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穿越八年纔出道 txt-140.不敢回了嗎?直入人心,令人想哭的婉約詞。(求訂閱)分享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文学圈子的事情,平时是很少有普通人关注的。
哪位作家发表了什么诗集。
哪位作家写了什么人文情怀的小说。
哪位作家在哪所学校讲座。
这些……
基本上没什么圈外的人关注。
文学圈子现在谁的作品最多?
谁的作品获奖了?
也没什么普通人关注!
所在省市的作协里都有谁?作协主席是谁?
作协成员都写过什么作品?
也没多少普通人知道。
仿佛,文学圈子,和普通老百姓之间变成了两个互不相干的世界。
直到,王谦出现。
文学圈子,从未收到如此多的人关注过。
郭壮壮发布萧冬梅作品的微博,迅速就拿到了上万人点赞转发评论,并且数据提升还非常迅速。
这是郭壮壮从未有过的热度,从未感受过的关注。
之前,他的微博关注人数只有几十万,这还是他花费五年经营得来的,在作家圈子里,已经算是比较高的了。
但是,这一个多小时,他的关注人数就涨了好几万,比他平时一个多月增加的都要多。
微博上很多很多人都在关注王谦和郭壮壮在微博上的互动消息。
所以,郭壮壮算是蹭到了一波热度。
唐河鹏和白桦此刻在办公室里一起看着郭壮壮的微博。
读完这首一剪梅!
唐河鹏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首婉约词,很好!是我见过的,除了王教授之外,写的最好的一首古词了。即便是放在古代诸多佳作当中,也算得上是一首入流的作品。郭壮壮说是他朋友写的?是谁呢?”
白桦低头看到了雪漫的微博,急忙说道:“是萧冬梅!山城大学中文系教授萧冬梅,十年前毕业于京大中文系的博士,我见过一次。”
白桦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任何时候都平静如水的女子,初一看不惊艳,却属于绝对印象深刻的,越想越觉得好看的那种类型。
能给他留下如此深刻印象的异性,只有刘胜男和萧冬梅两人。
唐河鹏也是瞬间眼睛一亮:“萧冬梅?薛振国的学生!原来是她,这丫头是少有的真正纯粹的文人。如果是她,那就不奇怪了。以她做学问的态度,写出这样的作品来,很正常。就是,郭壮壮怎么和她是朋友?”
白桦问道:“怎么了?”
唐河鹏笑道:“不是我看不起郭壮壮,我觉得,郭壮壮不配和她做朋友。”
白桦一愣,随后一想,也点头赞同:“的确!郭壮壮私心很重,喜欢投机,不择手段。萧冬梅很纯粹,专心做学问,所以她才能写出这样的作品。如果她再沉淀几年,必定是当代文豪!我见过很多同龄人,萧冬梅的才华能排在第二。”
唐河鹏问道:“第一是谁?”
白桦笑道:“当然是王教授!第二萧冬梅,第三,刘胜男!”
唐河鹏想了想,对此不置可否。
所谓,文无第一。
只是……
王谦这段时间发布的这些作品,让文无第一这个词也变得没法争议了。
因为!
当代文人当中,真的没有谁能写出能与之争锋的古诗词作品。
如果说小说等其他文学领域,那么他们肯定敢和王谦说道说道。
但是,诗词领域。
大家都默认了唐河鹏上次对王谦的评价。
当代古诗词领域第一人。
唐河鹏再仔细看了看萧冬梅的作品,叹息道:“可惜,萧冬梅是老薛的学生,如果是我们浙大的学生就好了。”
有萧冬梅这位学生。
唐河鹏可以想象到,几年,几十年之后,京大必定再添一个文豪。
薛振国也会名声大涨。
浙大?
浙大目前来看,还没戏。
白桦低声道:“如果刘胜男不去搞音乐,可能不输给萧冬梅。”
刘胜男?
唐河鹏轻轻皱眉,也遗憾地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当年,刘胜男研究生毕业决定离开浙大去央音考取音乐博士,唐河鹏劝过几次都没用,只能放任其离开。
唐河鹏也认为,如果刘胜男能在文学一道上好好沉淀钻研,将来也有机会成为一代文豪级别的存在。
就如其现在是流行乐坛内扛鼎天后之一一样的地位成就。
白桦想了想,低声说道:“唐教授,您说,如果我们把王教授留在浙大,怎么样?这不就是现成的?”
