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y7s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笔趣-489.魅女蛇(雙十一,快樂?)鑒賞-o7s5t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王七麟就不信了。
自己推断还能错的离谱?
金路光之妻金氏在这善堂被发现,善堂里又有一个与金路光之子小名一样的孩子,这孩子能与金路光没有关系?
他正要再分析,谢蛤蟆说了一句话:“这孩子是个寻常人家的小孩,他没有被易容,可是仔细来感知的话,他身上还真是有点妖怪的气息。”
徐大好奇问道:“道爷,妖怪有啥气息?”
谢蛤蟆对王七麟招了招手,道:“你过来仔细感知,看、嗅,应该能感知到这股气息,然后你来告诉徐爷。”
沉一说道:“这还用感知吗?阿弥陀佛,这孩子肯定被妖魔缠过,你们闻他身上的味,没有妖魔那些东西的味道吗?”
徐大仔细闻了闻,说道:“只有一股骚臭味,妖魔的味道就是骚臭味吗?”
沉一说道:“那是他衣裤的味道,喷僧说的是他身躯的味道,山精水怪的味道。”
王七麟凑近仔细看孩子的样貌,凝视之下隐隐约约的感觉他的面容带着点恍惚感;他又嗅孩子身上气味,逐渐嗅到一丝淡淡的草木味。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沉一说的不错,山精水怪有独特的味道。”
王七麟问道:“是草木味?”
谢蛤蟆抚须笑道:“不错,正是这股味道,鬼也有味道……”
“香烛味。”向培虎说道。
谢蛤蟆笑着点点头。
但很快他的面色又凝重起来:“这孩子被妖怪施过法术的,且与妖怪一起生活过,所以身上遗留有妖怪气息。”
“可是山精水怪味道不同,水怪带腥气,兽妖如狐妖蛇精应当带臊气,他身上却是一股草香气,这应当与草木妖相关,怎么回事?”
王七麟说道:“这不是问题,可能金氏这条美女蛇就是带草木气息呢?反正这孩子正是金路光和美女蛇之子,是吧?”
谢蛤蟆意味深长的说道:“七爷,美女蛇和人,能生出孩子来吗?生出的孩子会是与人的血脉一般无二吗?”
王七麟一怔,猛的打了个激灵。
他将自称‘三姨奶’的老妇人叫来ꓹ 说道:“大娘,你应该记得金路光小时候的样子ꓹ 对吧?那你仔细看这个孩子,他与金路光小时候像不像呀?”
老妇人端详孩童的样子,又闭上眼睛去回忆过往ꓹ 最后为难的说道:“官老爷您恕罪,老太婆实在记不太清金路光小时候的样子ꓹ 不过老太婆觉得他们不像,金路光从小到大样子变化不大ꓹ 这孩子长得一点不像金路光。”
王七麟对胡毅招手ꓹ 说道:“去找金慕汝的衣裳来,再把金路光左邻右舍叫过来。”
胡毅点头。
这孩子身上有妖怪气息,被妖怪施过法术,可是他现在没有易容也没有被妖怪用了改变容貌的法术,那这就是他的本来相貌了。
那他的相貌怎么会与金路光一点不像?
但根据胡毅调查,根据金家左邻右舍反应,以前金路光父子相貌还是挺像的。
为什么?
王七麟心里的猜测是:
这孩子不是金路光亲生儿子ꓹ 美女蛇和人生不了孩子。
所以她可能在生产时候偷了一个人家刚生的孩子,并在孩子身上用了改变相貌的法术ꓹ 让外人感觉他长得和金路光很像!
今夜的怀庆府分外热闹。
但胡毅的手下还没有回来ꓹ 九六跑回来了ꓹ 然后往王七麟跟前一跳又往来路跳ꓹ 冲他甩甩头使了个眼色:爹,跟崽走!
