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愛下-一百九十八章:啼笑皆非的洞房相伴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晚上陈三带着长顺、吉宝军、小五等人从后门来了,说了一番二十九军驻军部队半路返回的怪异之处。
“哈哈,你们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装备,二十九军是什么装备,他们很可能自知不敌怕了!”任自强由于不知其内情,大致做如此猜想。
现在都是自己人,鸠占鹊巢计划已无需瞒吉宝军了,他极为兴奋的说道:“宝军,民以食为天,以后唐家堡就作为山寨的后勤基地,你们就不会为吃喝发愁了。”
吉宝军再次被任自强辗转腾挪的神奇手段折服,事情竟然还可以这样操作。真是不是他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快!
任自强又叫来武云珠、大兰子互相做了介绍,他和两女的关系自是对其实言相告,然后郑重其事道:
“宝军,我发现你很有头脑,因为我还有别的产业,所以唐家堡不可能久呆。
我走之后唐家堡和山寨的管家之位我就托付给你。明天大兰子会公开招聘人手,你直接过来走马上任,弟兄们也可以改头换面慢慢填充进来。怎么经营唐家堡我已近告诉大兰子了,以后你们商量着办。”
吉宝军自是唯命是从:“是,我决不负强哥所托。”
“宝军,你应该识字吧?”
“强哥,我叔叔资助我上过初中。”
“那就好,我会在唐家堡留下电台,这几天你抓紧时间和长顺学习发报,以后有事咱们电报联系就方便了。”
“是。”
接下来他有交代长顺给家里发电报,让思琪转告刘柱子自己全面开花的想法,以及为唐家堡采购农业机械和告知晴子一声。
最后任自强又说到涿鹿县长等人对唐家堡的觊觎之意:“这三个无耻狗官我走之前势必要将之清除,同时以此来尽快转移众人对唐家堡的关注。宝军,你们常在这边转悠,有谁对涿鹿县城熟悉,先去探听一下三个狗官的行踪。”
吉宝军笑道:“强哥,这你算是找对人了,涿鹿县城小五兄弟最熟悉,他就是在县城长大的。”
“好,陈三,你明天一早和小五多带几个兄弟去县城打听消息,明天傍晚咱们在县城东门碰头。”
“明白,强哥!”
“好了,在座的都要对此事保密,时间不早你们都去休息吧,大兰子,你去给他们安排一下。”
任自强说话时给大兰子使个眼色,意思是给他们安排的房间要远一点,免得听到不该听到的。
洞房即是唐家大小姐的闺房,至于它的主人尸骨未寒又有谁在乎呢?
任自强现在差不多是百无禁忌,武云珠同样见惯生死,大兰子相当于懵懂无知。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就任自强出去接陈三等人的功夫,两位准新娘就利用家里现成的东西把小姐闺房收拾出来有点洞房的模样。
张灯结彩,贴红挂绿那是不可能了。无非是点了两根儿臂粗的鎏金红烛,再就是把唐家胖丫头的预备招赘时的被褥翻出来一铺。
再摆点家里现成的水果点心,一壶水酒,三只杯子。
“嗬!这是谁的主意?”
“强哥,是我的主意。”武云珠羞答答道:“时间太急,只能凑活用点现成的,您看成吗?”
“嗯,有那么点洞房花烛的意思!”任自强一想也是,也就武云珠会有这念头。
大兰子有唐家小妾的身份,即使是黄花闺女,她自认为自己也是‘二手货’,最多对洞房花烛夜只能幻想一下,觉得自己是没资格提这些要求的。
对此任自强颇有点不好意思,当然是针对武云珠来说:“云珠,其实我刚见你时就挺喜欢你的,只不过碍于我和你父亲称兄道弟,再有都知道我有不少女人,所以怕你父亲多想,一直不好意思对你下手。”
武云珠先是一脸惊愕:“原来如此!”接着秒变欢颜,小拳拳雨点般捶打着撒娇道:“强哥,你坏死了,你怎么早不说?害得银家一直心里七上八下的。”
“嗬嗬…!”任自强紧紧抱着她:
“现在你看咱们的洞房如此仓促,既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没八抬大轿,大摆筵席,实在是太委屈你了。就这样偷偷摸摸和你成为夫妻,以后我见了你父亲都不知该怎么说好了?”
