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39章 10分鐘之後進入“無我境界”!閲讀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风魔大人,可以借你家的那小院子用一下吗?”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39章 10分鐘之後進入“無我境界”!分享
“可以倒是可以……绪方老弟,你借我家院子是要做什么?”
“我之前约好了要给近藤一些剑术上的指导。”
获得风魔的院子使用许可后,绪方转身回到了院子内。
因为风魔的家中没有那种剑术练习用的木刀或是竹刀,因此绪方和近藤只能暂时拿院子内的两根长度和打刀差不多的粗长树枝来凑活着用一下。
绪方拿着树枝,随意地舞动着,在不扯到身上的伤口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地活动着身上的筋骨。
在绪方活动着身上的筋骨时,站在绪方对面的近藤一脸迟疑地朝绪方说道:
“师傅,你这副样子……能剧烈活动吗?”
绪方裸露在和服之外的皮肤基本都缠着厚厚的麻布。
透过和服的襟口,也能看到绪方的上身也被包得跟个粽子一般。
“我身上的伤不碍事。”绪方道,“我要传授给你的‘绪方流’,并不怎么消耗体力,也不会给身体带来太大的负担,所以即使满身是伤,也不妨碍我对‘绪方流’的教授。”
阿町和风魔坐在院子边上,默默地观战着。
风魔现在正好闲得发慌,乐于看好戏。
而阿町也对绪方口中的那什么“绪方流”非常地感兴趣,毕竟她此前从未听绪方讲过什么“绪方流”。
“绪方老弟。”
在绪方与近藤都在活动着筋骨、做着准备活动时,风魔朝绪方问道。
“近藤一直喊你为‘师傅’,你真的收近藤为徒了吗?”
“不,我并没有收他为徒。”绪方无奈道,“只是他单方面地喜欢这么称呼我而已。既然他喜欢这么称呼我,我也就任由他对我使用这个称呼了。”
早在4天前的那一晚,绪方就跟近藤说过不要叫他“师傅”。
但也不知是因为叫习惯了,还是因为近藤的性子就是愣,总之不论绪方怎么说,近藤也没有将这称呼更正过来。
既然近藤更正不了,那绪方也懒得再去纠结称呼上的问题了。
“准备好了吗?近藤。”
“嗯!”近藤正色道,“我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的话,就攻过来吧。”绪方一边说着,一边单手持树枝,摆出正宗的中段架势。
“让我先攻吗?”近藤问道。
“没错。让你先攻过来的话,能更好地向你展示何为‘绪方流’。”
“那——我上了!”
近藤发出颇有气势的气合声,然后将手中的树枝高举。
绪方——一动不动。
就在高举树枝的近藤准备对绪方展开冲锋时——
喀。
绪方猛地抬起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自然垂下的左手,伸进怀中,从怀中掏出霞凪。
掏出霞凪、抬起枪口、对准近藤——动作相当地流畅。
“近藤,不想脑袋被打飞的话,就给我站着别动。”
在看到绪方掏出霞凪后,近藤的脸色瞬间一变,随后猛地顿住前冲的脚步。
他在4天前的那一晚见识过这怪模怪样的玩意。
近藤对这玩意的印象极其深刻。
这根怪模怪样的玩意就像缩小版的铁炮,能射出东西来攻击对手。
所以在看到绪方掏出这怪模怪样的东西后,近藤便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
在顿住了脚步的同时,近藤也猛地想起了什么:
“等等!”近藤高呼道,“这不就是‘绪方剑法’吗?!”
