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燼神紀笔趣-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六葉天蘭,輪迴宿命讀書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姐姐何必如此拼命,这骷髅兵士虽强,哥哥他们还是能够应付得了的。”看着这女子那萎靡的样子,徐芷若有些心疼地道。
“我知道呀。”这女子勉强笑了笑道:“只是若不尽力出手,总觉得自己实太太没用了些,总不好一直拖大家后腿吧。”
“看起来这女子,倒是一个极为傲气的人呢,不愿意坐享其成,也不愿意输给别人。”听了这女子的话,独孤篪心里暗暗地,一时对这女子有了新的认识。
“仙子这不是骂我吗?”旁边孔陌苦笑一声道。说起来,这一行人中,就他出力最少。
其实若论战力,他到也未必便输那面具女子太多,只不过,他的元力功法,被这阴冥类的存在克制的太过厉害,因此上,那攻击威力便差强人意。当然,暗自里,他也只敢和这面具女子相比,对于独孤篪几人,他是自认望尘莫及的。
“孔兄想多了,小妹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以为那孔陌多心,这女子急忙解释道。
不过,因为消耗过巨,这几句话说下来,她就有些摇摇欲坠了。看来,为了心下那一点傲气,她可是够拼的了。
“真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独孤篪在心中给出了评价。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女子,实在令人敬重,当然也让人心疼。
“快坐下休息一会吧,有必要这么拼命么?一起走到这里,咱们早就是朋友了,非要证明什么吗?”灵儿早已上前一步,一把扶住那面具女子,语气中不无责怪地道。
她自然是明白这女子的心思,不能以真面目示人,更不能将自己的姓名告知,那么,如何才能取信别人,似乎也只有这个方法,才能证明自己与其它几人并没有离心离德,而这心思若不表现出来,她又觉得对不住灵儿那赠丹之义。
当下还不到最为危急时刻,而她却使出飞剑,从另一个侧面,便是告知灵儿等人自己的身份。
强按着这面具女子坐了下来,灵儿取出一枚补充精神力的丹药,迫其服下,自己也不去助那独孤篪等人战斗,缓缓拢了拢裙摆,也在这面具女子身边肩挨肩地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灵儿半转过头,看着这面具女子,嘻嘻一笑道。“那些个骷髅,就叫哥哥他带着凤漪和芷若去收拾吧,小妹陪着姐姐聊聊天。”
事前有了那补充命力的丹药,此时灵儿再拿出这补充精神力的丹药出来,这面具女子也就有些见怪不怪了。一路走来,独孤篪等人表现出来的种种,早已让她与那孔陌的神经变的麻木起来。
“妹妹还是去帮帮独孤大哥他们吧,姐姐一个人在这没什么的。”这面具女子却是不好意思地道。
“无妨的,那些骷髅虽众,他们三人还是对付得过来的,用不着小妹去帮忙。对了,适才看姐姐那飞剑之法,想来姐姐师门是仙修一门吧。”灵儿摆了摆手,示意无妨,却是将那话题目扯到这女子的功法传承上来。
“想不到妹妹也知道仙修一门。不错,妹妹猜的很对,我们玉合台一门,却是上古时代传下的仙修门派。”对于这灵儿能够凭其飞剑之术,而猜出自己是为仙修一门,这面具女子倒不是太过奇怪。
虽然说,这仙修一门,早已在那碎星纪形成之前便衰败下来,传到今日,怕是知道有这一门存在的都是少之又少,不过依那独孤篪之前四人表现出来的见识,这面具女子相信,他们还是能够自其师傅那里得到这仙修一门的相关信息。
“嗯,想来,姐姐那生命道法,也与这仙修功法有些联系吧?”灵儿又问道。
“是。若非是姐姐走的是这仙修之路,这生命道法,确是绝难修成,不过姐姐很是奇怪,妹妹是如何猜出来的?”这面具女子,虽然对于灵儿能够猜测出自己只所以能够习得生命术法,是与那修仙道有关很是奇怪,不过还是痛快地承认下来。
“姐姐无须奇怪,对于这仙修之法,小妹也有所涉猎,敢问姐姐体内培育的木元仙种,是何种灵根?”灵儿这一次,可算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这。”对于灵儿的提问,这面具女子迟疑片刻,还是作出了回答:“是一种叫作六叶天兰的仙种。”