结果人家武云珠特看得开,反倒嗔怪道:“强哥,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咱们江湖儿女讲究你情我愿,你管辣么多干嘛?大不了咱俩的事先对老爹保密,等瞒不住再说。何况你和思琪她们也不照样啥都没做,就天天睡在一起了吗?”
“你咋知道我们睡在一起?思琪她们给你说了?”
“嘻嘻,我都在篱笆缝里看到了,你们真不害臊,竟然光着身子在水池里干那个….”
“哎哎,云珠,你是大姑娘哎,你也不害怕看见我们亲热眼睛长针眼?”任自强真被这丫头的豪放之言雷翻了。
“哼,你们敢做我就敢看!”武云珠傲娇皱起挺直的琼鼻,接着忽然想到什么,她扭扭捏捏道:“强哥,亲热的滋味很好吗?”
“你说呢?”任自强促狭的一笑:“要不咱们现在就试试?”
“强哥,等会嘛!等大兰子来了咱们喝了交杯酒才可以。”
“好,听我云珠宝贝的。”
武云珠整的似模似样,花样挺多,喝交杯酒之前还非得整个拜天地揭盖头。
大兰子看到任自强对她和对武云珠是一个态度,全程感动的泪花满眶,这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
除了叫任自强老爷被他改过口继续叫强哥外,更是毕恭毕敬敬了武云珠一杯酒,叫声“姐姐!”
算是定下先来后到的名分,任自强也才知道武云珠今年才二十岁。
喝完交杯酒,他看着灯下一位脸泛红晕英姿飒爽的俏丽巾帼女杰,另一位粉面含羞纤瘦柔弱的美娇娘,张开双臂哈哈一笑:
“两位娘子,现在可以为相公更衣了吗?”
“嗯!”武云珠和大兰子心有灵犀般互瞥一眼,蚊蝇般点点头,迟迟疑疑、扭扭捏捏走上来为他慢慢解扣脱衣。
“哎呀,都是我的娘子了,你们还害什么臊?”任自强施展弹吉他时的鬼影手,两手齐出为她俩脱衣。
唉,两双手还赶不上他一双手的速度快。
“哎呀!”当两位大姑娘颤颤巍巍褪去他衣裤,突然看到一条青龙昂首怒目,蓬勃而出,也不知是吓得还是羞得捂脸不忍直视。
“哈哈…,你们两个傻丫头,等你们体尝到它的妙处,你们绝对爱它爱得要死!”
武云珠和大兰子和思琪、大丫、晴子等女为他带来不一样的新鲜感令任自强忍俊不禁。要知道那些丫头对这玩意都是司空见惯的,压根不以为怪。
等终于要入洞房见真章了,任自强领着两女却来到浴室,并在地板上铺上一层褥子,搞得她俩莫名其妙。
“强哥,咱们不是应该回洞房吗?”武云珠不解道。
“嘿嘿,咱们的第一次和别人不同有些麻烦,只能在这里。”任自强解释了一句然后叮嘱道:
“大兰子,我先和你云珠姐来,你等会帮忙伺候着,千万别大惊小怪咋咋呼呼的!”
他也不卖关子,把自己身怀奇功以及和女人亲热时出现奇异景象统统告诉她俩,“大兰子,等会儿你要用水帮云珠冲洗,要不太埋汰啦?”
见识限制了想象,也有她们脑子里原本就没多少女为悦己者容的心思,单纯的认为和男人结婚过日子无非就是让男人日,然后传宗接代罢了!
大兰子对男女之事似懂非懂,既心怀忐忑又有点小期待。而武云珠耳濡目染过多,颇有些跃跃欲试。
不过在任自强和武云珠阴阳相济时,还是闹出一点小插曲,差点破坏了气氛。
首先他感到一些异样,武云珠除了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哼外也没破身之痛。不过,任自强可以确信武云珠是第一次,也是处女之身,他丹田里的内力一下变得活波做不了假。
以他老司机的见识继而一想就释然了,像武云珠这种喜欢骑马舞刀练过功夫的女孩来说,那层膜很可能早不知啥时候磨破了。
两人渐入佳境都没在意,奈何大兰子在旁观,没忍住说出口:“云珠姐姐,你怎么没落红呀?”
毕竟在她骨子里遗留的认知里,女儿家新婚之夜不见红是了不得的大事。
这下可把武云珠从云端中打落凡尘,她花容失色,惶恐不安:“怎么可能?我是干净的!强哥,你要相信我….”
