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0ce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秦時小說家 ptt-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侍寢閲讀-33uq3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公子,今日王城论事这般久?”
临近戌时,周清才从寿春王城中归来,算着时间,几乎在王城中停留了一整天。
行进偏厅,雪儿近前宽衣,同时好奇一语。
“商议的事情比较多,自然时间久了。”
“你们都吃过了?”
今天议事这般长,一桩桩的事情相当多,除了下江南的事情,还有对于六十万大军调遣的事情。
还涉及接下来的齐国之事。
看似不多,实则一一谈论下来,就相当耗费时间了。
从弄玉手中接过茶水,喝了两口,这个时间点,往常的话,雪儿她们应该吃过了。
虽然位列玄关,炼气辟谷,对于外在食物的需求不大,但习惯成自然。
“公子,你还没吃吧。”
“那就还和往常一样?”
云舒正呆在偏厅内看修炼经文,自己资质一般,只能够抽空看看,趁着姐妹们都在,也好给自己讲解一下。
观公子归来,连忙放下手中书籍,笑语近前。
“嗯,来点楚国的米酒吧。”
周清颔首。
姑娘,下手輕點兒 魏小聊
按照如今大秦的风俗,一天有两顿正餐,其余吃食算是点心、夜宵之类。
自己晚上倒也吃上一些,反正很方便。
“师兄,我们还要在寿春停留多久?”
“整个城都是空空的,好是无趣。”
青衣少女正无趣的盘腿坐在软榻上,无尘剑横立双膝之上,一缕缕晶莹的青色光晕环绕,孕养着剑器。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殆火
自己都待在手持好久了。
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
连江陵都比不上。
“再等上半个月左右吧。”
“接下来王城议事估计不少,你们闲着没事,去楚国淮南一地逛逛。”
“那里水网密布、山川秀美,还是不错的景致。”
略整衣衫,周清笑语行进软榻,这个时候还离不开寿春,怎么说自己也是彻侯之位。
军政文武虽说有没有自己参与都一样。
但王兄就是不放过自己。
“还在生闷气呢?”
软榻里侧,焰灵姬正一袭单薄的赤焰裙衫着身,单手随意把玩着一缕火焰。
自己归来 也不做声 见状,一语落下。
“你的性情就和这团火一样。”
“时而赤焰飘舞 时而温顺如水 火魅力场的修行不需要着急。”
玉仙 荒野獵人
“可还记得我传授于你的《洗髓经》,那门玄功非是攻伐手段 但你若是修炼圆满,对火魅术来说 有极大的好处。”
“起码能够令火魅力场无惧《御剑术》第二重玄关。”
修行的事情本就急不得。
周清拉起静默不语的焰灵于怀中 不住摇头而笑。
小性子倒是越来越足了。
踏破星河 郭雀
“《洗髓》的修炼也很难的。”
对于《洗髓》经文,自然一直在修行,可那卷经文,和《易筋》不同 对于清净之心的要求极高。
自己也就初入门径。
想要圆满 怕是不太可能了。
“修炼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再有些时日,罗网那里应该就传来消息了,说不准你的机缘就到了。”
火魅力场的道路,自己可以推演出来。
但焰灵却不能够堪破那一步,如同自己能够创出许多修炼法门 却很少有人将其修炼圆满。
道家天宗的经阁内,修炼入玄关的法门何其多 可千百年来,也就寥寥些许人做到。
我在英倫當貴族
先天、化神的境界 自己还能够外力相助,直接破开。
玄关的层次 能够自己突破最好了 自己走的路 感觉是最深了,不至于那般虚浮。
“公子,今夜我伺候您吧。”
焰灵姬轻哼一声。
万一接下来找到的那些浮屠之人也不合适呢?
自己的火魅力场真难。
淌洋在公子怀中,心有所感,别有深意一语。
“你啊。”
“即如此……,雪儿,今夜你也侍寝吧。”
首席強制愛:獨寵億萬新娘 何所冬暖
“你们两个的力量能够冰火贯通,也是不小的巧合,有本侯助力,混元无极,修行的更快。”
就知道寻找捷径。
周清屈指落在焰灵的眉心上,想了想,看向旁边不远处正在整顿木案的雪儿。
“是,公子。”
雪儿那精致的雪肤神容上,为之浅浅的红晕浮现,侍寝公子自然习惯了。
可每次和焰灵姐姐一块侍寝的时候,焰灵姐姐总是喜欢捉弄自己,真是……讨厌。
“哼!”
没来由的,软榻一角传来一语。
闻此,周清瞥了小丫头一眼,装作没听见。
******
“这里便是云梦大泽?”