唐河鹏一愣,随后眉头轻皱:“老陈上次在王谦讲课的时候提议过,王谦拒绝了,因为老陈要求必须一学期至少来上一节课,王谦说没时间拒绝了。后来在一次会议上,老陈提议和浙音一样,给王谦浙大的荣誉教授,不限制上课时间,同样给教授级待遇,但是被校领导压下来了。”
“校领导认为,王谦还太年轻,资历积累都不够,浙大这样做了,会成为圈内的笑话。”
白桦呵呵笑了笑:“又是太年轻,呵呵,这个词我听到太多次了。”
白桦几年前想加入作协,但是被方国书拒绝了,说白桦还太年轻,过几年再说。
白桦点开王谦的微博,面色期待:“看看王教授怎么回萧冬梅的这首一剪梅吧。其实,王教授的上一首醉花阴,就足够超出这首一剪梅一个层次了。但是,我想,王教授应该不会用一首作品来回应萧冬梅的两首作品。”
唐河鹏也目光注视着电脑屏幕。
白桦:“王教授暂时还没回复。”
唐河鹏拿起毛笔,以练习了一段时间的瘦金体将萧冬梅的一剪梅缓缓写了出来。
……
山城!
郭壮壮站在屋顶上,看着萧冬梅继续站在案台前写着书法,对方那专注而平静的状态,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自己也不存在一样。
郭壮壮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拿起手机看了看,看到王谦还没回。
快半小时过去了。
他发的微博信息已经超过十万转发点赞了,评论人数也超过上万。
“冬梅,王谦还没回。”
郭壮壮主动开口打破了沉静。
萧冬梅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郭壮壮,只是一笔一划,专注地写着字,直到这张纸写满,才放下笔说道:“我听说,王谦在你们浙大讲课的时候,留下了一种他自创的全新书法,名叫瘦金体,是吗?”
郭壮壮点头:“是的,吕春湖教授都很推崇,搬着黑板回家研究了一段时间,已经初具火候了。”
萧冬梅将写好的字收起来,再次铺上了一张白纸:“如果下次还想来见我,就带一块王谦写过的黑板过来。”
郭壮壮苦笑:“冬梅,你饶了我吧。现在只有学校和吕教授那里有。但是他们都宝贝的很,吕教授和陈主任还为这个黑板吵过架。好多书法家都想借出来看看,但是陈主任都不借,然后他们就自己去学校看。”
“你觉得,我有那个面子,从学校拿一块黑板给你吗?”
萧冬梅没有看郭壮壮一眼,看着自己的字,淡淡地说道:“那你以后就不用再来见我了。”
郭壮壮虽然心中稍显遗憾,但是却也有一种解脱。
当了一年多的舔狗。
郭壮壮算是认清楚了。
萧冬梅这种女子,不是自己能搞定的!
配不上。
也搞不定。
萧冬梅见了他几次,连正眼看他的次数都不多。
不来就不来吧。
郭壮壮沉默不语,只想快点离开,拿起手机再次看了看,发现王谦还没回复。
心中不由想到。
王谦莫不是暂时没有作品回应,所以装死保持沉默了?
……
王谦发布了醉花阴之后。
秦雪荣看完就很是开心,然后……两人去浴室洗了个澡。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左右。
两人都饿的没力气了,才出来。
毕竟,还没吃早饭呢。
楼下慕容月都大喊出声:“秦雪荣,你要饿死我和姜姜吗?”
秦雪荣穿上衣服,脸色绯红地下楼去做饭了。
王谦也跟着下楼了。
慕容月和姜煜都毫无形象地瘫坐在沙发上刷手机,看到两人下楼。
慕容月童言无忌地说道:“你们两真是够了,大上午的不吃饭还运动这么久,我和姜姜都要饿死了。秦雪荣,赶紧做饭去!”
秦雪荣心虚,所以没有和慕容月顶嘴,低着头迅速去厨房做饭了。
王谦脸皮的厚度已经无视这种程度的调侃了,所以很自然地坐在两人对面,问道:“你们怎么不自己做点吃的?”
