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q5g精品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七百二十四章 詭異的蛇影相伴-olfbf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弗里森的出现,并没有让交战的双方停下。
准确地说,试图停下的娜拉,在遭遇到面前敌人那完全无视弗里森,仿佛拼命一般向她发起的攻势时,不得不选择继续战斗。
不过,那被阴影遮盖之下的身躯,在娜拉收束神秘的举动之下,非人部分已经开始收拢。
这样的情况带来的结果,是在那蛇形黑影的侵攻之下,娜拉那满覆硬质黑羽的手爪周围的阴影,在那蛇形黑影扑咬动作而延伸出的阴影攻击中,被撕开了一道裂口,娜拉的手爪也被撕开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但是,除了亲眼看到外,娜拉并没有任何被伤害到的痛感。
而这,就是阴影行者的能力。
娜拉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坚硬的、宛如铠甲般的阴影与更加坚硬的硬质黑羽被一击撕裂,让娜拉立刻打消了心中的退意。
“——”
嘶哑的、无声的嘶鸣中,她身周缠绕的无数黑影卷动,化作一只巨爪,向着蛇形黑影的头部挥了过去。
一时间,两个怪物再次纠缠在一起。
流星足球
面对这样的战斗,如果是一般人,就算是非凡者,也基本上只能选择观望。
但弗里森很敏锐地察觉到了刚才的情况。
修針 微微鴻氣
天尊歸來 夢想之魂
在他闯入之后,一方出现了退意,试图后退,但是受到了另一方的凶悍追击。
出现这种情况,会如何判断?
退缩的,是敌人?将他视为了敌方,因为他的到来而选择退缩?
正常的判断逻辑的确是这样。
但是,弗里森并没有立刻出手。
很快,他确认了一件事。
那身形狭长诡异,有些像蛇一般的黑影,攻势极为凶悍,完全是在拼命,即使有一些应该是要害的位置受到了攻击,也根本没有任何退缩的样子,而是继续进攻ꓹ 这种悍不畏死的感觉,不正常。
而另一方ꓹ 也就是那按照逻辑应该是判断为“试图逃跑的敌人”的那方,则是在战斗过程中不断避开一些大概是要害的部位受到攻击。
这才是正常的。
子邪 竟照藍天
立刻推翻了那惯性思维的“逃跑者有问题”的判断,弗里森身形一阵ꓹ 摆出了向两人发动攻击的姿态。
而这个时候,他看到ꓹ 刚才退缩的那一方,出现了很大的动作——
防御?退缩?
都有ꓹ 反正是在警惕他的行动。
紅塵碧玉
而另一方ꓹ 完全没有任何因为戒备而弱化攻击的样子,依旧是那种以命搏命般的行动。
这种状况,立刻让弗里森得出了结论。
毕竟,这种状况基本上只会出现在交战双方有一方是与到来者认识的情况,而且不只是“很熟”这种程度,完全不防备一般,说是“信任”都不为过。
而弗里森很确定ꓹ 自己并没有哪个好友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就算是霍恩家族里他所属这一派的成员,也会下意识做出防备被波及的动作。
而外部?
弗里森确定自己并没有一个走永夜途径的ꓹ 对自己抱有高度信任的熟人存在。
刹那间ꓹ 弗里森手中的蓝绿色骑士枪上ꓹ 那散发着寒意的坚硬棱角变得更加尖锐了一些。
下一瞬ꓹ 淡绿间带着星点霜蓝的鲜血仿佛铠甲,仿佛皮肤、仿佛角质层鳞片一般覆盖在他的身上ꓹ 让他瞬间变成了一个骑士——
又像是一只人形轮廓的怪物。
蓝绿色的影子ꓹ 在地面爆开的瞬间飞出ꓹ 向着那蛇形黑影冲击而去。
而在旁边,被弗里森放出去的那数只“炼金人偶”ꓹ 那些以血肉炼成的影子仆从,也围击而来。
一部分帮助弗里森警惕防备着那个带着退缩意向的黑影,另一部分则与弗里森一同夹击,攻向那蛇形黑影的其他部位。
而接下来,让弗里森诧异又不解的事情发生了——
面对他的鲜血武器,面对那冰冷的骑士枪,对方竟然毫无防御的意思。
带着寒意,骑士枪以无比迅猛的攻势,仿佛巨兽的利爪,刺入了那蛇形黑影的身躯之中。
在接触瞬间仿佛击中铠甲一般的阻滞感后,破碎感随之而来,鲜血骑士枪瞬间贯穿了那蛇形黑影的身躯。
而他的影子仆从,也撕裂了那蛇形黑影的其他部位。
但是,那蛇形黑影还是不管不顾地,竟然就这样拖拽着他的鲜血武器,向着另一个黑影的方向继续发动冲击——
虽然这种惊诧感在下一瞬,在对方的身形化作一片黑影遁入地面后消散了一些,但弗里森的神色还是不由得有些凝重——
失控?
望着一追一逃的两道黑影,他放弃了继续追击的打算。
那么有针对性的失控?
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弗里森,扭头向着教会上层突然传来讯息让他赶去的位置,深深地看了一眼前后追逃的两人,便收回了自己的影子仆从们,向着刚刚赶到的一众荆棘树队员走去:
“不用管了,我们继续过去。”
穿成炮灰表妹 飛爾
没有等疑问出口,弗里森直接跃起,以行动堵住了众人的疑惑问询。
…….
娜拉·佩尔顿已经收敛起了一部分神秘。
她也已经意识到了后面那个追杀者,那个面具男变成的怪物不知为何死追她不放。
但是,也正是因此,她不打算继续动手。
教会。
她要回到永夜教会,回到守夜人据点。
处理起来更简单一些,而且,没准也能够避免自己不得已的反击破坏什么线索。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发现,在她返回守夜人据点的方向上,出现了一群人影。
警惕心,瞬间浮现而出。
不过,很快,她也看清了那群人并不是在埋伏她。
那群人,分为两群,似乎是在互相对峙的敌人,又像是产生了什么分歧的同伴。
但是……
灵体!?
双方,都是灵体…….
灵体!?
而在她意识到这点的瞬间,她看见那两群人纷纷转头,直接朝着她所在方向冲了过来。
嘴里还喊着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狩猎开始了!蠢货们!”
惊诧间,以为自己是攻击对象的娜拉,立刻侧身转移方向,试图躲避。
然而,那群灵体却没有攻击他,而是攻击了追击她的黑影。
涌动得灵雾汇聚起来,仿佛风暴一般侵袭而去。
惊疑不定间,娜拉注意到了,那群人之中,为首的那人身上,佩戴着一个独特的纹章。
鸟首般的图案,刻在了漩涡般杂乱线条的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