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2w5优美小說 火影之千葉傳說討論-第二千五百七十八章 恩情看書-rhyv0

火影之千葉傳說
小說推薦火影之千葉傳說
“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哪有这么简单的,那只不过是下策的下策,如果真的要在木叶定居的话,哪怕只是以游商的身份,我们也必须将草之国的家当搬过来,而且,离开了熟悉的村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还是竞争激烈的木叶村,在没有任何人脉和了解的情况下,生意可是相当难做的。”
听到自己弟弟的话语,女子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似乎是相当的开心,不过,嘴上却是稍稍的叹了口气。
暴君的粉嫩娘親
话虽如此,但是如果真的要在木叶扎根的话,还是相当难的。
虽然说从她拿着那份本钱开始经商,一直到现在,她其实一直有意识的在和木叶做生意,并且,在木叶九尾之乱之后,她还有计划的给予了木叶相当多的帮助,尤其是草之国闭关锁国期间,她为了两国交易可是做了不少事情。
即便,她的生意做的并不大。
而那个时候,她其实就已经有准备的在拉拢木叶关系网了,而她没有看错木叶,至少在商业这一块,对于给予了帮助的人,木叶还是相当照顾的。
许多本不该给她这种小商户的单子也几乎是源源不断的送过来,甚至,这次过来木叶观看中忍考试,木叶商队雇佣的忍者还愿意捎她一路。
可以说,虽然是别有用心,但是,这也应该是她这辈子最大收益的一笔投资的。
而又这样的关系网络在,她在木叶村做一个常驻游商,盘一个店面下来,还是可以的。
她也调查过了,现在木叶村的许多定居人 都是从常驻游商开始的 虽然说,发生战斗或者警戒状态的时候 常驻游商是会被隔离的 但是,木叶村也是会提供保护的。
至少只要不是木叶村被攻破 或者说,隔离他们的设施被攻破 他们还是不会有问题的。
也正因为如此 所以许多商人都喜欢和木叶做生意,喜欢和木叶搭上一层关系。
当然,成为常驻游商的那个木叶颁发的营业证是相当难办到的,木叶村的居住面积也是有限的 不可能无休止的让游商进驻 而且也要防范敌村的间谍,审核也是相当严苛的。
不过,她的话,应该还是会非常顺利的,这段时间木叶对她的态度也可以看得出来 当初木叶九尾之乱,各个方面都大受打击 也就是她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关系网给木叶打点,虽然规模并不是很大 但是多少起了一个带头作用,让木叶和草之国的贸易最先走上了正轨。
贡献可能不大 但是还是有意义的。
廢物五小姐:天才魔妃 淩薇雪倩
况且她也不是什么间谍 也没有可疑的地方 申请一张临时营业证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有了这张证,只要盘下一个店铺,她就可以半永久的居住在木叶村了,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永久居住也不是问题。
这样,她也可以一直等待自己的恩人了。
终究会有一天会找到的。
不过,她既然留下来,既然盘下了店铺,那么就必须要做生意的,是要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弟弟的,那就完全是从零开始。
而刚才她也看过了,木叶的商业生态虽然很有活力,但是竞争非常激烈,尤其是作为常驻游商的话。
木叶的商人其实是分为两种的。
一种是本地商人,这些人世世代代居住在木叶,已经是木叶人了,他们一般以自己的居住地为范围,经营着各种各样的店铺,最多的是做熟人生意,而且,因为他们本就是木叶人,自带的店铺基本都是在黄金地段,无论是遇到什么节日,还是平时,都是不缺客流量的,十分的稳定,压力也不大。萧条的时候,也是木叶村最先扶持的一批。
