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科創板上市 百濟神州燒錢何時休

謀科創板上市 百濟神州燒錢何時休

從納斯達克到港交所,百濟神州這次將目光瞄向了科創板。11月16日,百濟神州發佈公告稱,公司擬科創板上市,預計將於2021年上半年完成。若成功在科創板上市,百濟神州將成爲第一家在美股、港股和A股同時上市的創新藥企。自2010年成立以來,百濟神州累計融資額超40億美元。與之相對的是,手握兩款自主研發產品,公司仍在持續虧損。這樣的“燒錢”模式也曾引發市場質疑,持續投入最終能否實現盈利還有待市場檢驗。

卡普空認爲《怪物獵人:崛起》的銷量能超過1600萬

三地上市

百濟神州或成爲首家在三地上市的藥企。11月16日,百濟神州在港交所發佈公告稱,公司董事會批准可能發行人民幣股份並將該等股份在科創板上市的初步建議,建議發行人民幣股份預計將於2021年上半年完成。

資本市場方面,百濟神州此前已分別在納斯達克和港交所上市。2016年2月,百濟神州在美國上市。在港交所宣佈新規之後,2018年7月27日,百濟神州宣佈赴港上市並公佈募股發行計劃;8月8日,百濟神州正式登陸港交所。


倫敦股市16日上漲

百濟神州回A早有跡象。7月13日,百濟神州對外宣佈,以每股14.2308美元,配售1.46億新股,集資額約爲20.8億美元。根據瑞信銀行提供的數據,這是全球範圍由生物技術公司發行股票對外融資規模最大的一次,此次融資由百濟神州現有股東和主要投資者共同參與,主要投資方有高瓴資本、Baker Brothers,以及安進。

百濟神州首席財務官兼首席戰略官樑恆彼時對媒體表示,正在積極考慮,並與有關部門協商迴歸A股市場。

針對公司此次上市事宜,百濟神州相關負責人表示以公告內容爲準。根據公告,經扣除發行開支後,百濟神州所得款項的初步用途擬用於公司主營業務。截至目前,除公告所披露的建議發行人民幣股份的初步建議及其他信息外,百濟神州沒有就發行人民幣股份向中國相關監管機構作出任何申請。

截至11月16日收盤,百濟神州港股報165港元/股,跌1.9%。

法國梭魚級核潛艇首艇交付 搭載”飛魚”反艦導彈

三年虧損百億

第十二屆“全國文化企業30強”發佈

作爲一家全球性、商業階段的生物科技公司,百濟神州主要研究、開發、生產以及商業化創新性藥物,公司營收來源主要分爲創新藥和授權合作藥兩部分。與大多數創新藥研發企業一樣,百濟神州尚未實現盈利。

據不完全統計,2017-2019年,百濟神州累計虧損17.12億美元,約合112.59億元人民幣。在尚未有自己商業化產品前,百濟神州的主要營收來源於與其他藥企合作帶來的產品收入和合作收入。2017年,百濟神州拿到了新基公司旗下幾款重要產品在中國的運營權,包括用於治療晚期乳腺癌的ABRAXANE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結合型)、用於治療多發性骨髓瘤的瑞復美(來那度胺)和用於治療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的維達莎(注射用阿扎胞苷)的銷售以及在研產品CC-122的商業化任務。

2019年11月,百濟神州宣佈公司自主研發的抗癌新藥澤布替尼以“突破性療法”的身份“優先審評”獲准在美上市,這也成爲百濟神州商業化的首款產品。當年12月,百濟神州的抗PD-1抗體藥物百澤安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上市。今年6月,澤布替尼在國內獲批上市。

目前,手握兩款自主研發產品的百濟神州仍處於虧損狀態。三季報顯示,截至9月底,百濟神州實現營收約2.08億美元,同比下降43.78%;淨虧損11.24億美元。百濟神州方面稱,虧損的主要原因爲臨牀試驗費用和研發費用的顯著上漲。

能否盈利

若此次在A股成功上市,百濟神州的融資渠道無疑將進一步被拓寬。自2010年成立以來,百濟神州累計募資達20億美元,如2016-2018年分別在納斯達克發起三輪定向增發,金額分別達2.12億美元、1.75億美元和8億美元;2018年9月,百濟神州在港股IPO,募資9.03億美元。加之今年7月的20.8億美元融資,百濟神州累計融資額超40億美元。

業內人士分析稱,按公告說的建議發行人民幣股份的規模,“給予發行的人民幣股份不得超過緊接該等發行前公司已發行股份總數及本次建議發行人民幣股份項下擬發行及配發的人民幣股份數目之和的10%”,百濟神州此次尋求科創板上市擬募資約190億港元,約合160億元人民幣。

FIFA病毒來襲!巴薩副隊長傷三週 缺席5場無緣戰馬競

樑恆認爲,這些融資資金能讓公司儘快加大對新的產品和機會的投資,繼續創造可持續性的競爭優勢,繼續領導行業的改變。今年7月,百濟神州方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公司的臨牀研發團隊已有1350多人,最主要的時間和成本都投入到臨牀開發的階段。30項臨牀早期管線的藥物中有8個是有全球權益的,目前有三四十項全球的臨牀試驗在進行,其中有10項是全球的三期臨牀試驗。

醫藥行業投資分析人士李頊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百濟神州目前獲批上市的兩款產品均面臨不同程度的競爭壓力,其中澤布替尼海內外獲批的適應症爲套細胞淋巴瘤,該適應症新發患病人羣較小,PD-1產品百澤安在進入醫保後,價格會有大幅的下滑,進一步影響公司的營收和利潤。依靠上述兩款產品實現盈利不現實,百濟神州只有不斷推動更多藥品上市。

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百濟神州的“燒錢”模式能否最終實現盈利還有待驗證。2017-2019年,百濟神州的研發費用分別爲2.69億美元、6.79億美元以及9.27億美元,累計約合123億元人民幣。2019年9月,香港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發佈做空報告認爲,百濟神州研發人員的開支畸高。“這讓我們確信,該公司在其九年曆史上沒有任何一種藥物獲批的情況下,要麼存在極度浪費的行爲,要麼就是虛報開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