慕容月:“小雪说好的管饭,我和姜姜只管吃。”
姜煜看着王谦问道:“你没看微博吗?”
王谦点头:“刚才没看!”
两人都脸色红了一下。
刚才王谦在干什么。
她们都听到了。
这别墅太大,很空旷,所以隔音也很一般。
当然,主要是秦雪荣也不怎么控制自己的声音。
姜煜挪开视线,不看王谦,低声道:“你看一下吧。刚才,郭壮壮又发了一首作品,我看着很不错,你有将近一个小时没回复了。大家都说你怕了。”
慕容月:“我看雪漫说,郭壮壮发的是萧冬梅的作品。”
姜煜点头:“嗯,应该是萧冬梅,郭壮壮就是个欺世盗名的,肯定写不出这么好的作品。”
慕容月:“要我说,王谦你别回了,你那首醉花阴本身就足够了,也比萧冬梅的这首一剪梅更好!”
咚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王谦和姜煜,慕容月都楞了一下。
慕容月对着厨房的秦雪荣很不客气地喊道:“秦雪荣,有人敲门,今天有人来嘛?”
秦雪荣大声回答:“不知道,你们去开一下门。”
慕容月和姜煜都坐在那里不动,同时看着王谦!
王谦疑惑:“你们看我做什么?”
慕容月:“你是小雪的男朋友,算是半个主人,来客人了,不应该你去开门吗?”
王谦无语地看了两人一眼,摇头笑了笑,知道慕容月和姜煜是故意给自己脸色看的,当下起身去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人,让王谦楞了一下。
他想过可能是何东明,也可能是赵威和何福林之类的。
毕竟,他在西湖市认识的人不算多,能来家里的朋友就只有何东明一个人。
但是……
没想到。
一开门,门口就站着两个如同双胞胎一样的美少女。
徐文文,徐笑笑。
徐文文穿着粉红色的休闲装,没有上次来的时候穿的正式,没有了女强人的气势,多了许多可爱和青春无敌。
徐笑笑则是穿着浙音的校服,气质恬静,看到王谦打开门,婴儿肥的脸上出现一丝红晕,然后迅速恢复正常,看着王谦,笑着轻轻鞠躬,说道:“王教授,我和姐姐来拜访您,想请教您一些书法上的问题,打扰了。”
徐文文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她是被妹妹硬拉着过来的,她自己不好意思过来,不过此时也很有礼貌的说道:“王教授,没打扰您吧?”
王谦楞了一下之后,迅速恢复正常,步伐让了一下,伸手道:“不打扰,你们进来吧。我也刚起床没一会儿,今天没什么事,就是休息。欢迎你们来做客!”
徐文文和徐笑笑两人也不是第一次来,不过正式当客人来拜访,还是第一次来,进门换了拖鞋,看到慕容月和姜煜两人,又是打招呼。
徐笑笑:“小月,姜姜,你们好!”
徐文文:“你们好。”
姜煜微笑点点头,没说话。
慕容月则是挥手喊道:“笑笑,文文姐你们来了,快过来坐下吧。”
慕容月起身去拉着两人过来坐下。
几人都熟悉了,所以很快就没有了生疏,聊了起来。
王谦去拿了一些饮料零食过来放下,正想离开呢。
徐文文叫道:“王教授,您可不能走。”
王谦:“没事,你们先聊着,我去帮雪荣做早餐,等下一起吃点,吃完我们再聊聊书法。”
徐文文急忙说道:“我想请教您醉花阴这首作品。”
然后,她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里面有一叠纸,将纸张在桌子上展开。
徐笑笑也马上说道:“还有我的!”
她也拿出一张纸展开,上面写的也是王谦刚刚在微博上发布不久的醉花阴。
慕容月和姜煜凑过来仔细看了看。
姜煜轻声说道:“都是王谦的瘦金体?”
徐笑笑说道:“嗯,我和姐姐是照着王教授在浙大和我们浙音讲课的视频写的。我还把上次王教授留在学校的黑板借回家了。”
徐文文:“写的不好,班门弄斧了。”
王谦仔细看了看,姐妹两的字写的都不错。
虽然,肯定不如王谦这种大家。
但是,绝对也算是入门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入门一种新的书法字体。
姐妹两的天赋很高。
当然,这也和她们练了书法多年,底蕴深厚有关。
王谦点头:“写的不错,你们找我是为了这个?”
