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四百二十六章 糾纏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王景恒和李总看着脸色都变了的靳珩深,大气都不敢喘。
而那边,可能是因为夏岑兮的声音太大,所以在屋里敷面膜的卓沁也跑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儿了,地震了吗?”她急匆匆的,表情都控制不好。
“干妈,你有没有一点常识啊?这明明是因为妈咪刚才没拿住手机掉了而已,妈咪对不对?”安宁仰着小脸,心里已经猜到了什么。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四百二十六章 糾纏
他离夏岑兮那么近,当然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
“是……是啊,安宁说的对。”
安宁是个小孩子,可能会被糊弄,可是卓沁不会!
她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情绪又不对,所以哄骗着安宁去楼上睡午觉,然后坐在了夏岑兮的身边。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总觉得你这两天的情绪又不对头,难不成,是还在想着那南宫晓和靳珩深的事情?”卓沁声音低了些,观察夏岑兮的反应。
“没事,别想那么多了,只不过是今天总部发来了讯息,是让我跟他们一起进行一个合作,只不过我找不到头绪,所以有些心不在焉。”
“真的?”卓沁完全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可是看着夏岑兮坚持说这样的理由,也就只能作罢。
“好吧,如果真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卓沁耸了耸肩,靠在沙发上,享受面膜。
夏岑兮点头,这才算是终于把她安抚好了。
而且下来的几天,靳珩深更是想尽了办法换了无数的手机号来纠缠她,可是都被她一一拉黑。
能感觉到靳珩深的疯狂,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让夏岑兮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整个人也是显出来的疲惫。
别说卓沁,就连安宁不察觉到了自己妈咪的不对劲。
“妈咪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觉得你这几天好像很累的样子?”
夏岑兮没有想到竟然因为自己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自己的儿子为自己担心,心中有些惭愧。
“没事的宝贝,妈咪就是工作有些累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妈咪骗人!安宁又不是两岁的小孩子了,才不会被这样的谎话给骗到呢。”
夏岑兮倒是没想到这孩子竟然这么敏感,不过想想也是,自始至终都是他陪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情绪变化,他怎么会感觉不到呢。
优美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素雲仙子-第四百二十六章 糾纏熱推
本来还想再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可是却突然想到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毕竟那个男人也是他的父亲。
斟酌再三,夏岑兮决定问一下安宁的想法。
“安宁,你……你还想要个爸爸吗?”
安宁对着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不过让他注意到自己妈咪那小心翼翼的申请的时候,却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我有妈咪就够了,有没有爹地都是一样的。”
一边说着,心中也有些了然。怪不得感觉最近妈咪的状态实在是有些不对劲,肯定是自己那个便宜爹地出现了!
而且他现在出现,一定也给自己的妈咪带来了不少的困扰!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四百二十六章 糾纏熱推
夏岑兮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心中说不上是愧疚还是感动,紧紧的把他抱在了怀里。
而小安宁这样乖乖的任由自己的妈咪抱着他,甚至还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妈咪别伤心,安宁有妈咪和干妈陪着,已经很好了,再说了,我觉得我的妈咪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爹地。”
夏岑兮儿子可爱又懂事的模样,更是心疼的无以复加,却不知道该说出什么话来好了。
“好,妈咪会陪着你的。”
“嗯!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
安宁小小的脑瓜里已经做了决定,他要帮助自己的妈咪分忧,尽可能的暖她的心!
不过!对于自己的爹地,安宁可是在小本本上记了一笔!
敢让自己的妈咪这么伤心,以后找到机会一定要给妈咪报仇!
靳珩深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心心念念的儿子记恨在了心上,此刻的他可是正在头疼,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个女人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
“靳总,到了例行去疗养院的时间了。”
王景恒虽然很不想说,但是每次靳总都是这个时间去疗养院看望南宫小姐的,不是这次没去,怕是免不了会出什么事端。
尤其是,对当初的事情他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更加知道南宫小姐的特殊意义。
“走吧。”
靳珩深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这才站起身来。
所以说确实是有些困扰,可是如果让南宫想起了什么,那么到时候那个女人知道了一定会更加的愧疚。
虽然夏岑兮没有说,可是靳珩深就是知道。
知道那个女人的感觉。
王景恒松了一口气,两人来到了疗养院,靳珩深独自进去了。
在登记的时候,还侥幸的想要在那登记名册上找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可是他看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
看来,她应该是不会再来这里了。
“你来了。”
“嗯,今天怎么样。”
依旧是以往的神情,只不过南宫晓看出了一丝不一样。
“你今天,有心事,和以前不一样的心事。”
靳珩深不语,实则是因为不知道该跟她从何说起。
“不用这么沮丧,不如你跟我说说,虽说我有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但是我倒是觉得越是这样,越能把事情看的通透,所以或许我能替你想想办法。”
靳珩深没想到南宫晓会说出这话,刚想拒绝,却突然间又觉得她说的有点道理。
整理了一下自己脑子里那些混乱的事情,这才缓缓的开口,“如果,我有一个特别想见但是她却一直躲着我的人,我该如何才能见到她?”
南宫晓的笑容收敛了一些,然后十分认真的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靳珩深那他的样子真的觉得自己是疯了,怎么会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呢?这不是平白无故的给他添麻烦吗!
“想不到的话也没关系的,你现在当务之急是好好休息。”
“你真的想每天见到她的话,那就想办法把她弄到你的身边不就行了吗?”南宫晓表情没有任何波澜,点拨着靳珩深。
这么一说,靳珩深顿时眼前一亮,他之前执着于想要通过两个公司之间的合作,以此达到见面的机会,可是却没有成功。
而之后又在纠结想见她,却又害怕把她吓跑了。
可是很明显的,他这样的顾虑只会让事态越来越糟糕。
“我懂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先走了。”
说罢,也不管屋里的人有什么反应,他便直接起身离开。
南宫晓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唇角还残留着没散去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