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lb0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正德崛起 txt-第一千零八十七章趕出大明展示-8f2t6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大殿之下。
两位阁老大张着嘴巴,一脸震惊的看着手中的密奏。
两位阁老说什么也没有想到,高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会发生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
要知魏国公离开京师,这才多少时间啊,也就是月余?或者说还不到?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高丽身为堂堂一国之地,居然就已经被魏国公收入了囊中?
听闻到这个消息的两位阁老,满面震惊之余,心中更是充满了惊骇。
坐于龙椅之上的弘治皇上,看到殿下两位阁老的神情变化之后,心中暗暗得意的同时,在稍稍沉吟过后,开口对着两位阁老说道:
“两位爱卿,现在知道朕所言非虚了吧,如今高丽已经成为了过往,新的大明高丽行省正在等着吾等治理,只是朕希望,当年安南的事情,切勿重新发生在高丽身上。
所以两位阁老回去之后,帮着朕参谋一下,看看接下来的高丽治理一策,到底该如何进行,方能保证高丽的长治久安。”
“微臣遵旨!”
假愛真情替身妻 萬物生光輝
“微臣遵旨!”
大殿之下的刘健李东阳两人,听到弘治皇上的话语之后,纷纷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继而赶紧躬身接旨。
弘治皇上稍稍沉吟了片刻之后,微微皱眉的他,看着殿下的两位阁老,继续说道:
“另外此事暂且先不要声张,待朕差人将高丽使团从京师哄赶之后,再行告知百官就是。”
“微臣遵旨!”
弘治皇上点了点头,见到再无其他旨意需要吩咐的他,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两位阁老先行退下,安排此事就是!”
刘健和李东阳两人,听到弘治皇上的话语之后,感觉暂时没有他事需要继续上谏的两人,躬身行礼ꓹ 慢慢朝着殿外退去。
大殿之中。
弘治皇上看到两人退出之后,对着一旁刚刚将魏国公急奏放置龙案之上的萧敬说道:
“萧敬ꓹ 请逐高丽使团离京的事宜,就由你东厂操办就是,随便给他们安置一个名头就行ꓹ 反正已无高丽,仅需让他们此刻离开京师ꓹ 让接下来的事情少些波折罢了。
至于太子那边,先让他准备着吧ꓹ 等到内阁这边都准备完全之后ꓹ 再视情形而定吧。
实在不行的话,看他自己的意思,若是真有心思治理的话,那就将两位阁老所定下的方案,全部交由他安排,另外再让两位阁老抽调一些精干之辈前去就是。
大不了到时候你那东厂,也给朕派过去一批ꓹ 盯着太子,省的他胡闹!”
萧敬听到弘治皇上话语ꓹ 只是躬身站立一旁ꓹ 那里还敢多言。
就这般等待了片刻ꓹ 萧敬看到弘治皇上再无其他旨意之后ꓹ 想起高丽一事颇为重要的他,斟酌再三之后ꓹ 还是自己主动请辞ꓹ 直接朝着宫外行去ꓹ 准备亲自出马,哄赶那些高丽使团。
玄尊 太鶴
至于哄赶他们出境的缘由ꓹ 难道晋城大君蔑视大明朝廷的册封诏书,直接推翻大明册封的大王取而代之,这还不是最大的缘由吗?
醫路成婚,老婆非你不娶
萧敬这边朝着宫外行去。
而之前已经得到命令的小太监,早就已经将东厂诸处人马集结完毕。
当萧敬的身影从大明门的侧门走出后,站立在大明门前的一众东厂番役,早就已经等候多时。
明曉溪經典作品:會有天使替我愛你
萧敬走出之后,根本没有停留,直奔众人中间的那处轿子而去,待其坐入轿中之后,轻飘飘的一句话语更是从其口中传出。
“去会同馆!”
“卑职遵命!”