徐笑笑目光看着王谦:“嗯,这首醉花阴,我和姐姐非常喜欢。”
徐文文:“我们两在家也闲着没事,看到您在微博上发布的作品,我们很喜欢。就专门过来请教一下王教授这首作品,还有书法。”
王谦稍微点评道:“字写的还不错,继续多练练就可以了,都不用我给你们写字帖了。”
徐笑笑急忙说道:“还是需要王教授的字帖的。”
徐文文:“那这首作品呢?王教授,您是如何写出这样一首婉约词佳作的呢?完全是以我们女性的视角,我初看都不敢信是您写的,让人惊艳。”
徐文文又仔细看了看这首醉花阴,每次看一遍都让她喜爱不已。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读起来就让人心醉!
王谦解释道:“我是一个演员!”
停顿了一下,王谦笑道:“演女人,我也可以。”
四双眼睛盯着王谦眨了眨。
慕容月疑惑地问了一句:“女装大佬?”
王谦瞪了慕容月一眼:“滚!”
然后,王谦将这首醉花阴的诸多细节解释了一下。
就给在场的四人讲解。
就如开小灶一样。
徐文文和徐笑笑都用心的记下王谦说过的每句话。
尤其是徐文文,她是浙大中文系讲师,她已经打算下周就在课堂上讲这首醉花阴,此刻能得到王谦这个原作者本人的讲解,她更有信心去讲课了,也不怕贻笑大方。
讲了十几分钟,王谦:“大概就是这样了……”
徐笑笑好奇地问道:“那王教授,萧冬梅后面又发了一首一剪梅,您怎么不回复?”
徐文文用胳膊碰了妹妹一下,让她说话注意点,别提这一茬。
郭壮壮发布作品已经过去一小时左右了,王谦的微博上还没有动静。
不少文学圈子的人都认为,王谦暂时可能没有作品,所以保持沉默了。
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先保持沉默,过后再随便找个借口敷衍一下,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徐文文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徐笑笑却不这么认为。
她觉得,王谦绝对不是因为没作品而保持沉默。
哪怕没有作品,王谦这么有担当的人,也绝对不会保持沉默装死,绝对会站出来说清楚。
所以,她问了出来,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姜煜嘴角含笑。
慕容月则是直接笑了出来,然后趴在沙发上咯咯咯的如鸽子一样笑了起来。
徐文文和徐笑笑都不明所以,好奇地看了慕容月和姜煜一眼。
王谦则是有些惊讶,无视了姜煜和慕容月的笑,随意地回答道:“哦?她又写了一首一剪梅?我没看到。当时有点事情太忙,所以没看微博,这才有时间。”
徐文文瞪大眼睛:“你没看?所以没回?”
慕容月忍着笑,认真地说道:“是的,他刚才很忙,我和姜姜可以作证。”
王谦撇了两人一眼,这两个家伙明显是不怀好意的调侃:“不用你们作证什么,没看就没看,没回复就没回复,又不会掉块肉。”
徐笑笑甜甜的笑起来。
她相信王谦说的每一句话。
她就知道,王谦绝对不是因为没作品,装死沉默。
她相信,王谦不是这样的人。
王谦拿出手机,打开微博看了看,轻声说道:“我看看这首一剪梅,对方是叫萧冬梅?”
徐文文点头:“嗯,萧冬梅,山城大学中文系教授。毕业于京大中文系,博士学位,是薛教授的学生,和雪漫同门,就是经常和您互动的雪漫。据说,萧冬梅是京大中文系十几年来最有才华的一个学生,而且,非常低调,几乎不抛头露面,发过两本诗集。”
徐笑笑:“郭壮壮不知道怎么忽悠了萧冬梅,拿萧冬梅的作品发出来给你看,真是小人。”
徐文文:“不过,我觉得,萧冬梅的这首一剪梅,还是很不错的,是现代少有的好作品。”
王谦靠在沙发上,休闲而随意,没有在浙大课堂上那种文学家的儒雅随和,也没有在浙音课堂上艺术家的自信优雅,更没有在舞台上的那种我是世界中心的骄傲狂躁!
