞事情。”
“有时候我真后悔,后悔无偿帮助他们很多年,以至于让这帮家伙误以为,我是欠他们的。”
“之前借钱,偷卖我养猪场的猪仔就算了,我不跟他们计较,现在好了,竟然打起我养猪场的主意,要是我女儿廖倩倩真嫁到外地去了,我还真搞不好,整个养猪场都会被他们这帮混账东西给偷偷卖掉。”
摆了摆手,廖天翔无奈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叔叔。”廖晴见状,赶紧拍拍他胸口,这才赶紧对顾晨和赵林道:“要不你们先在这里吃好喝好,我带廖叔叔去那边休息一下。”
“没问题。”顾晨点点头,并不介意。
看着廖天翔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可见这几个表兄弟,可没少给这个表哥找麻烦。
廖天翔回到了自己的酒席桌前,几名亲人瞬间过来安慰。
此时此刻,罗德文也敬酒完毕,一般安排廖倩倩回到父母桌前,自己则来到了顾晨和赵林的身边。
“怎么新郎?不去陪你的岳父岳母?”赵林调侃着说。
罗德文拿起桌上的空酒杯,直接倒上一杯酒,二话不说,灌进嘴里。
顾晨皱眉问道:“怎么了?”
沈浮
“你们刚才也看到了。”罗德文悠悠的叹口气,也是无可奈何道:“岳父年事已高,已经没有经历再管理养猪场。”
“之前重金投资在滇南的养猪场也没了,能把状态调整到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奇迹了,现在竟然还要受那几个表兄弟的气。”
抬头看了眼顾晨,罗德文失落的说道:“你们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搞定邪魅冷少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赵林说。
罗德文摇了摇脑袋:“如果我能强硬一些,做事头脑聪明一些,也就不用岳父处处帮我善后。”
“说实在,那几个表叔对养猪场心心念念很久了,原本以为廖倩倩嫁给我之后,养猪场就是他们的天下。”
囚婚陷阱:總裁前夫好殘忍
“可现在,岳父却把养猪场交给我,等于是宣告他们窃取养猪场的计划失败,所以他们才会跟我岳父翻脸。”
“哈哈。”闻言罗德文说辞,赵林直接笑出声道:“话说一个养猪场而已,用得着这样吗?又不是什么大企业。”
“依我看,你那几个表叔这么想要养猪场,你岳父不是开养猪场的吗?这小猪仔都是现成的,分他们一点自立门户就是啦。”
罗德文摇了摇头:“他们会把小猪仔卖掉的,然后拿着钱去棋牌室打个昏天暗地,我太了解他们了。”
“而且我们养猪场规模很大,如果很小,他们也就不会打主意。”
“那又多大啊?”顾晨问。
罗德文犹豫了几秒,这才说道:“光猪仔加在一起,得有两千多头的样子。”
“多少?”闻言罗德文说辞,赵林目光一怔:“两千多头?可以啊,这么大规模,难怪这些表兄弟心心念念的。”
要知道,两千多头猪仔,这规模,放在任何一个城市都是不能小觑的存在。
可见这养猪场规模很大,并不是赵林之前印象中的小大小闹。
可见争财产这事,自古有之。
顾晨笑道:“现在也是成家立业的时候,跟着廖倩倩好好干,把家里的养猪场管理好,另外多培养一批新人团队,让他们成为养猪场的工人主力。”
“知道了。”罗德文默默点头,淡笑着说:“压力还是有得。”
在罗德文的婚宴上,大家喝了点小酒,一直聊天到下午两点半,宾客们才渐渐散去。
此时此刻,顾晨也驮着有些微醉的赵林,返回到房间里。
两人今天准备在海东市住一晚,明天再回江南市。
……
……
下午,廖晴主动敲响了顾晨的房门,约大家一起逛街。
按照廖晴的说法,她是受到罗德文跟廖倩倩的交代,特地作为本地向导,带两人在海东市到处逛逛。
随后廖晴找来一辆车,利用下午的时间,带大家参观了廖家的现代化养猪场。
几人一直忙碌到很晚,这才一起返回酒店。
期间,赵林问廖晴要了联系方式,说是明天陪廖晴一起去参加珠宝展。
毕竟赵林是自由职业。
但顾晨则需要在明天一早,坐最早一班高铁去上班,毕竟对顾晨来说,没有什么比工作更有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