在4天前的那一晚,近藤有听绪方说过。
他这掏出“缩小版铁炮”来攻击敌人的这一招,是什么绪方剑法的奥义。
“没错,就是‘绪方剑法’。”绪方轻声道,“‘绪方流’其实也就是‘绪方剑法’的另一种说法而已。”
“师傅……”近藤朝绪方投去复杂的目光,“我希望你教我的是剑术啊……”
“近藤。”
近藤的话还没有说完,绪方便一脸认真地打断了近藤的话头。
“你错了。”
“我的这‘绪方流’其实就是剑术。”
“掏出一杆‘小铁炮’来对敌人进行射击,怎么就是剑术了?”近藤一脸不解。
“我手中的这玩意不叫‘小铁炮’,它正式的名字是‘短铳’,同时也有着‘霞凪’这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
绪方一边说着,一边将霞凪给收了回去。
“我刚才之所以掏霞凪出来,只是给你举个例而已。”
“你日后在战斗中不一定要掏铁炮出来攻击敌人。”
“你可以对着敌人的眼睛扬沙、或是趁敌人不注意踩敌人的脚趾……总之就是可以使出一切可以帮助自己取胜的招数。”
“近藤,无外流、香取神道流这样的大流派也好,我的榊原一刀流这样的小流派也罢,绝大多数的剑术流派都追求着同一样东西——‘如何最快地打败敌人’。”
“我的‘绪方流’算是对绝大部分剑术流派的这所追求之物的一个总结。可以说是‘剑法之宗’。”
“不教你任何剑技的剑术流派,只告诉你一个浅显的道理:在生死决斗中,不择手段地去赢——这就是‘绪方流’。”
“‘绪方流’的精髓就在于一句话——‘实用就行’。”
“朝他人的眼睛洒灰——这是绪方流。”
“趁敌人不注意,掏出铁炮来对敌人进行射击,这也是绪方流。”
“只要是实用的对敌方法,便可尽情地使用。”
近藤一直认真聆听着绪方的这番教诲。
待绪方的话音落下后,他便轻声嘟囔着绪方刚才所吐出的字句:
“剑法之宗……实用就行……”
随着他的这番嘟囔,刚刚积郁在近藤眼瞳中的迷茫之色渐渐消散,光芒绽放而出。
“师傅!我悟了!”
见近藤一副好像参悟了什么世间真理的模样,绪方的表情不由自主地变古怪了起来。
但绪方还是强绷住自己的表情,保持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说道:
“嗯,悟了就行。”
绪方点了点头后,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顿了顿。
随后补充道:
“虽说在生死决斗中要灵活运用‘绪方流’,但有些战斗是不能够使用‘绪方流’的。”
“欸?”疑惑之色再次在近藤的脸上浮现,“有些战斗中不能使用‘绪方流’?那什么样的战斗是不能使用‘绪方流’的?”
“嗯……”绪方沉吟着,思考着合适的例子,“比方说——和那种必须要堂堂正正击败的对手的战斗。”
“什么样的敌人是必须要堂堂正正击败的?”近藤追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绪方苦笑了下,“反正我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敌人,以后可能会遇到吧。”
“总之——近藤,灵活运用‘绪方流’吧。”
“这就我能教你,且唯一能教你的东西。”
“是!”近藤一脸激动,“感谢您的指导!我现在就回去练习‘绪方流’!”
说罢,近藤不带丝毫犹豫地扭头转身即走。
望着近藤离开的背影,绪方忍不住在心中暗道着:
——练习“绪方流”……?他要怎么练习这玩意……
待近藤完全离开后,刚才一直坐在一边旁观的阿町走了上来。
“阿逸,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教近藤什么剑术技巧呢……”
“我现在其实有些良心不安呢。”
“嗯?为何这么说?”
“因为我刚才所说的那些,有很多都是现场胡编的……比如什么‘剑法之宗’、‘绪方流’也是剑术之类的……这些其实都是我一时兴起随口说的……”
“啊?”阿町一双美目瞪圆,“那也就是说……你刚才都是在乱教的咯?”
“并不是乱教。我刚才的确是有在认真教近藤东西。”
“我刚刚教近藤的那‘绪方流’,算是我在长年累月的死斗中所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比什么剑术技巧都要实用地多。”
“只是在介绍这‘绪方流’时所用的措辞夸张了些而已……”
“然后……近藤他好像对我刚才所说的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
说到这,绪方不由得回想起近藤刚才的那副像是参悟到了什么世间真理的模样。
回想着近藤刚才的那副模样,绪方忍不住嘴角一抽。
“希望近藤他是真的明白了我刚才跟他说的那些话都是什么意思吧……”
“话说——”阿町此时面露迟疑之色,“就这样放那个近藤走……真的好吗?”
“为什么这么说?”
“那个近藤不是知道你就是绪方一刀斋了吗?”
