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hcp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146章 北關羽,南道榮閲讀-ir5ew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西陵城被攻破的时候,荆南第一大宗贼渠帅张羡的兵马,还滞留在直线距离四百多里、水路距离足足八百里外的益阳县呢。
谁让大部队动员需要时间。
张羡身为宗贼转正的地方太守,平时能立刻动员的只有零陵郡的人马。
他要汇聚零陵、桂阳两军的兵力,拧成一股绳对付关羽。就不能走从零陵郡治泉陵县越资水、浣水直接北上的行军路线。
而要从泉陵沿着湘江顺流而下、到洞庭湖南口的益阳县驻扎等待。然后等同样位于湘江沿岸的桂阳郡治郴县的部队,也顺着湘江到洞庭湖,合兵一处之后,再从洞庭湖北口进入长江、溯流来夷陵、西陵。
没办法,荆南四郡的辖区就是那么广大,武陵郡内又有崎岖大山和武陵蛮(湘西苗人),所以这些郡的兵马物流调动,只能沿着潇、湘各江沿线迂回。
这也是为什么荆南四郡中的长沙、零陵人口不少,但战略动员能力低下的原因——很多人直觉认为荆南四郡没多少人口,这其实是错的,汉灵帝熹平、光和年间的户籍数据,长沙郡有二十五万户一百多万人,零陵郡也有二十一万户八十多万人,在荆州之比南阳郡和南郡人少。
不过区星之乱时,荆南四郡的在籍人口也确实受到了重大打击,孙坚平乱后长沙郡据说只剩四十万,零陵也只剩三十万。以理度之,区星之乱的规模根本杀不掉六成人口,少掉的那些人,显然只有一部分是死于区星,还有一部分是被孙坚和其他太守洗来洗去征发讨董损失了,剩下的则是被参与平叛的“宗贼”所隐匿。
武陵太守金旋的部队,距离西陵倒是近不少,关羽攻破西陵的时候,他的部队已经抵达了长江南岸的孱陵县、以及对岸与之相望的公安县,距离西陵不到二百里水路。
可惜,金旋也是空降派的太守,对地方的掌控力度远不如张羡,他能动员的只有几千兵力,根本不敢不等张羡就独力对付关羽。
毕竟武陵是湘西山区蛮夷为主的郡,在荆南四郡里最弱,光和年间就只有四万六千户、二十五万人口,如今最新上报的是三万三千户、十五万人口。
得知关羽破了西陵后,金旋唯一敢做的,就是第一时间北上,先去夷陵跟苏代会合、抱团取暖,同时快马加鞭让人催促张羡赶快赶来。
夷陵在西陵以南一百里ꓹ 金旋赶过去的路程也缩短到了一百里,张羡距此水路也只剩六百多里。此消彼长拉长关羽的补给线、缩短己方的行程后ꓹ 总算是隔着夷水把关羽暂时堵住了。
即使如此,金旋也没选择直接进入夷陵城,而是在城西不远、夷水南岸的佷山上扎寨。这样既能和夷陵城成掎角之势ꓹ 又能方便万一形势不对的时候赶紧跑。
幸好,关羽这次倒是没有拿出秒杀西陵时的凌厉姿态再秒夷陵ꓹ 而是跟金旋、苏代相持住了。
在金旋的战战兢兢中过了五天,张羡总算是火急火燎带着两万多主力赶到战场。而关羽也只是迂回绕路渡过了夷水ꓹ 确保不会遭受被“半渡而击”的风险。
……
“张太守!全靠你了ꓹ 幸亏您急公好义来得及时,不然我们恐怕顶不住关羽。”
张羡赶到夷陵的时候,得到了金旋和苏代的热烈接待,几乎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
张羡当然也是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忍不住疯狂吐槽:“六百多里水路,还是逆流,我走了五天就到了!操帆撑篙摇橹的士卒ꓹ 个个胳膊都快累断了。
言炙年華 唯木偶
我可是让全部士卒分三批轮流摇橹帆桨并用星夜兼程!每个士卒要劳作四五个时辰!关羽到底有多少人马,把你们吓成这样ꓹ 连夷陵守上十日都守不到么?”
夷陵的城池可是比西陵还要坚固一些ꓹ 城墙比西陵高出五六尺ꓹ 放箭用的女墙垛堞也有条石城砖加固。在张羡眼中ꓹ 显然觉得这种城池只要不是遇到十倍之敌猛攻,守半个月都轻轻松松。
金旋、苏代连忙陪着笑脸慰劳:“知道张太守远来辛劳ꓹ 我们已搜刮四野ꓹ 备下数百坛水酒劳军ꓹ 总要让贵军士卒人人喝上几碗解乏。这佷山上的野味也都被我们打尽了,加上城中的猪羊ꓹ 总要让大伙儿人人吃几口肉。”
看对方态度还算不错,张羡倒是消了些气,但他依然摆手制止金旋转移话题:“劳军是次要的,你们还没说关羽有多少兵马呢!”
