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起點-第八百七十章 雞鳴狗盜讀書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这其上立着的东西就是好告诉你,这看到的东西不要多问,听到的东西也不要多说,烂在肚子里最好。”
温弦容只点了点头,她大概是知道是皇帝是什么意思。
应该是自己触碰到了他的忌讳,他这意思怕就让自己少说话多做事,尽量不要再触碰到他的忌讳。
“陛下,俾妾知道了。”
“知道了最好这食物很好吃,若是你下次再来朕也不拦着,不过这兔子…”
再一转头,这兔子直接落得了那蛇的嘴里,而那蛇也知道不要破坏着屋子中的风貌,还把这兔子叼到外面去吃。
“既然兔子那下次可以接着带一些,这蛇也挺愿吃的。”
“是陛下。”
这二人还没怎么聊天,这门外又传来一声通报。
看来是那个温奈奈过来了。
而且论抓人听那下派的人说,她还算是一个头等功臣,不知她来此处究竟是为了什么。
“宣。”
“陛下那军机处下派之人,已经把活计全权交付于我,而调查出来的事情已经被那边所登记好,若是这证据敲定,自然会连忙拿上来给陛下您过目!”
赵信听这话心中感觉到了一丝舒缓的气息,看来。这事情八成没什么问题了。
温奈奈的作风还有办事的能力,自然也是值得自己相信的。
“行,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全部交派你去过问,之前朕所派给他的事情应该他也讲给你听了。”
“在城中贴上报,让那群以讹传讹的民众最好闭上他们的嘴,切勿耽误了咱们文化古国的声誉。”
“你可知否?”
“回陛下,已经全部知否了,只要等我回到那处将兵调集出来,那就可以开战第一步。”
“嗯。”
温奈奈再一转头却发现皇帝旁边站着的那人的确有些眼熟。
再揉揉着眼睛却突然想起来一人这人莫不是旁系自家叔伯的女儿。
自然对面也是认出来她的身份了,现如今二者身份天差地别,但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都在为皇帝服务。
自然在此等情况,他自然也是没像对面这人问好,于是也是鞠了个躬打算滚。
不过她没鞠躬,但是不代表对面的人没认出来。
“哎哟,这不是那主系的温家流派,怎么现如今不在家族之中,反倒来大秦宫中作甚,难不成这边有你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虽说见过二人吵闹,但是赵信还真没见过,就敢在他这地方就吵起来的。
突然感觉自己这旁边那位可能还真没带点脑子出来。
不过自己倒是不急不恼,又看看这温奈奈到底要怎么说。
“想我游历四海之际,怕是你还在那家族彷徨着,家族之中咱们两个是一丘之貉,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如此一说,是不是坏了辈分。”
一听这话对面倒是显得不耐烦呶了呶嘴哼了一声,顺势说道。
“什么长辈你早就从温家出去了,现如今我已经回了这宗谱,而你嫡系的竟然想着脱离真是让人叹息。”
此话一说这位卖地并不想说什么,感觉这人狗咬吕洞宾的能力是越来越强了,也怪自己为何要让她上位。
现如今自己倒是成了是最傻的一个。
这话还没完,而这人像是一绝刚才的懦弱,就像是见到温奈奈之后,感觉气息从始至终大变了个样。
“而你这爹不疼娘不爱,就连家主都对你丝毫不过闻,自己还觉得与我是一丘之貉,你哪儿来的这个本事?!”
“你!”
二者吵了起来,可是她们两个好像确乎是在屋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皇帝自然他在旁边也是饶有趣味,看这两人正常,不过见这趋势应该这二者还是一家。
温弦容,温奈奈。
看这样式二者还应该是一家,不过不是说这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怎么现如今变成这样子。
“住口,你们两个是不是觉得朕不在这儿了说话如此猖狂,是不是都不想过问一下朕的意见了!”
而他们两个在争执的时候,还是在皇帝说话的时候发觉的。
完了他们两个刚才的所作所为都让皇帝给看见了。
“不得不说你们两个气性还挺大,若是但不阻止你们两个的话,是不是你们两个得吵出个天荒地老了去。”
“陛下,刚才着实是有些坏了规矩,那既然如此陛下我就去做事了。”
“还不快去,刚才就以为你要走,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拖沓了这么长的时间,若是在规定时间内不能完成,小心朕的后话。”
自己既然是把这活揽了,自然是要做到最好,从始至终都是这样,于是也是点了点头,收拾收拾,就打算离去。
而这走了之后,现如今屋里剩的也就是这答应一个人了。
她见那人竟然走的如此洒脱,自己咬紧牙关,而皇帝看这两人的争执,怕是这两个人不止是这一丘之貉这么简单。
不过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资格去过问她家的家事。
“什么叫做一丘之貉,什么叫做一条绳上的蚂蚱,难不成你们两个还很认识?”
这问题抛出来之后,不知道这人是傻还是精。
反正就把这话全部都合盘托出了,自然这答应也不傻。
在说的过程中其中也是真假话都掺合着。
这真话自然痛,而假话自然虚伪也非常容易让人听出来。但是真假话一起说,那就基本上没几个人能知道你说的是假话。
“陛下事情就是这样那人也算是脱离家族许多年,爹不疼娘不爱的势头。”
“那朕倒是好奇放着家族不进,为什么要脱离这家族呢?你是不是应该也知道一些内幕?”
答应可能早就猜想到了,皇帝要问这句话,于是转了转眼珠的诚心就不想让这人好过,说的那话叫一个刺耳。
说什么,那人在家族之中尽干一些鸡鸣狗盗偷东西的事情,反被人抓住好几回,不仅是这,还有在各地都有顺手将别人东西偷掉的嫌疑。
为此家族不能蒙此等大羞,于是就把这人驱逐出了家族。
此话一说,自己反正觉得应该不是她能干得出来的事。
她武功不算弱,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件事而做出这鸡鸣狗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