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h5d都市异能 兇靈祕聞錄 愛下-第六百零九章:何飛與趙平分享-lofkl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或许经历太多促使我逐渐成熟逐渐理智,不知何时起,我对问题的思考方式有所改变,不再像以往那样单纯以善恶看待问题,同样不再以个人角度看待问题,而是以整体角度看待,以客观角度分析,你既可以将其称之为大局观亦可将其当之为理性观,对此,我有些诧异,诧异于我的个人转变。
转变促使我对人性有了进一步理解,我不知道这对我个人来说是好是坏,但唯独可以肯定对团队整体利大于弊。
基于以上论点,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并不了解你,至少有一部分没有了解。
正因有所体会我才有所感悟,正因有所感悟我才恍然意识到……
叶薇姐,和你比起来,我仍然相距较大。
这种差距非是智慧层面亦非破局层面,而是指队长层面。
团队队长果真不好当啊,你对团队的掌控力非我所能企及,对此我深表遗憾,唯一庆幸的是我现已有所体会,有所察觉,目前正一步步纠正更改。
但,并非照搬,并非模仿,我会以我何飞的独有方式加以改变,从而让大伙儿尽可能走的更久,更远,直至抵达终点,直至找到我那探索已久的最终答案。
我不会放弃,不会弃馁!
………
彭虎平时不喝酒,可一旦喝起来就绝对是海量,且还是每喝必醉的那种,所以短短一小时间内他就喝了将近两斤白酒,喝的他神志模糊烂醉如泥,连说话都舌头打卷,发展到最后甚至拍着钱学玲肩膀称其为叶薇,尤其当光头男向对方述说有些想念她的那一刻,多数人有些伤感,幸亏聚餐已进入尾声,所以在何飞的建议下大伙儿开始散席。
誘婚一軍少撩情
之后众人便怀着各不相同心情纷纷起身纷纷告辞,离开钱学玲房间,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扶伶仃大醉的彭虎回房者已非何飞,而是由何飞特意吩咐的姚付江代劳。
直到众人走的差不多了,待房间只剩何飞、赵平以及正置身厨房忙碌洗碗的钱学玲三人时,何飞转移视野,看向沉默已久的眼镜男,眼镜男亦几乎同时注意到青年所投目光。
二人对视片刻,何飞首先打破沉寂,用平静语气张口道:“能否来我房间?我想单独和你聊聊。”
赵平听后则毫不犹豫点了点头,旋即淡淡回答道:“可以,我也正有此意。”
许是刻意使然,今晚何飞没怎么喝酒,聚餐期间亦只是象征性喝了一杯,赵平则干脆一口没喝,所以聚餐结束后,走出房间的两人双双处于清醒状态。
很快,赵平跟随何飞一起走进青年个人房间。
将房门关闭,回身之际,何飞看到赵平已极为自然的主动坐至客厅沙发,见对方动作,大学生倒没啥特别反应,转而面露微笑询问道:“喝点什么?”
神帝歸來
“我看这种客套程序还是免了吧,不如直接进入正题如何?”
赵平的回答让何飞微微一滞,然也仅仅只是一瞬间便重新恢复如常,没说什么,直接走至沙发对面坐下,与此同时青年表情亦转变为平静,一时间,两人就这样默默无言互相对视了起来。
“你……是不是些想念叶薇?”
沉默中,何飞冷不丁张口,朝对面赵平问了句莫名问题。
錯愛首席
絕命營救
由于问题唐突,一般人听后十有八九会产生错愕感,然而出乎预料的是,饶是言语突兀举动莫名,面对如此问题赵平并无一丝异色,点头回答道:“嗯,确实有点,自打她不再后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呼。”
听罢对方的回答,何飞深有同感,呼了口气尾随补充道:“其实我也一样。”
網遊之傲視金庸 酒葫蘆
说罢,过了几秒,何飞面容一凝,目光重新转向眼镜男,旋即又话锋一转继续道:“那么,说一下吧,把我昏迷起团队所发生一切统统告诉我吧,如何?”
“你不是已经从钱学玲那得知了吗?”
见青年转移话题,对面,赵平两眼微眯,露出不解之色。
何飞没有立即回答赵平反问,而是在对方注视下伸手入兜,掏出烟盒,点燃了一根香烟,直到深吸一口吐出烟雾,青年才一边转移视角一边用复杂眼神盯着眼镜男给予解释:“因为从她那里我只能得到百分之五十事情经过,哪怕从程樱那亦顶多只有百分之七十答案。”
说至此处,何飞先是一顿,而后面带微笑的朝眼镜男再次说道:“唯独你,或者说只有在你这我才能获得百分之百完整答案。”
“呵呵……”
听着青年言语,又见对方微笑,忽然,赵平也笑了,笑容与何飞相差无几,双双转瞬即逝,当然,笑过之后,眼镜男亦不墨迹,扶了扶鼻梁金丝眼镜,张口试探道:“莫非你是想听以我个人为主视角的真实经过?”
