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西瓜皮大盟主-第三百四十三章:夏氏一族(2)鑒賞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系統啊我真没想当系统啊
夏西(上一句话是夏南说的,打字错了)这才明白过来,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咱们这里边,谁都不是他厚字辈的人。
他管天管地,管得了我们?到时候要他真去工厂抓我们,那我们就打死也不跟他回去,看他能怎么办!”
“说得对!我们死都不回去!说真的,我妹和我弟每次看见人家吃糖水,都羡慕得紧,怎么拉都拉不走。
糖水才多少钱?一毛钱一碗,就这,我都买不起……”因为口袋里没有一毛钱而闹心的夏北说。
夏南点了点头,想起自己的情况,也吐槽道,“我不也一样?兜里一毛钱都没有。
衣服就夏天发两身破的,冬天发两身旧的,还都丑得不行。
每次出去都被别人比下去,烦死了。”
有人开了头,很快,小团体之间的唠嗑就变成了最夏氏一族族长的讨伐,其中还夹带着对自己境遇的不满。
烈日当空,地上的青砖都能感觉冒出腾腾的热气。
这一个葡萄架上,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是郁闷而烦躁的。
他们空有一身力气,却穷困潦倒,过得比天元部落的残疾人都不如。
毕竟残疾人还能靠自己的劳动挣钱,而他们却只能被所谓的夏氏一族的族长一句话,喊来晒太阳。
一晒晒一天,啥事也不让干,也不管饭也不管水。
“天天在这里伺候他,能有个屁钱?!”
“他每个月就发那一点大米,够谁吃?而去!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大米啊!”
“还去伺候他?我都受够了!我一天都不想呆了!明天我就不来了!”
“对啊!以前上学的时候,我还能藏一点吃的回来给我老娘尝尝鲜,可是后来,他连学都不让我上了!”
“上学又不收钱,还管吃管喝,他凭什么不让咱们去?”
其中一个叫陈良俊的人仔细听着这些人的小声叨叨,他突然感觉,时机到了!
大首领交代给他的任务,可以开始了!
于是他开始带头小声嚷嚷起来,并时不时的插上一句话。
“他缺人伺候吗?每天几百个人围着他转,他要那么多人干嘛?以为还和以前一样伺候吗?
以前靠他分食物也就算了,可是难道我们没出力帮忙捕猎帮忙采集野果吗?
这也就算现在大家的食物都是大首领发的,凭什么收走我们的食物?而且还不发全?”
“是啊是啊,别的氏族的人都是自己去领,顶多交一点给以前的首领,他倒好,全归他了!
他凭什么?说真的,咱们现在的日子,还不如之前呢!之前起码天天有肉吃,现在天天大米饭就咸菜!”
“对啊,对啊,肉两三块钱一斤,我们也买不起,这是为啥?还不是他们不让我们去工厂做工挣钱?!”
“要是我们能去工厂做工挣钱,别说自己买肉吃了,人家工厂有鱼有肉有菜,丰盛得很,大米饭还敞开吃!”
“咋了,这食物是他种的?还是他去山上抓来的?还是他夏大族长去山上采集来的啊?
都不是,是人家天元部落大首领给的!都是人家天元部落农业部的人种出来的!”
“一定是他欺骗了大首领,大首领不知道我们现在日子难过得很。
只要我们把他做的坏事告诉给大首领,那我们就能和其他人一样过正常的日子!”
“我都问过我宿舍长了,就麻玄宿舍长,你们晓得不,以前搞麻绳那个麻部落的。
他说了,在制衣厂里干活,每个月能有80块钱!
这80块钱,还是打底的,要是愿意加班,每个月拿100块钱,都没什么问题。
在他这里干,不仅没钱,还要受气,谁愿意干谁干,反正我不干!”
“对!我们的房子都快分下来了,到时候我就去工厂做工,再也不来他这里来!”
越来越大的动静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也把房间内夏厚金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住了。
陈良俊看着氛围越来越好,也看着屋内的人似乎打算出来看看,他知道,不能再等了!
于是振臂一呼,“我们去找大首领告状去!我们要去工厂做工!我们要自己拿工资!我们要自己领米!”
他不说还好,一说整个队伍都沸腾了。
最早只有夏南学着他的样子振臂高呼,而后是夏西、夏北,就连夏东,犹豫了一下后,也举起拳头呐喊了起来。
呼声越来越大,最后站在夏厚金门口前的人,也加入了呐喊的队伍。
“我们去找大首领告状去!我们要去工厂做工!我们要自己拿工资!我们要自己领米!”
夏厚金在房间内听到一浪高过一浪的声音后,气得拿起一盘桌上的瓜果狠狠砸了出去。
漂亮的瓜果顿时四分五裂,而后他大声喊道,“抄家伙,打死这帮没良心的小崽子!”
他自己抓起放在房间里的木棍,第一个就冲了出去,并派出自己的子侄去向乐、良、丛、滋几个大族要人手帮忙。
一场冲突在天元部落内即将发生,走在最前边的夏良俊和东西南北四人看着满脸杀意的夏厚金一脉。
众人先是退了几步,而后陈良俊双腿发抖,多多哆嗦说道,“不怕,不怕,我不怕!”
他的声音颤抖,让人无法分辨到底是在安慰众人,还是在安慰自己。
陈良俊带着哭腔喊道,“呜呜呜呜我们跟他们拼了!大首领会来救我们的!”
他一边哭一边到处找武器,同时在心里想到,呜呜呜大首领,你只说让我把人带过去告状,可你没说会送命啊……
虽然在紧要关头,东西南北四人看着一边哭一边嚎一边找武器,还一边冲在最前边的?这个人?也感觉好笑?又,莫名其妙?
这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小子,口号喊得震天响,事情也做得漂亮,武器也拿得起来,自己还没开始打呢,就开始哭鼻子了?
四人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还真没在族里见过这号人,但当下不容四人深究,他们也四处找寻趁手的武器准备还击。
在几人的带领下,众人也纷纷拿起武器准备还击。
在这群人的心里都觉得,反正已经撕破脸了,再好言好语也没什么用,主要是自己在这边,又不用靠着他夏厚金一脉的人养活。
就算天元部落每个月发的那三十斤米不要,我们去工厂里做工也能养活自己!
凭什么我们生死都要听你号令,夏厚金,你算老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