萌宅千姬變 造福人類的喪
另一种,就是所说的常驻游商,他们做的最多的基本上就是一些批发业务,更多的是沟通木叶和外面的货物流通,基本是半固定的营业,而主要客户也是常客,一般是上面的本地商人,也有的是木叶村本身,木叶村民顾客也有,但是比例并不是,基本上像是一个沟通外界货业的办事点。
这种压力可就比本地商人压力大的多了,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因为货物运输问题而蒙受巨大的损失,能做这种商人的,外面要么有关系网,要么就是本身实力过硬,或者两者兼有。
虽然说木叶在商业这一块管制相当的优秀,基本没有恶性竞争,而且本地商人因为其安定性,竞争心也要比其他类型或者地方的商人要低,常驻游商生存的土壤还是很肥沃的。
而且,不得不说,木叶平民间的氛围是真的很好,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可能是经常会出现长期和平且少有战争波及到木叶村的缘故,木叶的平民总是会有一种淳朴和真诚。
但是,即便没有恶行竞争,这仍旧是一种风险非常大的商业模式,除了本身经营范围的风险,还有周围的风险。
原因无他,竞争太激烈了。
作为走南闯北的商人,他们对整个忍界的了解可能不如忍者那么透彻,但是知道的也远比普通人要多得多,他们很清楚,整个忍界,最适合生活的地方在哪里。
是的,几乎大部分的商人,除了对自己的故乡有特别的眷恋,或者没有那个能力,基本上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是向往着木叶村的生活。
而木叶也没有限制临时营业证的发放,所以,只要有能力为木叶牟利并且对木叶没有危害的,基本都能够得到。
而且,木叶还有专门为常住商人安排的聚居地和商业街,基本上,不用愁住的地方和店铺,只要安心做事就好了。
这也就让常驻游商在木叶的数量非常多,而木叶无论是民间和官方,需求量总是有限的,虽然会时不时的发布一些类似忍者任务的商业任务,但那基本都是超稀有的物资和资源。
而人多,需求确实有限的,那竞争既然激烈,也注定有些人是无法在木叶生存下去的。
最终就算有了临时营业证,也无法在木叶生活。
现在,她虽然可以留在木叶,但是能够留都多久,她也不知道,而且这绝对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多少比她商业规模还要大的商客在这方面折戟,她一个小规模的小商人,那难度更不用说。
虽然曾经带着自己的师父说自己是他见过的最有商业头脑和运气的,但是,商业就是实打实的计算,哪有什么运气,况且,她哪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够在木叶随随便便的扎稳脚跟。
虽说,她很想找到恩人,并且能够留在木叶,但是,现实就是现实,她这样出身的人,是不会有太多的幻想。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话是这么说了,但是要实现她还是有些忐忑的。
“我相信姐姐,到时候,等姐姐你安顿下来,我就去帮你打理草之国的生意,到时候,我给你供货。”
对此,青年却也没有盲目的自信,只是说出了一个相对可行的商业策略。
听到这句话,女子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诧然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而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却是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你……可真的是长大了啊!”