王七麟挥手道:“找到美女蛇了ꓹ 先去找她。”
洛水看的很羡慕:“灵兽真好ꓹ 太聪明了ꓹ 如果我能养一只灵兽多好,天狗和玄猫都可以ꓹ 都很好。”
徐大嘀咕道:“有万物之灵级的去毛遂自荐,你又让滚。”
沉一怼他:“阿弥陀佛,你那是想毛遂自荐?你那是想自荐枕席,喷僧都不稀的揭露你。”
九六摇晃尾巴、摇摆屁股快活的带路,带着他们去了衙门方向。
胡毅见此说道:“奶奶的,这美女蛇还挺会找地方,她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呀。”
衙门夜晚大门紧闭,王七麟点点头,徐大一个箭步冲上去起跳开踹。
沈三也是一个箭步上去从虚空将徐大拦腰抱了下来:“徐爷你可冷静点吧,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攻打衙门?里面又不是没有门房,敲敲门就能解决的事!”
西遊封印師 寫作小白龍
他正说着话,衙门大门打开,辰微月面无表情的从门内往外看。
飞僵办事,从不拉稀摆带,更不拖泥带水。
有人随口问道:“刚才这门一直关着,天狗从哪里进去的?”
立马有人接道:“蠢,肯定是狗洞子钻进去的!”
九六歪头看向说话的人,它耷拉下狗脸往后退了退,一个助跑凌空踏步,跟飞起来一样轻松越过院墙。
落地后它又回头怒视说话人一眼:老娘是灵兽!
乌拉拉一群人进衙门,值守的衙役吓一跳,他急忙戴上官帽冲出来问道:“什么人……”
“听天监,你们衙门里头有妖怪。”胡毅喝道。
衙役借着灯笼光芒看清他的样子,急忙陪笑:“原来是胡大人,您请进、快请进。”
八喵从一处阴影中踱步走出,向着别院内的一处偏殿点点头。
这时候小小的偏殿里亮起了灯光,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窗棱纸上。
無限復制
王七麟喝道:“金氏,你不要再跑了,现在这里已经被本官包围了,你只有坦白从宽这一条路可以走,其他的路都是死路!”
屋子里响起一个虚浮的女声,说道:“听天监名不虚传。但奴家又是做了什么恶,你们竟然要苦苦相逼?”
“奴家的道行,已经自废了一半,难道诸位大人非得要奴家的命才行吗?”
王七麟说道:“你有没有作恶,你说的不算,事实才算!金路光是怎么疯癫的你最清楚,别告诉本官此事与你无关!”
美女蛇幽幽的说道:“郎君的疯癫的确与奴家有关,却是他咎由自取,奴家并未害他性命,也并未害任何人的性命,又是何罪之有,值得听天监苦苦相逼?”
王七麟道:“咱们别在这里绕圈子了,你索性直说,你和金路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美女蛇推开了窗户,露出与人无异的上半身。
单看她褪下蛇皮上的样貌便很漂亮,看到真人更是美貌。
而且此时她刚刚受过大伤,身体虚弱,面色发白、唇无血色,目光流离、气质哀婉,皎洁的月光照耀在她身上,更显我见犹怜。
在场的男人都很想将她搂在怀里呵护一番。
王七麟却不为所动,他在心里默默的说:我对我家娘子一往情深!
八喵看着美女蛇舔了舔嘴唇,一直冷眼旁观的九六上去来了个恶狗扑喵将它摁倒在地并张开嘴叼住了它脖子。
王七麟赶忙上去将它拖开,低声道:“你误会八喵啦,猫是蛇的天敌,猫看到蛇就想吃它们,八喵刚才不是垂涎她美色,是垂涎她的美肉!”
八喵急忙点头:喵爷正经猫呀!
