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笔趣-344 香脆小酥魚閲讀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松柏镇,夜晚时分。
一个老旧的小区内,家家户户都亮着灯,看得出来,这里的入住率极高。
有人气儿,就代表着过年有喜气儿,尤其是在这北方的苦寒之地,再没有什么比除夕更隆重的日子了。
在一阵阵劈啪作响的鞭炮声中,荣陶陶四人拎着一堆礼品袋,走进了小区中,也看到了随处可见的大红灯笼,还有小区里到处放鞭炮的孩子。
刚刚走进小区大门,从一幢楼房拐出来,高凌薇就看向了远处一个单元楼的一楼阳台。
果然,透过那一层薄薄的玻璃霜花,看到了房内灯火通明。
高凌薇父母居住的房子,厨房和阳台是通着的,以至于在外面,高凌薇便看到了厨房中有人影晃动……
是妈妈,她应该在做菜吧?
而且我告诉她了,要带陶陶回来,她一定会做很多很多的菜……
想到这里,高凌薇扭头看了一眼拎着大包小裹的荣陶陶,而此时的荣陶陶一边走着,还一边提鼻子闻着什么,似乎要在弥漫着烟花爆竹空气中,嗅到一丝饭菜的味道。
父母不在,荣阳便成为了荣陶陶的“家长”,对于此次登门拜访,荣阳非常重视。
他也听说了,荣陶陶不止一次拜访高凌薇的父母了,但是来这里帮着撑场面的,竟然都是松江魂武的教师……
嗯,好像的确比荣阳更有面子?
夏方然、李烈、斯华年之流,随便拎出一个,那都是北方雪境里声名赫赫的人物。
“诶,六楼家里怎么也亮着灯呢?”荣陶陶仰起头,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好奇的询问道。
高凌薇开口解释道:“过年的时候,我家习惯把灯都开着。放心吧,不是进去人了,松柏镇的治安非常好的。”
精华都市异能 九星之主討論-344 香脆小酥魚熱推
说着,高凌薇却是笑了,道:“就算是进去小偷了,也不至于傻傻的开灯。”
“奥,过年开灯啊…一直亮着啊?”荣陶陶闷头走进了楼道。
“守岁过后,等后半夜睡觉的时候就关了。”高凌薇随口解释着,敲了敲自家一楼的房门。
不出意外的,开门的是她的父亲——高庆臣。
“爸。”
“庆臣叔,过年好呀。”荣陶陶从高凌薇的身后探出头来,笑呵呵的说着。
“好,好。”高庆臣连连道好,左手拄着拐杖,向后退开了几步,“杨教好……”
杨春熙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给荣阳介绍着:“这位是高凌薇的父亲,是你们雪燃军的老兵,对了,你用不用敬礼啊?”
“不用!”没等荣阳说话,高庆臣当即开口,满心感慨的打量着荣阳。
通过荣陶陶,高庆臣已经见过很多人了,哥哥嫂子、各位教师,唯独没见过荣陶陶的父母,不过…高庆臣也知晓荣陶陶的身世,也知道其中具体情况。
高凌薇看着众人熟络,便偷偷摸摸的溜进了厨房,一时间,鼻间充满了饭菜的香气,耳边也是抽油烟机的嗡嗡声响。
高母竟然到现在还不知道,家里已经来人了。
高凌薇看着母亲那纤细的背影,便迈前两步,双手环住了她的腰,额头轻轻撞了撞母亲的后脑勺。
“诶呀!”专心炒菜的程媛显然吓了一跳。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 愛下-344 香脆小酥魚看書
她急忙扭过头来,却是看到了高凌薇那一脸微笑的模样。
程媛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伸手打了一下高凌薇的胳膊,口中似喜似怪似的埋怨着:“你这孩子……”
一边说着,程媛探手拿了一双筷子,在锅里夹出了一条炸的金黄的小黄花鱼,放在了小盘里:“尝尝咸淡怎么样?”
“嗯。”高凌薇轻声应和着,却是没有接过碗筷的意思,而是微微低下头,将下巴支在了母亲的肩膀上,脑袋轻轻蹭了蹭母亲的侧脸。
程媛端着碗筷的动作微微一僵,一时间,她竟然有一种错觉。
好像抱着自己的,是大女儿高凌式……
高凌薇很少和母亲有这样亲昵的举动,直至高三陪读结束,程媛也从未享受过这些。
高凌式与高凌薇姐妹俩的性格完全不同,在这个家中,谁都不愿提起名字的罪犯·高凌式,反而是程媛的小棉袄,而高凌薇……
这孩子去了大学之后,甚至一年半载都不回家,这也让母亲程媛有了一种跟孩子渐行渐远的感觉。
直到…直到他们为了高凌薇又重新搬回了雪境、回到了松柏镇。
直到上次她和松魂教师们一起回来,说到某一个揪心的话题时,高凌薇一手按住了母亲的手背,轻轻的拍了拍,无声的安慰母亲。
那一次,程媛的心中也是有些错愕的,她觉得高凌薇终于长大了,知道关心人了,知道心疼人了……
“要糊了。”耳边,高凌薇轻声说道。
“啊。”程媛回过神来,急忙放下碗筷,看着锅里炸的小酥鱼,立刻关上了煤气灶。
高凌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扭过头,也看到了荣陶陶顺着香味寻来的身影。
此时的荣陶陶,半截身子露在门口,正向厨房中暗暗观瞧着。
暗中观察.jpg?