“嗐,云珠,别担心,我知道你是纯洁的。”任自强不得不中途下马,为她俩科普了一番像武云珠这种女孩才会出现的特殊情况。
武云珠听完犹自不敢相信,可怜兮兮道:“强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云珠,千真万确,我日过辣么多女人我能不知道吗?”
任自强那个愁呀,为这俩丫头发愁。他又千叮咛万嘱咐大兰子一定要保持镇定,才再次提枪上马,往来冲杀。
武云珠因为心里有了隔膜,好一会儿才再入佳境。那种令任自强上瘾的感觉才来,内力嗖嗖飞速见涨,填充上缺失还大有增益。
即使他再次叮嘱,也把有准备的大兰子吓得够呛,毕竟听到的和亲眼所见是两码事。
先看到两人身上发出亮如白昼的光,接着看到武云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满身油腻,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估计这丫头可能听过不少仙狐鬼怪故事,想当然认为任自强是山精鬼怪之类。要不然,大白天官府的辣么多人进来搜查都没发现他呢?
因此,她别说帮忙替武云珠浇水冲洗了,整个人都吓尿了。至于武云珠嘴里如泣如诉,勾魂夺魄的哼咛声,被她认为变成武云珠临死前无力挣扎的哀鸣。
“唉,早知道就不让大兰子观摩了!”惊喜不成反倒成了惊吓,任自强都无语了。
还是他帮武云珠冲洗完,大兰子眼睁睁看到武云珠洗去污垢,容光焕发,艳光四射的像是变了个人,脸上的挠伤要不是她亲眼所见好似从没出现过,脸蛋整个像鸡蛋白一样光洁,变得连她一个女孩家都心生爱慕才回过神来。
无巧不成书,任自强都奇怪了,难道巧合也讲究成双成对的吉祥数吗?
当他和大兰子经过一番亲昵结合后,这丫头竟然和武云珠差不离。可能是大兰子还有些青涩的缘故,除了有些轻微不适外同样不见落红和破身之痛。
“咦!大兰子,你也跟我一样吗?”任自强都没说话,刚缓过劲观摩的武云珠就如同报复似的,忍不住也多了一句嘴。当然,谁也不会认为她是报复。
大兰子比武云珠还不堪,毕竟她曾给任自强讲过她未曾和唐万林圆过房,还是黄花大闺女一枚。如此一来,不是摆明了她在欺骗任自强吗?欺骗的下场不用想都知道。
大兰子眼泪当即流下来,面露不解与恐惧,无语凝噎。
“大兰子,你是纯洁的!”问题是这回任自强怎么劝解她依旧郁郁寡欢,万分不解自己为什么会成这样?她可没像武云珠那样像男孩子一般整天蹿上跳下的,她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好不?
看来不解开她的心结今天晚上就别想洞房了,任自强只好抽丝剥茧般一点点询问,她小时候受过什么伤害没有?比如不小心被硬物撞击过,或是自己不懂事被别人或自己触碰过。
这些事他太清楚了,小时候因为懵懂无知,男女异性在好奇之心的驱使下对彼此性.器官互相玩耍或逗弄,都可以对那层薄膜带来伤害。
“我想起来了!”大兰子突然醒悟,接着咬牙切齿道:“是苟日的唐万林搞得!”
不用任自强和武云珠问,她就说出了都被她遗忘已久的一件羞事:因为家里有母老虎管得严,平时唐万林连多看她们这些丫头一眼都不敢,否则稍有差池就会被母老虎家法伺候,那是拿荆棘条子脱了衣服真打,所以唐万林不敢越雷池一步。
但两年前有一次唐万林喝多了,晚上借着酒劲突然跑到她房间在她身下狠狠抓了一把就跑了。当时她就觉得针扎一样疼,但巧合是她那天来月事,不知道流没流血,她也没敢声张。
“我说嘛,大兰子这不算啥,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何况唐万林都被咱们宰了,已经替你报仇了。你只要记住你身子是干净的、纯洁的,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就对了?”
“嗯嗯,强哥,我知道了!”大兰子喜极而泣。
值得一提的是,别看大兰子身材纤瘦,这丫头长了双超可爱且极为匀称的胖猪蹄,脚趾头就像肥嘟嘟圆滚滚的蚕宝宝依次整齐排列。
武云珠等不及了:“强哥,你还不赶快日大兰子,我好想看你发光,好想看你把大兰子变得更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