遭到王七麟质疑,美女蛇并没有说话,只是孤独的伏在窗台上呆呆的看月亮,面露凄楚、神色迷离。
一群大老爷们躁动的很。
谢蛤蟆不屑的一甩袖子道:“无量天尊,都说狐族有媚术天下无双,老道倒是觉得你美女蛇一族也不遑多让,叫你们为美女蛇有失偏颇,应当叫你们为魅女蛇。”
听到谢蛤蟆的话,众人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这美女蛇应当是在用媚术蛊惑众人。
但大家伙不在意,继续抻着脖子看。
被漂亮女妖怪魅惑的机会可不多。
徐大以前的梦想就是有女妖来魅惑他来夺他阳气,可惜一直未能如愿。
胡毅想好好表现一下,他喝道:“你若是有冤屈就跟王大人和徐大人说,别在这里卖弄风骚、招蜂引蝶!”
鬼寢 請叫我路人
徐大摆摆手说道:“不着急不着急,咱们今晚有的是时间,让她慢慢卖弄啊不,让她慢慢说。”
王七麟皱眉道:“美女蛇,你收起媚术吧,这对我们没用。而且你要用媚术对付我们,那请认真一些,好歹把你那条大长的蛇尾巴收起来吧?”
美女蛇凄楚一笑,道:“大人误会了,奴家没有用媚术,不过你那些下属看奴家的眼光真让人害怕。”
王七麟回头去踢人:“你们看什么看?丢人现眼!这是一条蛇啊,你们也想做草莽之臣?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蛇的构造跟其他妖怪不一样,它们只有一个泄殖腔!”
“什么是泄殖腔?”沉一好奇的问道。
王七麟说道:“这它娘是重点吗?咱们今晚是来上学的吗?给我看住这条美女蛇,她是个害人精!”
美女蛇叫道:“大人此言差矣,奴家没有害过人!”
王七麟冷笑道:“你有没有害过人,我说的不算,你说的也不算,事实说的才算!本官问你,金路光呢?”
美女蛇委屈的泪光盈盈:“奴家怎么知道?都说他被害死了,可是奴家也没有见到他的尸首,奴家听说他尸首在码头用酒水给泡上了,奴家有心想去看看,却又不敢去。”
“为什么不敢去?”
獸寵若驚·壞小子,別這樣 miss_蘇
美女蛇更委屈了:“奴家对酒水泡的东西深怀恐惧,因为奴家有许多同族就被你们人给泡酒了!”
王七麟问道:“你为什么嫁给金路光?又为什么会把他弄的疯疯癫癫?”
说到这个话题,美女蛇脸上露出凄楚之色:“奴家嫁给他,是因为他是兰若寺中见到奴家的书生中,唯一一个不害怕的,还愿意接受奴家的。”
“奴家家在兰若寺,在那里修炼许多年,断断续续见过许多书生,奴家饱受圣贤书熏陶,一心想嫁给一个书生去做贤妻良母,为他相夫教子。”
“可是每次奴家露面,刚露出上半身的时候,书生们一个个流口水,等奴家露出下半身,一个个又流眼泪……”
说到这里她冷笑一声:“叶公好龙,书生好女鬼妖狐,一般道理!”
王七麟道:“书生们都见过你?那怎么城里没有关于你的传闻?”
美女蛇情绪低沉的说道:“奴家没有因为他们害怕就害死他们,而是会用失魂咒让他们失魂落魄个两三天,等到他们恢复正常就会忘记奴家的身影。”
“但金路光不一样?”王七麟问道。
美女蛇苦涩一笑:“他不一样,他看到奴家后只是大感惊奇,后来他给奴家念书,奴家给他磨墨添茶,最终互生爱慕,结成夫妻。”
“最终天道可怜,奴家修为有成化为人身,我们便搬离了兰若寺,去城里租房而住。夫君念书科考,奴家则去做女红赚钱养家。”
“可是等夫君真考上了举人,他的心就变了,他对奴家的出身始终是在乎的。”
“一个书生与妖怪情投意合、缠缠绵绵,这是美谈;一个官员若娶妻为妖怪,那是朝廷大忌!”
