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第二百八十五章:襄安樓的賬本熱推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孙嬷嬷是万沛儿的母亲安排到万沛儿身边的,自然是信得过的,沈落便根据她说的话打算一一查探个清楚。
容妃没有害万沛儿的理由,且她与万沛儿当天说过话,苏景佑一定会仔细查问的,康欣馨她昨日问过,也与她无关。
万沛儿吃过的东西,大多是曲宜宮自己做的,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那些从宫外买进去的,有些还有剩下的,沈落也吩咐了,让孙嬷嬷请太医一一查验。
现在沈落能出力的,便只有襄安楼那边。
宫里苏景佑一直不遗余力地找出幕后之人,宫外沈落也格外仔细地查探着襄安楼,自然,苏执也是出了力的。
万沛儿那日出事后,夜半便醒了,虽是从鬼门关逃了一劫回来,但她却是痛不欲生。
若不是苏景佑一直守在身边,只怕她是要做傻事的,好在平素高高在上的帝王,这回却是十分尽责,除了上朝,其余时候几乎是长在曲宜宮,长在万沛儿身边了。
帝王多是薄情,但这苏家的帝王,竟是出了一个例外。
在这关口看清了苏景佑对万沛儿的情,沈落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这些不论,但后头不管是苏景佑还是沈落,两头查探的消息皆是该悲,因为没有一点端倪。
期间沈落进宫过两次,一次陪万沛儿说了一会儿话,一次见了苏景佑,说了宫外襄安楼的事。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笔趣-第二百八十五章:襄安樓的賬本
宫里所有与曲宜宮有关的人苏景佑都查了一遍,包括裕太妃,苏景佑连自己的养母也没有轻易放过。
可不管是宫人还是主子,是妃嫔还是太妃,最后查了一圈,竟是一个可疑的人也没找到,尤其是太医说,害万沛儿小产的药不是上殷宫里以往出现过的,似是民间的,甚至是其他国家的。
虽沈落来自南戎,一个以毒闻名的地方,但经历了万沛儿小产的事,苏景佑和沈落都默契地不提起沈落的来历,也不提起以前的唇枪舌剑,只恍若他们是一对信任无间的搭档。
沈落相信苏景佑,这没什么奇怪的,但苏景佑终究是帝王,他竟也相信沈落?这是沈落一直奇怪的地方。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万沛儿的事,那个凶手会下毒谋害万沛儿的孩子,难保不会下毒害万沛儿…可是,那天既然有机会一尸两命,怎的不下致命的毒?
十一月十四,华懿和奚竹带着蛊虫的解蛊之物回到了皇城,正遇沈落要再次前往襄安楼查探。
因南戎的局势瞬息万变,沈落想将解药先送回南戎,但苏执是不会允许沈落亲自去的,故而还是华懿和奚竹跑了这一趟。
襄安楼则是沈落和苏执一同前往。
“襄安楼算半个皇家产业,你之前也查探过几次了,怎么总还是怀疑襄安楼?”
两人趁着傍晚潜进了襄安楼中,苏执这时问了沈落一句。
不管是什么样产业,做着什么样的买卖,只要是生意,总得有账本,沈落和苏执这回是潜进了襄安楼的账房里头。
沈落一边翻找着账本一边道:“其实不仅是因为万沛儿的事跟襄安楼扯上了关系,之前的傅宸你还记得吗?”
苏执随手翻弄着一本册子,瞬间变了脸色不说话。
沈落察觉无人应声,这才转头朝着苏执看过去。
男人分明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却是不说话,沈落皱了眉,随即又飞快的抚平下去,猛然反应过来。
“那个……”
“你记性倒是好,这么久了还对他念念不忘。”
“……”沈落看着苏执摆出的一张臭脸,嘴上一时无语,心中却是发笑,随即她连忙走到苏执身边去:“王爷吃醋了?”
“哼…”苏执轻哼一声:“凭他也配?”
配啊,我看就配得很,不然你现在是在干嘛?沈落腹诽一句,脸上却是转瞬换上了谄媚的笑意。
“对对对,王爷说得对,他不配!”
苏执于是满意地捏了捏沈落的脸蛋,不过他的手还未收回去,脸上的神色却是又变了。
“拿过来。”男人的声音沉下去。
沈落只觉得发懵,脑中顿时一片空白,竟是有种被捉奸的感觉?可她什么也没干啊!
不等沈落反应过来,苏执已经弯下腰凑近了沈落,男人微微抿着的薄唇在沈落的唇上点了一下,软软的,轻轻的。
“娘子在想什么?”苏执发笑问道。
沈落还没回答,忽然感觉手中不大对劲,怎么空空的?
她这才反应过来是手里的账本被拿走了,也反应过来苏执在说什么,立时脸上便红了一层。
“在想什么?”苏执拿走了账本仍是不放过沈落,依旧凑在她的脸上吐气。
“先、先办正事吧……”话一说完,沈落又有些后悔。
什么叫先办正事,难道之后还有别的事要办?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沈落幽怨地看着苏执,男人却是点点头轻轻应了一声,此时他已经退开身子去看沈落方才拿过来的账本了。
沈落盯住苏执的脸,男人五官明朗,本是英气逼人的长相,却是因为长了一双桃花眼,看人的时候便多了几分情愫。
她严重怀疑苏执是狐狸精转世,不然每次他凑近自己,怎么自己总是反应慢半拍似的,像被狐狸精迷了心窍。
“看这儿…”苏执指着账本上一处账目给沈落看,沈落正出神,便被吓了一跳,眼睛连连眨了好几下掩饰自己。
苏执只瞥了一眼沈落的神情,嘴角的笑意一闪而过,沈落并未察觉到。
她只看着苏执手指指的地方:“十月七日,薛宅,鸡鸭鹅肉各三斤,陈年女儿红二十坛……”
一连串是襄安楼给一个什么薛宅卖过的东西,看起来没什么要紧的。
“你听过薛宅吗?”苏执忽然问道。
低头想了想,沈落大概明白了苏执的意思,她皱起眉:“京中大户有姓薛的我是没听过,但是保不齐有小门小户啊,我看这账本上的东西也不算很多,兴许……”
后头的话沈落没说下去,苏执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可疑的地方,她便问询地看向苏执。
苏执随即道:“皇城之大,姓薛的人家自然是有,但是襄安楼产业颇大,像这样的小生意他们一贯是不屑做的,且我刚刚随手翻了翻,这薛宅的生意之前停了几年,是这两年重又开始的。”
说着,苏执把手里的账本递到沈落面前:“你往前翻翻,看看他们和薛宅的生意是什么时候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