金旋跟苏代相视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当初我们也是见关羽攻势凌厉,突然就击破了西陵,想来关羽军定然是精锐非常。但这几日斥候探查下来,发现关羽军也就……七八千人马,反正不到万人。”
其实关羽才五千人,金旋说七八千,已经是怕丢人,也怕侦查不彻底,所以把那些草木皆兵的疑似因素都加成上去了。
张羡顿时瞠目结舌,鄙视不已:“才七八千?你们两家加起来也过万了吧?一万多人守城守山、成掎角之势,被七八千人吓成这样?”
月亮和六便士
“武陵、江陵兵果然怯懦,今日算是长了见识,哼,根本不配跟我们零陵勇士相提并论!哈哈哈哈。”张羡旁边还有一个亲随的武将,闻言也是大声耻笑起武陵和江陵同行的无能来。
金旋、苏代脸色一变,却不好发作,因为他们担心那家伙代表的就是张羡本人的意思,正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自己确实有求于人,被人鄙视压制一头,也是没办法的。
“金某是诗书传家,不擅戎事,让张太守见笑了!”金旋阴阳怪气地认怂。
捉鬼道士混異世 淑廷
张羡也不为已甚,敲打了身边将领:“刑都尉不得无礼!人各有所长,金太守是名臣金日磾之后,我辈出身草莽之人,还是很敬仰的。
金太守也别往心里去,这位是我零陵都尉邢道荣,擅使一柄数十斤重的开山斧,有万夫不当之勇,他不过是心直口快之人,并无恶意。”
金旋:“岂敢岂敢。”
你都说邢道荣是“心直口快”了,那就等于承认你内心也是看不起金旋苏代的战斗力的,只不过你讲礼貌,不直接骂人。
张羡也懒得再辩解,直截了当把话题引回战局:“既然关羽兵力稀少还如此跋扈,我们明日就出兵包围他,主动进攻,一直把他赶下夷水为止!我们三家合兵,总兵力已有三万五千人,还怕区区关羽不成!”
金旋皱眉劝说:“可关羽此前一日之内攻克西陵也是不争的事实,他的兵马虽少,精锐却肯定远胜于我军。
听说西陵之战时,贝羽之所以败得那么快,也是因为他本人在城头督战,被关羽麾下先登的猛将斩了,关羽麾下骁勇之士极多!”
“懦夫!少说这种长他人志气之语。呵呵,骁勇之士?统统交给我邢道荣便是!关羽杀过张举张纯麾下猛将,我当年便不曾杀过区星麾下猛将么?
正所谓北张举,南区星,今日正好见识见识到底是平张举的厉害,还是平区星的厉害!”邢道荣一语喝断,制止了金旋最后的苟稳尝试。
也难怪邢道荣信心如此爆棚,毕竟这一世的张举、张纯之乱,蔓延的范围比原本历史上小了很多,为害的时间也缩短了一年多。以至于在朝廷看来,张举和区星作乱的烈度差异就没那么大了,区别只是张举称了帝。
邢道荣当年也确实在孙坚平区星时,捡人头杀过几个区星麾下的外围武将,所以他内心就产生了一种想跟关羽一较高下的饥渴。
金旋因此不好再劝,苏代在旁边公允分析,最多也只是说服张羡稍微休息两天,让士兵们恢复一下因为连日划船而损耗的体力,再跟关羽交战。
这一点张羡倒是答应了。
……
十一月初十,关羽抵达夷陵后的第七天,张羡抵达的第三天清晨。
王爺勇猛:王妃總想離婚
萌萌修仙記
恢复体力恢复够了的张羡,以邢道荣为先锋,让金旋居左翼,苏代居右翼,集结了两万五千兵马,把关羽包围在夷水南岸背靠夷水的营寨里。
宗贼军的总兵力有三万五千人,但并不是全部派出来,张羡也是懂点历史的,他知道当初井陉之战,赵军就是因为全军拥出,结果被背水结阵的韩信在敌后山谷里埋伏的两千伏兵偷家而败。
人怎么能在一模一样的历史坑里跌到呢,张羡当然会留出五千兵马防守佷山大寨,再留出五千部队防守夷陵县城。这些掎角之势的防御部队也能随时以预备队得形式赶到战场增援,可谓万无一失!
而且,张羡也听说了关羽在北方时,对付乌桓人经常用战船与步兵配合的协同战术,以强弩车阵破骑,今天看到关羽再次背水扎营,他当然也会怀疑关羽是不是又用旧招了。
但张羡让斥候严密查询过,发现关羽军的战船只够装五六千人,船的样子和装备也不比荆楚之地的战船好,所以关羽想发挥水陆协同优势也是不可能的。
水军优势,只能欺负欺负幽州的北方人,到荆州军面前来卖弄简直是班门弄斧!
确保己方万无一失之后,张羡才让邢道荣上前叫阵。
邢道荣手持大斧,扯开嗓门:“关羽匹夫!可敢出营应战!我乃零陵都尉邢道荣。尔等胆怯鼠辈,莫非只敢依营死守么?若是不敢出战,喊我三声爷爷,也可饶你不死!”
——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