沉一愤懑的说道:“阿弥陀佛,仗义每从比丘僧,负心多是读书人!”
胡馬 鄒曉春
徐大和徐小大兄弟俩生气了,异口同声的说:“人家夫妻感情问题,关你个和尚什么事?”
半緣修道半緣君 彧小羽
吞口往旁边挪了挪,在心里默默的说:打起来,打起来,沉一你别怂,来一套疯魔杖法整个全活,把他们兄弟俩整一整。
沉一却摸了摸光头:“对啊,这关喷僧什么事?唉,男人女人在一起就是麻烦,你看咱们一群男人在一起多好。二喷子,咱俩以后永远在一起吧,不要娶媳妇了。”
徐大面色惨淡的说道:“高僧你饶了大爷吧,大爷还得给我徐家留个后呢。”
沉一大方的说道:“那等你留了后,咱们再在一起不就行了?”
王七麟冲他们瞪眼:“都闭嘴,办案呢!”
美女蛇看向王七麟:“若我夫君想要出仕为官,朝廷会允许他娶一个美女蛇为妻子吗?”
王七麟说道:“本官觉得这没问题,只要你不祸害百姓,朝廷不会管你的。”
美女蛇诧异,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
王七麟还能怎么回答?他自己家的娘子还不是个妖怪?而且还是个大妖怪呢!
在这件事上他的屁股是歪的,歪的光明正大。
美女蛇愣了愣,然后悠悠的吐了口气:“可惜,我家夫君不是这么想的。”
“他与奴家在一起的时候,曾经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说他永不负我,若是负了奴家,奴家可以取他性命。”
“可是当他取得功名后立马要负了奴家,奴家却不舍得取他性命,反正人生短暂,奴家便用失魂咒迷了他的心神,但还是照顾他,让他活命。”
说到这里她看向王七麟,问道:“这位大人,若说奴家有罪,那奴家的罪便是爱上了你们人族男子,可是这罪名很大吗?要以命相抵吗?”
王七麟摇头:“不。”
美女蛇微微一笑。
王七麟继续说道:“你不止这点罪过,胡大人,你的人还没有把金家的邻居叫来吗?”
胡毅撒丫子跑出去,然后很快高兴的跑回来:“叫过来了,但他们没得到你的许可,不敢进来。”
幻殺 絕對思琴
王七麟说道:“给金慕汝穿上他家里的衣服,带到我身边来,再让邻舍们进来看他的背影。”
武霸乾坤 而消
呆傻孩童被换好衣服带了进来,美女蛇顿时关闭窗户不再现身。
邻舍一行人满头雾水的进门,他们看向孩童背影,顿时有人低声道:“咦,是小汝在这里。”
王七麟对窗户喊道:“甘淑儿,你不出来看看你儿子吗?”
美女蛇倚在窗户上不言不语。
王七麟笑道:“噢,本官说错了,这不是你儿子,其实你没有怀胎,或者你是怀了个死胎,是吧?”
美女蛇身影一晃,窗户又被推开,半截皓臂伸出,但紧接着又收了回去。
王七麟说道:“胡大人,去查金慕汝出生那一日城内是不是还有谁家孩子出生但却丢了孩子?如果城内没有,就把规模扩大一下,搜索周围乡村有没有这种事,或者那几天有没有这种事发生。”
胡毅没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眨眨眼说道:“卑职遵命,天亮便去调查!”
王七麟说道:“这调查不难,怀庆府是小城,城内百姓多多少少互相认识。”
“你找画师把这孩子的相貌画下来,要画的精细一些,将画像四处张贴,寻找与这孩子相像的人,很快就能找到他真正的亲戚。”
胡毅恍然,道:“大人,高啊!”