“不仅知道了你是绪方一刀斋,还知道你现在就藏身在这里养伤。”
“如果之后跟官府……”
阿町的话还没有说完,绪方便笑了笑:
“放心吧,近藤他不会这么做的。”
“如果他看上了我这颗脑袋所能换来的赏金的话,早就向官府举报我了。”
“而且……”
说到这,绪方的脸上泛起几分无奈。
“你看近藤的那副样子,像是那种会举报我的人吗?”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阿町开始回忆着近藤那副憨厚耿直的模样……
“好像不是。”阿町正色道。
“好了,我们回去吧。”说罢,绪方率先转头离开院子,回到风魔的房内。
跟阿町说了一声我有些累了,打算睡觉后,绪方便径直回房。
阿町也知道现在遍身是伤的绪方现在最需要的是多休息、多静养,因此绪方在说出他要睡觉后,阿町便十分乖巧地远离了绪方休息的房间,尽量不打扰到绪方的休息。
当然——绪方其实是在骗阿町。
他现在根本就不想睡觉。
回到房间、坐在铺于榻榻米上的被褥上后,绪方打开了他的个人系统界面。
【姓名:绪方逸势】
【目前个人等级:LV29(230/4200)】
【个人属性:
力量:12
敏捷:11
反射神经:9
体力:11
生命力:23】
【技能:
榊原一刀流等级:10段(3455/5000)
无我二刀流等级:9段(5520/8000)
不知火流忍术等级:5段(1210/1500)】
【剩余技能点:5点】
……
【榊原一刀流(10段):
登楼:中级
水落:高级
鸟刺:大师级
龙尾:中级】
……
【无我二刀流(9段):
垫步:高级
刃返:大师级
流转:高级
源之呼吸:高级
雷切:初级
蝉雨:(待解锁)】
……
【不知火流忍术(5段):
不知火流潜行术:初级
不知火流柔术:中级】
……
和以往相比,个人系统界面最大的不同便是——无我二刀流解锁了新的待解锁剑技:蝉雨。
虽没有仔细数过,但据绪方的估算,4天前的“二条城之战”,云集在天守阁上的敌人,约近二百人,其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是“掘墓人”与赏金猎人。
倒在绪方剑下的人,约在100人以上,130人不满。其余没有倒在绪方剑下的人,皆为士气崩溃而四散奔逃了。
所以到头来绪方所迎击的敌人,总计也就上百号人,其余人都没来得及靠近绪方就逃跑了。
那一夜,绪方的敌人主要为——“掘墓人”、赏金猎人、不知火里的忍者这3股敌人。
二条城毕竟不是军事要塞,只是将军于京都的行辕,平日里也基本不会在二条城部署太多的军事力量,所以那一夜的防御力量主要就2股:不知火里的忍者与那些达官贵人们的侍卫们。
所以在那一夜,除了这3股敌人之外,前来迎击绪方的还有那些达官贵人们的侍卫们,只不过数量并不多。
这些达官贵人们的侍卫基本都穿着十分华丽的衣服,所以相当好认出。
在绪方的印象里,在天守阁上看到的这种穿着华丽衣服的敌人数量并不多,不超10指之数。
这也好理解,那时绝大部分的侍卫肯定都优先去护送他们所负责保护的贵人们离开了。
毕竟他们的任务是保护主人,而不是保护二条城。
保护二条城才是幸太郎那些人的任务。
也多亏了这些前来迎击绪方的达官贵人们的侍卫并不多,让绪方的这一战好打了许多。
从去年于广濑藩的迎战百人还需借助“无我境界”的力量,到今日的已可以在常态状态下迎战上百人,能有这么大的进步,也算是多亏了系统这个外挂了。
毕竟和去年相比,绪方早就变强了不知多少。不论是剑技等级还是个人身体素质,还是以一敌多的实战经验。
当然天守阁一战能胜,有一部分原因也还是多亏了敌方是一盘散沙,没有丝毫配合,还总在那互相妨碍。
敌人的组成力量多,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就代表着是一盘散沙。这一点在那帮赏金猎人中体现地尤为突出。
最起码去年于广濑藩所打的那场斩杀松平源内的战役,松平源内的那上百名护卫都是同属一个藩的武士,彼此之间互相认识,也有着相同的“保护主公”的目的,所以还知配合。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笔趣-第339章 10分鐘之後進入“無我境界”!分享
4天前二条城天守阁上的那帮人那就真的是各怀鬼胎、互相妨碍了。
“掘墓人”和赏金猎人们都是在伤亡超过一定数量后,余下的人就落荒而逃了,所以满打满算,那一夜倒在绪方剑下的人数,基本附和绪方的这“在100到130这个区间”的预期。
海量的经验让绪方的个人等级提升3级,无我二刀流提升1段,总计获得5点技能点。