听到厂公下达命令的东厂众人,顿时调转马头,快步朝着会同馆的方向行去。
会同馆。
分为南北两馆。
会同北馆位于澄清坊中。
至于会同南馆则是在南薰坊内,和翰林院南北对应。
而高丽使团所在的会同馆,其实就是会同南馆,萧敬率领着东厂所属,一行人从大明门启程之后,直接沿着江米巷,没消片刻的功夫,就到达了会同馆的门前。
东厂众人的出现,自是吓坏了站在会同馆门口执勤的一应守卫,其间有人快速跑回会同馆内部,上报主事大人刘培峰,这刘培峰是自唐金忠下台之后,后续被提拔上来的主事,因为年事已高的原本,本来只是当时礼部尚书傅瀚等人的临时之计。
可是谁曾想到,后续随着傅瀚的倒台,再加上这会同馆主事一职也非什么肥差,在无人争抢的前提下,竟然让这刘培峰慢慢的当了下去。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仕途得意影响了心情的缘故,原本老态龙钟的刘培峰,在担当了这么一段时间的主事大人后,容颜越发焕发不说,就是身体也要比之前好上了许多。
但是纵使这般,当他听到东厂率众前来的消息之后,神情惊惧的同时,向前奔跑的脚步还是明显踉跄了许多。
会同馆门口。
萧敬走下轿子,站立在会同馆门前的他,直接对着身旁的东厂番役说道:
特種兵王在校園 頑皮豬
“找人前方带路,去高丽使团的院落。”
“卑职遵命!”
一旁的东厂番役听到萧敬的命令之后,立刻快步跑出,到了门前之后,直接抓住一个蜷缩在门口后面的守卫,厉声呵斥其在前面带起路来。
就当众人刚刚进入会同馆,气喘吁吁的会同馆主事刘培峰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一众东厂番役见到迎面跑过来的身影,就欲上前阻拦,可是众东厂番役刚刚有所动作,站立人群之中的萧敬就轻声呼喝道:
“让他过来!”
一众东厂番役听到萧敬的命令,赶紧让开道路。
这边的刘培峰,也一脸心惊胆战的快步走到了萧敬的身前,一脸谄媚笑容的同时,更是气喘吁吁的躬身拱手行礼道:
“下官……下官……会同馆主……主事……刘培峰,见过萧……公公!”
萧敬听到刘培峰这断断续续的话语声,眉头顿时就是一皱,看着面前这般岁数的他,更是一脸好奇,这般体格岁数之人,怎么还不致仕,难不成还想累死在这任上不成。
不过这般想法,萧敬也只是想想而已,看着面前的刘培峰,直接开口纷纷道:
“咱家奉皇上的旨意前来,你来的正好,带咱家去高丽使团的院落,皇上有旨意要传于他们!”
刘培峰起初他见到东厂这般阵势前来,还以为是会同馆中有人犯了什么大事。
可是当他听闻,萧敬等人此次前来,仅仅只是要去高丽使团传达圣旨后,心中一松的刘培峰,原本紧张的神色消失不见不说,更是一边点头答应,一边在旁主动带起路来。
而原本停下脚步的众人,伴随着这件事情的解决,所有人又开始快步朝着前方高丽使团的院落行去。
会同馆地界不大,高丽使团距离会同馆大门也并不太远,众人根本没用多长时间,就到达了高丽使团的院门所在。
一直在前方引路的刘培峰,见到高丽使团院落那紧闭的大门之后,快步上前的他,更是开始主动敲起门来。
咚!咚!咚!
“快开门,本官是刘大人!”
刘培峰一边上前主动敲门,一边对着院落开始呼喝起来。
喊完这番话语的他,更是不忘转头朝着对面的萧敬轻声安抚道:
“萧公公您稍等,马上就有人来开门了。”
说完这句话的刘培峰,听着耳旁还没有丝毫动静传来,眉心微皱的他,又开始敲起门来,不过这次的力道,明显要比上次的大上许多。
咚!咚!咚!
“快开门!”
这一回的院中,终于开始有了回应。
“来了!来了!别敲了!过来了!”
刘培峰听到院中的答复,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不说,更是转头朝着身后的萧敬望去,一脸谄媚笑容的同时,还生怕萧敬没有听到院落之中的声响,开口奏言道:
毒後歸來之家有暴君 顧輕狂
“萧公公,马上来人了!你再稍等等!”