“快进来,淘淘。”程媛关上火,回头就要教训女儿,却是也看到了荣陶陶站在门口,她当即忘记了高凌薇捣乱的事儿,连声对着荣陶陶说着,也再次拿起了小盘和筷子。
“阿姨新年好。”荣陶陶开口说着,眼神却是紧紧盯着小盘里的小酥鱼,迈步走了进来。
随着程媛将小盘递过来,荣陶陶根本没接筷子,而是一手捏起了那金黄色的小鱼尾。
这一刻,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烫……
嗯,没事,烫坏了用辉莲敷一下伤口就行了。
要是那红衣大商知道荣陶陶用他的雪境至宝·辉莲来吃小酥鱼,恐怕又得被气死一次吧……
“咔哧。”金黄酥脆,荣陶陶一口咬了下去,美妙的滋味在味蕾中弥漫开来。
我去,这小酥鱼绝了!
梦想是什么?不知道,爱是啥是啥!
荣陶陶嘴唇上染着金色的油渍,连连点头,含含糊糊的赞叹着:“太好吃啦,我恨不得早点跟你叫妈,天天回家吃饭。”
高凌薇:???
程媛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刚想说什么,却是看到高凌薇抬起腿,长腿踢在了荣陶陶的屁股上。
而荣陶陶连躲的意思都没有,甚至挨踢的时候还在吐鱼骨头……
“你这孩子,踹人家干什么啊?”程媛当即打了高凌薇手臂一下,对着荣陶陶说着,“随时来,随时吃,妈给你…呃,阿姨给你做。”
高凌薇:“……”
好家伙!
他吃条小鱼的工夫,你们俩就把我这事儿给定下来了?
此时,荣阳站在厨房门口,也是有点发懵。
他原本是来和高凌薇的母亲打招呼的,却是没想到,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听到了这样的话语。
什么叫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个够?
弟弟!你是真的强!不仅吃饭有一手,就连定亲也比我痛快……
一条小酥鱼,咱就把事儿给办了!
程媛也看到了门口那身材修长的英俊青年,不由得询问道:“这位是?”
“阿姨您好,我叫荣阳,是淘淘的哥哥。”荣阳急忙开口说着,礼貌的打着招呼。
“啊,你好你好。”程媛连连说着,心中却是有些狐疑,这哥俩长得倒是不太像,是因为发型的原因么?
因为一个是天然卷儿,一个寸头?
仔细看看,五官倒真有相似,但组合起来,怎么看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呢?
嗯…主要还是气质不同,太不同了。
众人还在交流的时候,荣陶陶已经奔着锅去了!
岳母大人心中所想,可谓是一点毛病没有!荣陶陶这都奔着锅去了,那跟别人的气质能一样么……
而后,荣陶陶拎着一条酥炸黄花小鱼,被高凌薇硬生生拽出了厨房。
众人回到了客厅,陪着高庆臣坐在沙发上,高父的腿脚不太便利,荣阳接过了倒茶的活儿,看起来可是要比荣陶陶会来事儿。
而高庆臣与荣阳的关系又有些特殊,一个是特殊部队退伍的老团长,一个是特殊部队的现役士兵,所以高庆臣倒也没拒绝荣阳的好意。
说实话,跟这种家庭接触,高庆臣心里也舒服。
高庆臣一生忠烈、伤残退伍,但他的大女儿却是为家庭蒙羞,成为了一名国际通缉犯,虽然不至于给高家夫妇的生活带来特别大的影响,但难免会遭人口舌。
高庆臣并不在意这些,他也不需要听那些是非话语,相比于其他人搬弄口舌来说,他自己,已经给自己更深的自责与愧疚了。
而这一、两年,小女儿却是领回来了一个不得了的男孩。
一个在北方雪境中,真正出自顶级家庭的男孩,一个……并不在意高家家庭污点的男孩。
不仅如此,高庆臣也没有感受到男孩身上的任何傲气,即便是他拿了关外第一,拿了全国冠军。
包括这孩子一次次的拜访,陪同的那么多人,一个个松魂名师,包括他的嫂嫂和哥哥,每个人都很友好,都很热情。
高庆臣并不意外,荣陶陶的圈子都是大神级人物。
让高庆臣心中满意的,亦或者说心中暗暗感激的,是这些人的态度。
高凌薇抢过了荣阳沏茶倒水的活儿,半跪在茶几前,一边沏茶,一边说道:“爸,我和陶陶前两天授勋了。由于这几天队里忙于任务,没有具体的授勋仪式,但也是十二小队的队长亲自颁的。”
“哦?”高庆臣接过了女儿递来的茶杯,笑着询问道,“拿到功勋了?”