“六叶天兰,呵呵,想不到姐姐倒是好运气,竟然能够寻得这种天级灵根仙种。”听了这面具女子的话,灵儿拍手大笑道。
此时的她,心下到真是为这女子感到高兴。不错,这六叶天兰,在诸般仙种灵根中也算是极上乘的存在。
传闻此六叶天兰,能结小轮回印,得之,可让主人身死之后魂魄不灭,道悟不消。如以之为仙种,那仙种根苗在主人死亡之后,也会再次蜕化,变为一粒六叶天兰种子,将主人魂魄包裹其中,若有怀孕妇人,可将这仙种使其服下,那么这仙种便会与腹中胎儿结为一体,与其体内再凝仙种。
而那前世主人灵魂,自然也就变为这新婴灵魂。这绝对是变异版的借体重生,不过唯一可惜的是,那再生婴儿,是不会拥有前世记忆的。
“妹妹也知道这六叶天兰?!”此时,这面具女子可算是对灵儿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她实在是想不到,灵儿便是连这六叶天兰的事情也知道。
“家师那里有一册古籍,其中介绍了关于这仙根的知识,小妹只是曾经胡乱翻阅过,这六叶天兰属性奇特,让人印象深刻,便记了下来。”灵摆了摆手不在意地道。
“妹妹师尊那里竟然有此奇书!实话说,小妹宗门,虽传承仙修法统,不过因为上古丧乱,法统传承多有不全,对于仙种之事倒是知之下多。”听说灵儿曾看过那记载着仙种的宝典,这面具女子倒是一下子提起了兴趣。
“姐姐如果有兴趣,若有时间,小妹倒是可以和姐姐好好交流一番。”灵儿倒是不藏私。
“别的不说,只是妹妹对于这六叶天兰还知道些什么?还请不吝赐教。”面具女子虚心地道。
“六叶天兰,并蒂双花,一花枯时一花荣,只等混沌天地开,双花并现种得生。此花因其并蒂双生,一花枯败时一花盛开,难见两朵同时绽放,只有天地混沌初开时,这两花才会并盛一时,那时才会结出双籽。
母株死,而这双籽结为一体,条件成熟时,又会生长出一株仙根,世世如此。”看了看那边,独孤篪几个对付那如海涛般冲将过来的骷髅大军依然游刃有余的样子,灵儿也自放心。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将那有关六叶天兰的信息,缓缓道了出来。
“这么说来,一方天地间,便只有这一株六叶天兰了。”听了灵儿的话,这面具女子眉头不由缓缓皱到一起。
“不错,一方天地间,按理来说,便只得生有一株六叶天兰。”灵儿肯定地点了点头接着道。“想来姐姐的这六叶天兰仙种,便是那碎星界成时,这天瑶星界遂生的天兰仙种吧?如果妹妹猜测不错的话,想来令师体内一样培育着天兰仙种灵根,而那灵根,其实与你体内的灵根原为一体。”
“妹妹猜的不错,你既然知道这天兰的属性,想来也能猜测出姐姐的情况了吧?”那面具女子颇有些沮丧地道。
“嗯。”灵儿并不否认,以她那心演之术,按着那天兰的属性,自然便能推测出这面具女子以及他那师傅的情况。
这二人体内各有一株六叶天兰,其实说来,是半株六叶天兰花想来是在那天瑶星界成形之时,乘这混沌初开之际,那玉合台前辈,有幸得到了这天兰灵种,不过那时,因为母株未曾完全调凌,所以两粒种子还不曾凝合。
那位前辈,便将这两粒种子分别作为仙种,着两位弟子培养。好在仙种与修士融合为一,借着修士自身的生命之力这才能够萌发生长,不然的话,怕是这一分开,仙种便要永远枯寂下去了。
只不过,仙种虽然能够萌发,可它那一花枯时一花发的属,却是不曾有太大的变化,这就导致了两个分别培育仙种的弟子,总会有一个因着另外一个修为走向强盛之时,而内元枯竭,身死道消,如此反复,如同一个一个轮回一般,还转往复。
这也就是那面具女子,为什么听这灵儿说一神纪中,便只有一株六叶天兰时,会变的无比沮丧的原因。按她的想法,一定是想着,如果再得两枚同根仙种的话,便有可能结束这种轮回宿命的吧。
至于说是,其中有一人,等得那另一人陨落之后,将其仙种与自己仙种同化合一,那更加不可能。先不说这仙种之中,会因主人死亡,将其灵魂纳与其中,融合时会发生两魂争舍的事情。就是那一人仙种,已经于体内培育的成苗成株,而另一仙种还是籽粒状态,这就决定了,两个仙种,根本就没办法合而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