徐笑笑一下子觉得,自己和王谦的距离似乎都拉近了许多,就如同面对自己的好朋友一样。
王谦没说话,看了看自己的微博,发现微博下面很多留言。
“王教授怎么不说话了?点评一下郭壮壮的一剪梅吧,我看很多人都说好。”
“王教授,他们都说你怂了呀,说句话呀。”
“王教授,哪儿去了?”
“王教授,人呢?别怂呀。”
“王教授,郭壮壮说你装死。”
“王教授,有人说你认输了!”
……
王谦的诸多歌迷粉丝,基本上都是普通人,所以很容易被带节奏,虽然都是支持王谦的。
但是,他们依旧被许多所谓专家学者的评论影响到了。
王谦对此也没有责怪他们。
这是没法避免的。
他们也是关心则乱。
他先去郭壮壮的微博上看了看对方发布的一剪梅。
迅速看完!
王谦心中也不得赞叹了一句。
说实话。
如果不靠抄。
王谦觉得对方的才华能甩自己十条街!
他的鉴赏能力还是不错的,看了一遍就知道这首作品,放在现代社会,是真正难得的佳作,放在古代也是一首好作品,即便算不上千古佳作,也差不了太多了,大概率可能流传下来。
反正,他前世在另一个世界,没见过当时有谁写出这种水准的古词作品。
这样的作品,这样的才华。
必须得赞扬一下。
王谦发微博说道:“各位抱歉,刚才有点事耽误了,所以一直没看微博,也没有第一时间回复,让大家误会了,抱歉。”
“郭壮壮代发的萧冬梅的这首一剪梅,非常好,是难得的佳作。说实话,能看到这样一首作品出现,我很惊喜。作者在婉约词上的造诣,让我汗颜。”
“为此,我的这首作品,不会打字写,这是对萧冬梅的不尊重。”
说完。
王谦发了出去。
姜煜,慕容月,徐笑笑,徐文文,都没有围在王谦的身边去看他的手机,那样不礼貌。
但是四人都拿着自己的手机等着王谦的微博刷新信息呢。
叮!
四人同时看到王谦新发的消息了。
慕容月和姜煜还没仔细看呢。
王谦就放下手机,站了起来,身上气势变化,一股文人所独有的霸气散发出来,朗声道:“小月,姜姜,笔墨纸砚伺候!”
慕容月和姜煜没多想,听到王谦的话,本能的丢下手机就跑去里面房间拿纸和毛笔,墨水,砚台。
徐笑笑和徐文文都惊喜地看着王谦。
徐笑笑:“王教授,您要写下来吗?”
王谦点头:“当然,写下来,拍个视频或者照片发上去,这是我对她的尊重。说实话,这首一剪梅,是我见过的现在最有才华的一首婉约词。有机会一定要和作者聊聊。”
徐文文:“萧冬梅的这首一剪梅,的确很好!也就比王教授您的作品稍微差一些,比其他同时代的作品都优秀几个档次。我打算下次有机会在课堂上和同学们讲讲。”
慕容月和姜煜两人迅速跑了回来,笔墨纸砚迅速摆好在旁边的大书桌上。
徐笑笑迅速过去帮忙磨墨。
姜煜和慕容月将一张纸铺好。
徐文文则是拿出手机开了视频,调整好角度,想将这一幕录下来。
王谦站在桌子前,闭上眼睛,稍微酝酿了一下气势和心中的情绪。
徐笑笑四人都不说话。
磨墨的继续磨墨。
姜煜和慕容月用镇纸将纸张压好。
慕容月将毛笔拿过来双手递给王谦。
王谦很自然的享受四人的服务,伸手拿过慕容月递过来的毛笔,然后在徐笑笑研好的墨水上沾了一下。
接着,王谦手臂沉稳地挥毫洒墨。
毛笔在白纸上迅速走动。
一个又一个极具个人风格的瘦金体文字出现在白纸上。
一剪梅!
三个字出现。
在场几人都是瞳孔一凝。
来了!
来了!
他来了!