窗户又打开了,美女蛇淡淡的说道:“算了,不必这么麻烦了……”
“娘,娘。”看到她的侧脸,呆傻孩童顿时激动的往前跑,“娘,我不是小汝,我不是金慕汝,我是金慕楚,娘说是金慕楚,我是金慕楚……”
王七麟抱住孩童交给徐大,对美女蛇说道:“金慕汝,金暮楚,哈,这名字倒是有点意思。”
“一个是爱汝慕汝,一个是朝秦暮楚!金路光有了别的心上人?他移情别恋了?”
美女蛇面色微变。
见此王七麟猛的喝道:“美女蛇,你不是甘淑儿!甘淑儿也是一条美女蛇,但却已经死了,你取她而代之,是不是?”
“所以金路光总是说他妻儿已经死了,又说他妻子死了儿子被人拐了!”
“他知道你不是他妻子甘淑儿,你平时只是保住他性命,并不管他的安危和生活,因为你对他压根没有感情。”
“还有这孩子,他是甘淑儿偷来的,甘淑儿以妖术改变他容貌,让他长得像金路光。”
“后来甘淑儿没了,你取而代之,对孩子没有感情,便将孩子恢复正常容貌并同样迷惑心神让他变得疯疯癫癫,然后送入善堂!”
逃妃你玩不起
“说,甘淑儿是不是被你所杀?!”
美女蛇咬咬牙道:“大人此言差矣,你休要污蔑奴家,奴家便是甘淑儿!”
王七麟说道:“邻里都说,甘淑儿早年对儿子爱如珍宝,后来怎么会把他送入善堂?金路光可以朝秦暮楚,你可以对他用失魂咒,可是怎么会用同样残忍的手段去对待曾经珍爱的儿子?”
“难道你精神分裂了?”
最后这句话是他调侃美女蛇的,可是说完之后却是一愣。
他心里突兀的出现一个猜测:
不是精神分裂,会不会是人格分裂?
他吃惊的看向美女蛇:“你体内有两个魂魄,一个是甘淑儿,一个是另一条美女蛇……”
“我就是甘淑儿!我才是甘淑儿!”
美女蛇像是抓狂了一样叫道:“最早就是我与光郎相恋的,可是我最后渡劫成人的时候,我所在那棵树也生出灵智,但它不去修炼,而是趁我魂魄受损、心智残缺的时候夺了我的身躯!”
沉一叫道:“就是那棵高榕树?”
美女蛇怒道:“就是它!它取我代之,与光郎一起生活。”
“但这身躯终究不是它的,它无法与光郎生下孩子,孩子很早就流掉了,但它欺骗光郎,最终找了个时间看到城里有人家产下孩子,它便偷走孩子当做自己生育!”
美女蛇说道:“我一直躲在身躯的上丹田中默默修炼,最终恢复修为夺回了我的身躯,我何罪之有?”
这番话一出,众人目瞪口呆。
谢蛤蟆抚须道:“无量他个天尊,难怪这孩子身上的气息带草木清香。”
“老道就说古怪,按理说美女蛇的气息应当与狐妖蛇妖等一样带兽味,原来作用在这孩子身上的法术是个草木妖所为。”
“嘿嘿,这次老道可没有翻车。”
得意之下,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
他尴尬的闭上嘴巴偷瞄左右,发现没人注意他的话这才松了口气。
但地上八喵和九六在仰着头鄙视他。
王七麟说道:“你既然夺回了身躯,为什么还要把金路光弄的疯疯癫癫?”
接着他一拍手:“我明白了!朝秦暮楚!你痛恨金路光移情别恋,你认为金路光爱过了那个树妖!”
美女蛇冷冷的说道:“没那么简单,我要夺回身躯控制权是耗费过许多力气的,金路光知道了事实,知道占了我身躯的是树妖,可是他知道事实后做了什么?”
“他竟然联合树妖来对付我!他与我有过海誓山盟得!他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可是他最终却为了保住树妖,去对付我!”
美女蛇说到这里泪水流淌:“你们说,我后来只是迷惑她的心智而不是杀死他,算不算过分?”
一行大老爷们对视一眼,纷纷嘀咕:“好像不算过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