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能看到準確率笔趣-1025章 是個異數讀書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我能看到准确率
被巨型传送阵丢向宇宙深空,基本上去了就回不来了。
月星上的南山之巅那个阵法,有这个作用也是他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才发现的。
按照常理来说,尼比鲁星没有回归到一定的距离,那个阵法是不可能起效果的。
但是这个阵法有点特殊,它是定向距离传送的阵法。
是瞄准某个方向,传送出一定的距离。
如果尼比鲁星回归,那么按照这个方向就绝对可以落到尼比鲁星上去。
但如果尼比鲁星没有回归,那么传送之后,目标就会被丢在宇宙乱流当中。
这位蜥人老祖发现了这个阵法的奇效后,也设计过好几个对手,将他们借用阵法,送入了远方的宇宙洪流当中。
三千多年来,被他送走的人,基本是没有一个能够回来的。
毕竟,传送一次就是以百亿千亿的公里距离来计算的,而且宇宙洪流当中危险重重,想回来?岂是那么容易的?
这位蜥人老祖也确是最早一批从尼比鲁星下来的蜥人族之一。
当时会被派到这边来,也是因为他血脉等阶太低,要不然,也不可能被发配到这种贫乏的星球上来。
当时的分配,也基本上是跟抽签一样,抽到谁,谁就在指定的星球降落。
降落之后,要做的事,就是为帝族服务,寻找帝族所需要的一切资源。
但这月星,有个屁的资源?
帝族所需要的血精石,在这种贫乏星球上根本一块也找不到。
而且蜥人老祖也没想过去找。
因为就算是在尼比鲁星上的蜥人族里,他也是排不上号的那种。
并且,连那些被发配到高等星球上的蜥人,他也没法比。
充其量,他只是蜥人罪犯的后代,身份实则是很卑微的。
可到了这里,虽然地方贫乏了一点,但在这里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与尊敬。
刚来的那一两百年,他也曾百无聊赖,也曾跟同伴击杀过其他种族。
他们同一批过来的种族,当时是相互看不顺眼,对地盘瓜分也各有各的看法。
最后,谁都不爽怎么办?那就打!打到最后,死了不少人,留下来的老东西,也越来越少。
至于这星球上目前的蜥人族、麝人族,其实都是二代。
是与月星上的本土一些生灵结合之后才产生的第二代。
因此,这些后代体格、实力上,都不如原生代,总体上,大概相差30%~40%的样子。
有了后代之后,他们这些原生代,就只管享福了。
地盘的争夺、子孙的繁衍,都交给第二代去想办法。
作为老祖,只要坐镇一方就行了。
像蜥人老祖这种原生代,平时基本上都会在老巢待着,偶尔也会去南山之巅看看情况。
毕竟那边存在着一个巨型阵法,只要有那个阵法在,指不定就会在某日有其他的种族会被下派而来。
不止是蜥人老祖会去看,其他种族的原生代隔三差五也会去瞄一眼。
但凡那边如果有新种族降临,定会残留下陌生的气息。
而如果他们这些原生代在南山之巅碰上了,每次也说不得会有或大或小的摩擦。
反正蜥人老祖是见一个就暗算一个,若暗算失败,对自己也没损失。
因此,几个月前他偶然见到了陈靖出现在南山之巅的阵法里。
初见时,他还以为是有帝族降临了,吓了他一大跳。
可结果仔细感应了之后,又看那人的模样装束,却分明是个地球来客——伪造的帝族后裔。
像这一类人,他是相当看不起的,不但看不起,他的子孙后代也受他的影响非常喜欢招纳一些这种酷似帝族的人类当奴才使唤。
每每看到这种景象,蜥人老祖也心生自豪。有一种帝族也不过如此的满足感。
尽管他知道人类不是帝族,但在这种荒凉的地方,总要苦中作乐不是?
当时,在他的仔细感应下,不但是感应到陈靖是个人类,还感应到了陈靖身上居然有蛇人族的血脉气息。
蜥人老祖对蛇人那是相当反感的,当时本想做掉陈靖。
可人类实在太酷似帝族了,蜥人老祖慑于帝族之威,也恁是下不去那个手。
当他发现当时陈靖刚好是站在传送阵里,他干脆就选择了一个比较省事的选项——偷偷启动阵法,将陈靖丢入宇宙洪流当中去。
于是,那一幕也就出现了。
——陈靖猝不及防地被卷入了空间隧道,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阵法抽走了。
蜥人老祖本以为这只是自己漫长人生当中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插曲了,过了基本就能忘记的那种。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愛下-1025章 是個異數閲讀
却谁能想到,在这件事发生了几个月后,那个眼熟的人类居然又出现了。
而且,还单枪匹马的杀到他的老巢来了。
嗯,是单枪匹马。外面虽然还有一个,但在蜥人老祖的眼里,那个人是可以被忽略掉的。
“你,不太一样了。”
蜥人老祖脸色微凝。
这一次的陈靖,与上次的确是变化太大了。
上一次如果说他仅仅是有着酷似帝族的容貌形体,那么这一次,基本跟帝族没什么区别了。
银色的头发,银色的眉毛,那种雪白的银色,发光的银色,也只有高贵的帝族才能拥有的发色。
“暗算我,你很有种!”陈靖双手负背盯着他。
蜥人老祖冷笑一声:“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坊来了?区区人类杂碎,还真把自己当帝族了?”
“跪下。”陈靖伸出右手,对着他,喝令道。
“你是在跟我说话?”蜥人老祖怪笑一声,身影一闪,出现在左边的一块岩石上蹲着。才停不到一秒,又是一闪,回到了右边峡谷上方的岩石上蹲着。
轰~
回应他的,是陈靖身上突然爆裂般的【帝王之息】。之前360度全方位扩散的,这会儿主要的威压居然集中了起来,朝蜥人老祖覆盖而去。
这位蜥人老祖血脉强度很高,毕竟是活了好几千年的老怪。血脉早就强到九阶地步了。只是寻常已经相当少动手了而已。
“哦?【帝王之息】?帝族的天赋能力,我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了。你一个蝼蚁一般的人类,居然能觉醒帝族的能力?”
蜥人老祖讶然一阵,当感觉到威压覆盖过来,他身上那原本层层相叠的皱纹突然涨裂而开,原本就很高大的身躯,猛然间又膨胀了几分。
背后的尾巴,也跟着延长了三尺。
“不得不说,你是个异数,这么多年来,我见过的人类也不少。你却是唯一一个可以觉醒帝族血脉的。但你似乎把这种觉醒看得太无敌了,自我也太膨胀了,敢在我面前逞凶?你也配有这个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