然后,看了好久,看到青年都以为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错话之后,女子才定定的说道。
而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则是闪过了那个在襁褓里嗷嗷待哺的婴儿。
现在那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怎么一眨眼就长成了可以担负起生计的男人了。
此时的女子,有些感慨,也有些恍惚。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村子里一点吃的都没有了,连种庄稼的种子都已经被吃干净了。
整个村子和死了一样静寂。
自己的父母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来了,应该是已经死在了去寻找食物的途中,和一干要好的叔叔阿姨们一起。
他们的村子,已经死了。
而她和还是婴儿的弟弟,估计熬不过两天了。
从战争开始的那一刻,他们这些人注定是要死的,弱者没有办法再战争中生存,甚至可能连动物还不如。
她也知道,从第十天父母都没有回来,她就已经知道了。
原本,她已经绝望了。
她已经做好等死的准备了。
甚至,她已经在白天能够看到那些坐在家门口,目光已经呆滞的大人,时不时的会将目光落在自己和自己弟弟的身上,尤其是自己的弟弟。
而那个时候,那呆滞而死气沉沉的目光,总是会流露出几分光彩,几分生的希望。
她知道,只要自己挨不过去,那么,这些人就会将自己和自己弟弟的尸骨吃个干净。
说实话,她不怪这些以前面目和善的大人。
毕竟,整个村子,只有她和她的弟弟是会最快死的两个。
甚至,死的快一些,还是他们的幸运。
那个时候,她虽然还小,但是却已经能够明白,一旦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会是什么样一片炼狱光景。
到时候,她们活着,也不过是被人当成是食物储备罢了。
其实,那个时候,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只是没有绝望罢了,只是很淡定的准备迎接死亡罢了。
只是没有想到,会出现那么一个人,原本她都没有寄希望了,那个少年,却是突然折返回来,用掩去所有人的耳目的手法,将干粮和钱全部留了下来。
里面几乎是可以支撑他们一个月的干粮,不,算上军粮丸的话,足够他们吃三个月的了。
權少搶妻:婚不由己
还有钱财,虽然不是太多,但是却足以让他们在另外一个村子定居下来。
一个相对贫穷,但是和平安全的村子定居下来。
那一刻,她的生的希望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当天晚上,她就带着弟弟逃离了已经没有希望的故乡,一路向着草之国的腹地而去,最终到达了现在她所在的村子,一个人迹罕至,但是民风淳朴的隔世小山村。
然后用那笔钱跑起了商,将弟弟拉扯大。
也有了好日子,并且还带着村子里的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而安定和有余裕之后,另一个念头却是不断滋生着,她要找到那个少年。
这段经商的时间,她也知道了,那个时候,那个少年头上带着的,叫做护额。
是忍者的标志。
而护额之上,有所属忍村的标志。
影帝的圈寵喵妻
那个少年护额上的标志,恰恰就是木叶村的标志。
是的,她知道,她的恩人,改变了她的一生的少年,不,现在应该是个男人了,是在木叶村的。
她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而她就是这样的,既然决定要做,就一定要去做,绝不会放弃,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她才能坚持下来,做起了只有男人才能做得跑商。
她也经历过无数艰难险阻,甚至生命危险。
但是,她终究是活下来了。
而之所以,她一直能够活下来,是因为,她总是没有办法忘怀那个时候,那个少年并没有言明,但是在眼神中传递出来的那几个字。
活下去!
或许,就在那个时候,就注定了她一定会来找他。
如果能够活下去,谁又愿意去死呢?
鶴舞神州 蕭逸
而无疑,是那个少年,点燃了她的希望,也挖掘了她所有求生的潜力。
可以说,如果没有那个少年,她早已经不在了。
哪里能够感受到那么多温暖,也哪里会有这么好的日子。
而现在,自己弟弟好像一瞬间就长大了,欣喜之外,她也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可以的话……
甚至,此时的她,心中还掠过了一个有些扭捏的想法。
名門隱婚:前夫,復婚請排隊 十二月
不不不!
说不定他已经……
但是,很快这个念头就在一阵慌乱中给被她给甩了出去。
“怎么了?姐姐?”
而这个时候,见自己的姐姐脸上突然有些发红,青年忙开口道。
我的農場在非洲
“没什么,只是姐姐有些高兴,你已经长大了。”
对此,女子直截了当的开口道。
只是语气之中,稍有些局促。
“那姐姐是答应了吗?太好了!”
而听到这一句,青年几乎是欣喜若狂。
那个时候,他是个婴儿,什么都不懂。
但是,自己的姐姐报恩的心思,他却是明白的,那些事情,他也知道,那个少年,他也知道。
刚才虽然有些抱怨,但终究只不过是初到繁华之地却无法享受的抱怨罢了。
他是全身心的支持自己的姐姐。
如果没有自己得姐姐的话,他早就已经死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村子的大伙儿还有花子之外,他就只信任自己的姐姐。
也只有姐姐对自己最好。
“是吗……你们,已经长大了啊。”
但是,还未等他再说些什么,一声感慨,忽的在两人的身侧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