“是的,上次我和他共同出任务,逮捕弥途、寒花和红衣大商。”高凌薇抬起脸,看着父亲那赞叹的眼神,轻声道,“雪燃军给的是星盘雪花勋章。”
“星盘雪花勋章……”高庆臣口中喃喃着,似是在细细的咀嚼着这个词汇,过了好久,他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点了点头,“破局,理应如此。偷猎者在雪境纵横数十年了……”
高凌薇:“现在,我和你一样了,也有星盘雪花勋章了。”
“呵呵。”高庆臣摇头笑了笑,道,“保护好自己,你会超过我的,你们都会超过我的,但不要和我一样。”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庆臣叔,有很多功勋章吧?”
高庆臣看向了荣陶陶,点了点头。
荣陶陶试探性的开口道:“在家里么?我能看看么?”
“哈哈,好啊。”高庆臣似乎是来了兴趣,拿过靠在一旁沙发上的拐杖,站了起来,“走,我带你去看看。”
荣陶陶万万没想到,高庆臣带他去的是夫妻主卧,他更没想到,当高庆臣打开大衣柜,拉开衣柜中间那分隔上下的抽屉时,一件叠的整齐的雪地迷彩映入眼帘。
不是常服、礼服,这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雪地迷彩,和每一名雪燃军士兵的衣装没有任何不同。
但不普通的是,这件雪地迷彩的左胸前,密密麻麻,挂满了勋章……
荣陶陶张大了嘴,心中满满的震撼,这得是多少功勋?多少次出生入死才换来的荣誉?
荣陶陶终于见到了三等蕨草雪花勋章的模样,六瓣延展出来的冰晶犹如叶片一般,纹理精美。
他也见到了松针雪花勋章的模样,一根根小冰晶柱似的材质,如搭建鸟巢似的,搭建出了一枚六边形雪花勋章。
而那一等星盘雪花勋章,一枚,两枚,三枚……
“我可以,呃……”荣陶陶伸了伸手,一副想摸却没敢上手的模样。
“当然。”高庆臣拄着拐杖,向身侧一开一步,看着荣陶陶的手指掠过一枚枚勋章。
对于荣陶陶来说,那是新奇,是赞叹,是震撼。
而对于高庆臣来说,荣陶陶手指抚过的每一枚勋章,都是一段记忆。
少有美好,大都苦涩。
高庆臣突然开口道:“拿起来吧,我给你讲几个故事。”
荣陶陶小心翼翼的拿起了这件雪地迷彩,终于,叠起来的衣物展开,而荣陶陶也看到了它的另外一处不同。
那臂章上印的不是“雪”,而是“青”。
青山的青。
……
客厅中,高凌薇询问道:“阳哥要去么?”
荣阳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了吧,老首长没叫我。”
高凌薇无奈道:“哥你太见外了。”
“别理他,他这人规矩得很。”一旁,杨春熙抿了口茶,幽幽的开口说着。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 線上看-344 香脆小酥魚熱推
荣阳尴尬的找话:“听说你父亲喜欢喝两口。”
高凌薇愣了一下,道:“你重伤初愈,能喝…不对,你的伤好了么?”
“我…嗯?”荣阳话语一停,只感觉主卧的方向,一阵阵强大的魂力波动传来。
高凌薇面色一喜,急忙站起身来:“淘淘要晋级?”
与此同时,卧室中,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道:“庆臣叔,您继续。”
高庆臣建议道:“别压着了,既然时机到了,该突破就突破吧,我们有的是时间讲故事。”
荣陶陶强压着体内暴躁的魂力,道:“不,您还是继续吧,我们一会儿还要吃团圆饭,我们还得去看烟花庆典,一年就这么一天,先给家人。”
隐隐的魂力波动被荣陶陶压了下去,房间中陷入了一片沉寂。
高庆臣默默的看了荣陶陶半晌,却是哑然失笑:“小伙子,你似乎比我活的更明白一点。”
荣陶陶脸上露出了憨憨的笑容:“我主要是图我程姨那盘小酥鱼……”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