萧敬见到刘培峰这般模样,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冷目朝着院门望去的他,静静等待了几息之后。
原本紧闭的院门,在众人面前被慢慢的打开。
这开门的高丽使团之人,估计也没有料到外面会有这么多的大明人在此,最初还是一脸笑意的他,在看到外面这乌压压一片的人影后,神情瞬间变得呆滞不说,更是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
接着更是神情拘谨的打开院门,冲着面前众人躬身拱手行了一礼之后,就要开口问询来意。
可是他的话语还未待开口,站立一旁的萧敬就冷声喝道:
“大明皇上有旨,让你们高丽使团众人,全部出来接旨!”
这名开门之人,听到萧敬的话语之后,慌忙点头的同时,更是转身快步朝着院落之中跑去。
接着在一众嘈杂的脚步声过后,以闵效曾为首的高丽使团众人,就出现在了院落的门口。
萧敬没有丝毫进去宣旨的意思,负手站立的他,看着前面已经跪倒一片的高丽使团众人,开口说道:
“大明皇帝有旨,高丽晋城大君,视大明册封诏书于无物,推翻大明册封的正统高丽大王燕山君,另私立王庭,向大明朝廷隐瞒事实,现经查明,故将在京一众高丽使团成员驱逐出境,未经允许,不许踏入大明土地一步,钦此,外臣谢恩!”
轰!
跪伏于地上的闵效曾等高丽使团众人,听闻到弘治皇上的这番旨意之后,顿时呆滞在了当场,满面不可置信不说,更是一脸的惊诧。
要知道闵效曾就在之前,还曾去皇城觐见大明皇帝,可是那时的大明皇帝慈眉善目,根本就没有一丝想要问责他们,并将他们逐出大明的意图。
可是谁曾想到,这么短的时间过去,事情居然产生了这般巨大的变化,想不清楚期间缘由的闵效曾等人,一脸呆傻的朝着萧敬望去。
萧敬宣读完口谕,冷目看着面前的一众高丽使臣,当他看到面前这些人只是呆呆傻傻的看向自己,却没有丝毫谢恩的反应时,本就来找事赶他们离开的萧敬,自是不会放过这般大好的机会,冷哼了一声之后,直接冲着四周的一众东厂番役厉声喝道:
“高丽使团众人藐视大明皇帝,拒不接旨,来人啊!把他们给咱家打出大明国境!”
“卑职遵旨!”
一众东厂番役高声接令之后,顿时手持刀鞘快步上前,对着面前的高丽使团众人,就开始拳打脚踢了起来。
同样跪伏在地上的刘培峰,见到眼前这一幕之后,顿时也被吓傻在了当场,瞠目结舌的他,看着一旁被打的鬼哭狼嚎一脸惊恐的高丽使团众人,又转头朝着萧敬看了一眼,原本还想要出言劝慰几句的他,当他看到萧敬那冷冽的神情后,顿时就打消掉了念头,接着乖乖跪伏于地,不再言语起来
但是纵使这般,眼前的这一幕,还是刷新了他的认知,心中惊恐异常的同时,更是暗暗担心,此事会不会牵扯到自己的身上。
高丽使团院落门口。
大明皇帝突然传来的旨意,顿时让一众高丽使团呆傻在了当场。
而接下来萧敬喝令东厂众人动手的举动,更是打破了高丽使团众人的认知。
高丽国内发生的事情,众人尽皆知晓,可是任谁也没有想到过,这件事情会牵扯到他们的身上。
要知道按着众人以前的打算,大明这里才是众人最好的避风港湾,可是谁曾想到,这个之前众人以为的避风港湾,如今勒令他们即刻离开不说,更是因为旨意太过震撼,众人接旨稍有耽搁,就沦落成了被拳打脚踢的局面。
天堂和地狱的转换,瞬间让高丽使团众人爆发除了强烈的求生欲望,身为主使大人的闵效曾,更是一般承受着东厂番役刀鞘的毒打,一边摆正姿势,跪伏于地高声喝道:
“外臣闵效曾接旨!”
闵效曾接旨得话语说完,在其身后对他拳打脚踢的东厂探子,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朝着萧敬看了一眼,见到他没有其他的指示之后,继而暂且先放过这闵效曾,转身朝着其他的高丽使团成员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