“是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何飞回答严肃,神色不容置疑,见状,赵平不疑有他,继续问道:“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
“你不介意?”
“不介意。”
“好吧,我明白了。”
按照何飞要求,接下来的半小时里赵平开始讲述,就这样把大学生昏迷后他和陈逍遥、姚付江三人阴山之行加之彭虎程樱招魂事宜联同早前那场灵异任务完整叙述一通。
其实就整体而言,赵平的叙述与白天何飞从钱学玲那所听到的差别不大,除部分细节外,其余基本相同,不过严格来讲仍有不太一样的地方,最大区别是……
赵平多说了一些,一丝不落的把任务期间他所搞出的所有计谋阴谋甚至是坑死新人的事全部如实告知,毫无保留告知对方。
“事情就是这样,我的话说完了,这便是你想要的百分之百完整答案。”
叙述完这一切,撂下一句总结,赵平闭嘴不语重归沉默,同时镜片下一双眼睛亦开始默默观察起对面,观察起青年反应。
星宇始神 過網雲飛漾
修武蓋天
將軍的鬼祭
至于何飞……
镜头转移,此刻,沙发对面,何飞低头不语,就这样微垂脑袋一动不动,目光盯着脚下地面不知想些什么,看似如此,但如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青年面容却在沉默中不断变换,时而愤怒,时而欣慰,时而紧张,又时而阴郁,不消片刻,复杂表情开始总汇,开会汇集,继而在两分钟后重新转变为平静,和最初一样平静自然,最后,何飞长呼一口气,抬起脑袋,一边凝视眼镜男一边对其说出两个字:
“谢谢。”
听着何飞那突如其来的道谢,赵平直接用一副理所应当然的语气点头回答道:“不客气。”
不错,出乎所有人预料,正如上面所描述的那样,对话期间,赵平就这样在何飞的随口一提下当真如实回答,不单如实回答事情经过甚至还向对方坦然承认一切,就这样把期间他所有的阴谋杀戮切实告知,听过对方回答,何飞则同样出人意料般反应淡定,不但反应淡定末尾甚至还主动向眼镜男诚恳道谢。
古怪,反常,不可思议,不管是赵平还是何飞,这一刻双方皆做出不符合各自性格的决意对话。
刚刚二人的反常举动如看在其他执行者眼里绝对会不可思议,毕竟大伙儿都比较了解何两人性格,既如此,按理说以赵平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向何飞如实吐露实情才对,至于何飞待听到真实的回答后亦不应该如此淡定,后面的那声道谢则更加不会发生。
不料世事无常,现实往往就是如此诡异,赵平就这样毫无隐瞒坦白了一切,何飞也同样坦然接受了一切,末尾还特意说了句谢谢。
閃婚厚愛 我是蟲子
烟雾缭绕下,一根香烟就此抽完。
客厅内,将烟头按于烟灰缸熄灭,何飞站了起来,不知为何,见青年起身,赵平亦紧随其后默然站起。
然后……
是沉默,是对视,两人面无表情互相对视。
四目相对之下,双方先是一阵沉默,片刻后,何飞当先开口,用平静的语气说出一句话:
重樓難鎖相思夢
“我的仁慈,胜过了我的怒火,我的理解,消除了所有隔阂。”
何飞言罢,赵平亦在沉寂了数秒后随之说出了一句话:
“我的理智,胜过了我的宽容,我的目标,压制了所有迷茫。”
待二人一前一后各自说完一句让寻常仍很难理解的话后,接下来,何飞笑了,赵平笑了,双方竟不约而同互相朝对方露出笑容,微笑间,何飞伸出拳头用力锤了赵平胸口一下,赵平则也在承受何飞一拳后抬手回了一拳。
“哈哈哈哈哈!”
最后,两人共同大笑起来。
……………
PS:求收藏,求订阅,求推荐票,求月票,如果您喜欢《凶铃秘闻录》或认为本书还算不错,那就请您多多支持猎手,读者的支持便是猎手写作的最大动力,猎手生活贫苦,写书着实不易,如果可以的话亦希望诸位读者朋友们能够给予些月票作为打赏鼓励,谢谢!
作者提示:《凶铃秘闻录》唯一正版只存在于纵横中纹网,其余所有网站里的皆为盗版,手机读者请下载纵横小说app阅读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