同时,徐文文和徐笑笑姐妹两心中暗道果然。
郭壮壮第一次发了一首醉花阴。
王谦也回了一首醉花阴,并且比对方的醉花阴优秀几个档次。
然后,郭壮壮又发了一首有巨大进步的一剪梅。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两都猜测,王谦可能还会写一首同样词牌的一剪梅作品来回应!
现在看到一剪梅三个字出现在纸上。
姐妹两对视一眼,都微微笑了笑,同时眼神之中都很是期待,然后迅速看向王谦,以及其手中的毛笔。
慕容月和姜煜惊讶的同时,也有些习惯了王谦这样的风格,所以很快释然,只是专注地看着纸上逐渐出现的文字!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四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个个文字出现,呼吸声音都小了许多。
煮了稀饭,戴着围裙走过来的秦雪荣也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手中还拿着勺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王谦。
徐笑笑和徐文文两人家学渊源,所以感受最深。
这上阙。
就让她们心中震动!
真好!
忍不住想念出来。
但是,害怕打扰王谦。
所以,两人都忍住冲动,激动地盯着王谦手中的笔,盯着王谦写出来的每一个字。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处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呼……
不是王谦的呼吸声。
而是其他五个美女同时发出的一声沉重的呼吸声。
徐笑笑甚至捂住了嘴巴,眼眶之中有一丝泪花在颤动,她怕自己哇的一声哭出来!
这首词。
写到了她的心里!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不就是她最近的心情吗?
每日里,王谦的身影都会在她心里不断的浮现。
弹琴的时候会想他,写字的时候会想,他吃饭的时候会想他,睡觉的时候,梦里还是他。
和这首词里写的一模一样,徐笑笑看完就有想哭的冲动,仿佛王谦理解了自己的心。
徐文文的表情也有些沉醉,显然是这首一剪梅吸引了。
慕容月和姜煜,秦雪荣三人不是文学生,但是文学素养也不弱,都一眼看出了这首作品的不凡。
尤其是,她们身为女子,感觉这首一剪梅,真正的写到了她们的心坎里!
太好了!
读起来,就仿佛是在读自己的心事一样。
真好!
秦雪荣一首拿着勺子,却是忍不住自己的激动,看到王谦放下了毛笔,直接就扑了上来,一下子搂住了王谦的脖子,声音有些哽咽:“写的真好,老公,我爱你!”
秦雪荣感觉,这首一剪梅,就是写她一个多月前喜欢王谦那段时间的心情。
每日里都相见王谦,却不能!
慕容月和姜煜看着白纸上的文字,一时间也楞了一会儿,心中感受颇深,抬眼羡慕地看了看秦雪荣,随后两人都微不可察地苦笑了一下。
王谦拍了拍秦雪荣的肩膀,揉了揉随意绑了起来的头发,深呼吸发丝之间的味道,轻声道:“我也爱你!”
秦雪荣的眼泪止不住了,滴落了下来,急忙擦了擦眼泪,看到徐笑笑和徐文文还在呢,脸色变得绯红:“我,我去做饭。”
说完,秦雪荣急忙转身快步走向厨房。
徐笑笑和徐文文都清醒了过来。
徐文文声音有一丝颤抖地说道:“王教授,这首作品,您要发布出去吗?”
她语气带着明显的尊重,眼神之中甚至有一丝崇拜!
亲眼看到这样一首自己非常喜欢的作品问世,对文学生徐文文的冲击,是无法形容的,她甚至现在愿意给王谦跪下拜师!
王谦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点头:“嗯,把视频发给我,我发在微博上。”
徐文文点点头,加了王谦的微信之后,将视频发了过去,看到自己也是王谦的好友了,心中莫名的有一些骄傲和自豪!
她现在有些体会到妹妹徐笑笑的感觉了。
而徐笑笑,已经上前两步,将王谦写好的作品轻轻的收起来,希冀地看着王谦说道:“王教授,这幅字,能给我吗?”
王谦无所谓地点头:“可以,拿去吧,我暂时不能给你们字帖,你和你姐姐想看的话,可以先看看这个。”
徐笑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小心翼翼地收好:“谢谢。”
王谦点点头,将徐文文发给自己的视频,转发到了自己的微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