秦王政一行王车出寿春,在淮南之地随意行走,遵从大王之令,便是驾临云梦泽。
夏日初晨,烟波浩渺,云雾升腾,金光穿梭其内,映照万道骄阳,秦王政登临一处丘陵山巅,极目而视,赞叹一语。
霧隱忍者傳
“无论舆图,还是沙盘,终究没有亲自一观畅快。”
“寡人自幼长于邯郸,而后便是咸阳,东海、南海之地,一直期待,眼下是无法一观其盛况了。”
“想不到这不过海域一隅的云梦大泽都有这般气象,真不知海域如何?”
玄色常服着身,秦王政双手背负身后,眺望极远处,再一次感叹,自己很少见大湖泊。
这处云梦大泽,堪称己身所观最大的湖泊了。
虽有心一览南海乃至于东海盛况,终究眼下没有那个机会,将来还是可以一观的。
“海域之盛,千万倍于云梦大泽。”
“待平定齐地,驰道通行,大王自可一窥。”
云梦大泽与海域广袤相比,自然没有可比性,但两者内蕴各有千秋,周清旁侧而立,也是一语。
“未曾灭楚之时,寡人常思,何以楚国拥有淮南、江南那般丝毫不逊色中原的土地,却一直想要北上。”
“这一次,寡人算是明白了。”
“五岭天险,百越遗族,还真是棘手的麻烦,从沙盘上看,南海单手可下。”
“不知道真正的南海距离此地又有多远。”
秦王政笑语。
说着,不自觉的看向南方所在,最南端,则是南海所在。
“丈量而观,当如从此地前往阴山草原之远,数千里?”
“或是更远!”
王翦在侧,对于海域盛况,击溃燕国的时候,自然领略过,同云梦大泽相比,超越云梦泽不知几何。
至于南海,现在的舆图和沙盘都是典籍、古图合力制成的,谁也不清楚到底有多远。
总归起码数千里,乃至于万里之遥。
“诸夏何其大!”
“大秦何其幸!”
“寡人……重担也。”
秦王政长长的呼吸一口气,无论是上古人皇,还是三代共主,谁统御的疆土能够超过大秦?
那是大秦的荣耀。
也是自己接下来的责任。
大秦未有东出的时候,处理政务自己每天都要到深夜,果然接下来一统天下。
怕是彻底不得空闲了。
“是大秦的幸事。”
血狼 我愛123
“也是昊天对于大秦的考验,一统天下虽难,可长治久安更难。”
“有着诸国残留之人,再加上春秋以来的诸般乱事,长治久安更难。”
周清亦是叹语。
知晓岁月的进程,历经岁月的进程,方知大秦之不易,往前,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存在。
往后,只有披荆斩棘,硬生生的开辟出一条道路。
关键在开辟的过程中,还时不时出现许多阻碍之力,拉扯着你,不让你继续开拓。
灵渠!
目下还没有出现,史禄同郑国已经实地考察去了,它的修建固然是为了攻伐岭南顺利。
也是为了大秦更好的掌控岭南。
接下来大秦一统天下,相类似的大工程还有好多,那都需要大秦亲自处理。
处理好了,一切无忧,是该做的。
处理不好,保不准又出现什么新的问题。
一语落,诸人皆沉默。
那个问题……东出之始,距离他们还有些远,现在一步步靠近的,他们身为大秦之臣,同大秦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自当希望大秦绵延万世不坠。
“一统天下!”
“长治久安!”
“寡人会做到的。”
秦王政亦是有些沉默,那个问题在灭魏之后,自己就想到了,灭楚之后,更是一股别样的危机感。
如王弟所言,大军扫六合,不算太难。
可长治久安?
何以长治久安?
大秦该如何长治久安?
面对崭新的诸夏,大秦又该怎么做?
法行天下?
儒之教化?
韩非当年对自己所言,自己记得很清楚。
也许是一条不错的道路。
“大王!”
“护国法师东君大人求见!”
正沉吟大秦未来的道路该如何定下之时,不远处卫尉李仲朗声一语。
“嗯?”
周清好奇,本能得看将过去,不远处,的确是东君焱妃。
“东君!”
“允。”
秦王政思绪归来,摆摆手,阴阳家东君这时求见,想来有要事。
“见过大王!”
尊贵华丽的暗蓝色长裙摇曳,如故妆容,浑身上下,别样的气韵扩散。
阴阳道礼,脆语缓缓。
“东君!”
“这般求见,莫不有要事?”
此行南下寿春,随行的护法只有阴阳家一行人,天宗宗全子坐镇咸阳宫。
对于东君,还是了解的,一般非有要事,不会叨扰自己的,今日这般,有些奇异。
“大王!”
“东君前来乃是为大王进献一物,此物虽寿春被攻破流散,不过……终究还是回来了。”
东君焱妃颔首,并未左顾言他,一边说着,便是从身后的一位随从手上接过一物。
那事物——长条状的木盒形体,通体精致,密封完好,劲力运转,双手捧起,看向秦王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