4天前的那一战,绪方主要使用无我二刀流来对敌,近8成以上的敌人都是被无我二刀流干掉,因此无我二刀流获得的经验值最多,直接从8段升为9段,同时距离升为第10段仅剩2000多一点的经验值。
因为主要使用无我二刀流来对敌,导致榊原一刀流和不知火流忍术都处于获得了不少的经验值,但距离升级仅剩一点点经验值的状态。
——等级越高,升级越难呢……
在心中这般感慨了一声后,绪方开始着手进行加点。
对于自己目前所拥有的这5点技能点该怎么使用,绪方早有主意。
和幸太郎的那一战,让绪方意识到——不知火里所拥有的战力,远在他的预期之上。
光是那能让他们进入“夜叉境地”的夜叉丸就是一个棘手的玩意。
据幸太郎所说——他们“四天王”中的另外3人,以及他们的首领炎魔也同样拥有着这夜叉丸。
在常态的状态下,绪方难以抗衡进了“夜叉境地”的幸太郎。
如果“四天王”中的另外3人,以及他们的首领炎魔的实力都和幸太郎相当,或是在幸太郎之上的话,那绪方打败他们的方法就仅有一条:进入“无我境界”!
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339章 10分鐘之後進入“無我境界”!讀書
唯有“无我境界”才能抗衡他们的“夜叉境地”。
现在已和不知火里彻底撕破脸皮,不知何时就会再次与不知火里的这些高手爆发冲突。
4天前的与幸太郎的那一战,算是绪方的运气好,在紧要关头进了“无我境界”,一口气扭转了战局。
但之后是否还有这样的好运气——那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绪方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论如何,都必须要尽快掌握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能力!
于是绪方不带丝毫犹豫地将他现在的这5点技能点中的4点全数加到了“源之呼吸”上。
【叮!消耗4点技能点,无我二刀流武技·源之呼吸,晋级为“大师级”技能】
这道系统音刚落下,便又有一道新的系统音在绪方的脑海中响起:
【叮!无我二刀流武技·源之呼吸升为“大师级”技能】
【源之呼吸能力升级】
【使用源之呼吸可大幅提升宿主的专注度,将宿主的“反射神经”临时提高8点】
【维持源之呼吸10分钟左右的时间,可进“无我境界”】
待这串系统音落下后,绪方稍稍一愣。
虽然系统音的话音已经全数落下,但刚才最后的那句系统音直到现在仍在绪方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着。
在终于回过神来后,绪方连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将自己的呼吸调整为了“源之呼吸”。
他要实验一下自己刚才听到的系统音。
【叮!使用“源之呼吸”,反射神经临时增加8点】
【目前反射神经值:17点】
【专注度大幅提升】
使出了“大师级”的源之呼吸后,绪方所感悟到的第一个感受就是——与“高级”的源之呼吸简直天壤之别。
专注度的大幅提升,令绪方五感的敏锐程度大幅提升。
正在一楼活动的风魔和阿町的脚步声与谈话声,绪方能听得一清二楚。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339章 10分鐘之後進入“無我境界”!分享
甚至连他们二人的呼吸声,绪方都能隐约感受到。
坐在被褥上的绪方,保持着打坐的姿势,就这样默默地使用着源之呼吸,一动不动。
渐渐的,绪方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有种……自己正在一点点沉入海底的感觉。
刚使出源之呼吸,自己还浮于海面。
但渐渐的,自己开始一点一点地往海底沉去。
随着对海底的逐渐靠近,绪方明显感到自己的专注度正在不断加深……
随着专注度的不断提升,绪方渐渐感到自己的心境正一点一点地变化成……“无我境界”特有的那种心无旁骛的状态……
大约10分钟之后——绪方,终于沉入了海底。
在抵达海底的下一瞬,一道目前为止仅在绪方的脑海中响过两次的系统音响起:
【叮!宿主进入——无我境界!】
这道系统音刚一落下,绪方便猛地睁开双眼,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力量……开始源源不断地自绪方的体内涌出。
是“无我境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