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發文稱他和54名民工被欠薪112萬 公司指其詐騙

男子發文稱他和54名民工被欠薪112萬 公司指其詐騙

(原標題:“55名民工被欠薪兩年”續:公司稱涉工程尾款,住建局排查)

歐盟指控亞馬遜:自營業務利用優勢地位打壓第三方

近日,“哈爾濱市55名農民工討薪112萬元”一事引發關注。名爲黃愛明的男子控訴廣州宸輝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欠他和另外54名農民工工錢,“兩年未拿到”。

11月10日,廣州宸輝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宸輝公司)一名淩姓工作人員迴應澎湃新聞稱,該事件涉及到工程款尾款,而非農民工工資。他認爲黃愛明和該項目現場負責人趙銘文涉嫌詐騙,他將報警和走法律程序,用司法渠道解決問題。相關情況公司已向哈爾濱市香坊區住建局說明。


想讓衛星軟件不“軟” 給草根開發者提供的條件得“硬”

11日上午,哈爾濱市香坊區住建局建築工程管理科一位劉姓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住建局於2020年9月接到黃愛明相關投訴,黃愛明稱代表55人工人索要工錢112萬元。經過住建局調查發現,黃愛明屬於工頭,關於涉及到的款項屬於農民工工資還是工程尾款,還需要排查。

香坊區住建局前述工作人員稱,住建局告知黃愛明,要求相關農民工儘快來住建局配合調查,目前爲止共有11人來到局裏,涉及欠薪金額27萬多元,剩餘農民工暫未見到。“我們無法讓黃愛明代理覈對,因爲他沒有農民工相關的授權委託。”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黃愛明提供的《黑龍江昌和匯龍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十九街區園林景觀工程(民工工資單)》顯示,工人共計55人,工人總工資金額爲1126560元。該工資單上按有廣州市宸輝裝飾工程有限公司項目經理趙銘文手印和簽名。

據香坊區住建局工作人員介紹,雙方之間存在較大糾紛。目前廣東宸輝公司財務人員前來和該項目的現場負責人趙銘文對賬,存在爭議的款項爲57萬元。此外,仍有幾處存在爭議:首先,廣州宸輝公司將現場工作分包給趙銘文,但雙方間沒有簽訂合同。趙銘文的身份存在爭議;其次,趙銘文給農民工打下112萬元的欠條,並讓農民工向公司索要。但該公司在哈爾濱的負責人只有趙銘文一人,暫無法對農民工具體工資進行認定。

輝瑞新冠疫苗聲稱保護效力90% 中國還要等多久?

目前,住建局初步將趙銘文認定爲廣州宸輝公司的項目經理,雙方有爭議的金額加上工程質保金共有97萬,與農民工討薪的金額不相符。廣州宸輝公司對55人、112萬元的情況不予認可。

住建局以欠薪企業網上通報預警通知書的形式告知廣州宸輝公司,要求其按照國務院今年5月下發的《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第30條規定,先行清償這11人27萬元的農民工費用,之後再根據相關情況進行追償。

此前報道

慘烈殺豬盤?5倍大牛股突然崩了:連吃三個跌停

近日,“哈爾濱市55名農民工討薪112萬元”一事引發關注。名爲“農民不低下”的微博網友發文稱黑龍江昌和匯龍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發包給廣州古藤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現名廣州宸輝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的項目拖欠薪水近兩年。

11月9日,哈爾濱市香坊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農民工調解室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他們正辦理該事件,廣州古藤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是外地企業,欠農民工錢,相關部門已將該公司在省內掛上失信名單。農民工薪資將由施工總包單位先進行清償,再向相關方進行追償。

20款寶馬X5加版3.0T 科技經典越野新國六

農民工稱討薪近兩年未果

“既然選擇打工幹活,苦和累不可怕。無休止的拖欠工錢,纔是真可怕。”前述發文網友、農民工代表黃愛明11月9日告訴澎湃新聞,他是湖北人,長期在黑龍江打工。他曾在廣州宸輝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景觀工程項目做瓦匠,項目於2018年交工,但他和另外54名農民工兩年多沒拿到工錢。“今年發生疫情,我們更沒有工程可做,生活困難。”

又一款高精度定位汽車來了 小鵬P7搭載千尋位置時空智能

黃愛明提供的一份《分包協議》顯示,項目發包人爲黑龍江昌和匯龍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分包人爲廣州市古藤裝飾工程有限公司。

金融科技縱深化,薩摩耶數科助力金融機構降本增效

他提供的《工程竣工形象確認單》顯示,“十九街區園林景觀工程”工程驗收合格,具備結算竣工條件。該確認單蓋有廣州古藤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章,落款時間爲2018年8月15日。


醫療展區火爆 進博會釋放中國新機遇

工程竣工形象確認單。 受訪者供圖

他提供的《黑龍江昌和匯龍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十九街區園林景觀工程(民工工資單)》顯示,工人共計55人,其中瓦工17人,力工15人,園林工人21人,園林技工2人。工人總工資金額爲1126560元。該工資單上按有廣州市宸輝裝飾工程有限公司項目經理手印和簽名,落款日期爲2020年1月20日。

民工工資單。受訪者供圖

黃愛明說,目前他們仍未收到薪資,也沒有收到關於何時發放薪資的通知。此外,他們查詢天眼查信息發現,涉事公司於2020年10月將註冊資本從1000萬元變更爲100萬元,他擔心,如果該公司註銷,討薪會更加困難。

魔術師的第六杆147視頻獻上! 官方第160杆滿分

住建局:涉事企業被列入失信名單

前述香坊區住建局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企業欠的錢,企業自身需要支付。“現在(公司)賬目已對完,我們也給公司下達了相關通知,將其在黑龍江省內掛上失信名單。但目前只能在黑龍江省內給該公司掛失信,全國範圍內暫無法做到。”

巴西新冠疫苗志願者死因是自殺,多方建議恢復測試

他表示,住建局已通知甲方公司,讓甲方通知該項目現場負責人回哈爾濱處理好農民工被欠薪相關事宜。“55名農民工我們目前見了11人,(公司)先會對11人進行工資發放,剩餘的工人需要前來覈對,再進行工資發放。”

關於欠款原因,前述工作人員表示,項目幹賠本了,並未支付款項,導致現在總包單位需要負總責。“按照《保障農民工工資條例》相關條例,目前施工總包單位先進行清償,把這筆錢付了,之後再進行追償。”

國務院發佈的《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第三條規定,農民工有按時足額獲得工資的權利。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拖欠農民工工資。條例第三十條規定,分包單位對所招用農民工的實名制管理和工資支付負直接責任。施工總承包單位對分包單位勞動用工和工資發放等情況進行監督。分包單位拖欠農民工工資的,由施工總承包單位先行清償,再依法進行追償。該條例自2020年5月1日起施行。

9日晚,黑龍江昌和匯龍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該項目兩年前已經竣工。公司早已結清施工單位工程款。

澎湃新聞多次致電廣州宸輝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暫無人接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