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御九天笔趣-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相伴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安柏林微微一笑,在一众护卫的保护下站到了站台的出入口处,而那些正追在安柏林城主身后的记者们,此时也都是纷纷调转了重心,画师们在奋笔疾挥,用速写的画纸以及符文笔描绘着魔轨列车进站时这热闹的场面。
只见那从远处飞驰而来魔轨列车此时开始降速、缓缓进站。
哐哐哐哐,轰轰呜……
列车终于停下,一节车厢的厢门被拉开。
坦白说,跟随玫瑰这列魔轨专车来极光城的人可是不少,比如八部众的音符、黑兀凯、摩童,比如冰灵公国的雪智御殿下、雪菜殿下,再像龙月的三皇子肖邦殿下等等,年轻辈的重量级人物可着实是不少,但显然,在此时此刻,任何身份的人物都无法掩盖那六个英雄的光芒。
老王等六人早已收拾妥当,当魔轨列车彻底停下,车门拉开的那一刹那,六个人背着背包的家伙齐齐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王峰领衔出现在最前面,火红色的玫瑰制服配上黑色的旅行包,一脸懒懒的笑容,曾经让极光人怎么看怎么欠扁的表情,此时看起来却简直又有型又有范儿,还显得稳重,找女婿就找这样的!
老王的左手边是矮了他两个头,两只手插在裤兜里,还一边不耐烦的吐着泡泡糖的温妮,小丫头的额头上贴着一张印有小熊印花的创可贴,看起来大概已经是战队里除了老王和乌迪外,‘外形保存’最完好的一位了。
老王的右手边是玛佩尔,这绷带缠得就比较多了,叶盾的天蚕丝确实相当霸道,虽然暗劲已经被驱除完,但伤口愈合速度还是比想象中要慢得多,玛佩尔其实是不太在意这些浅浅伤口的,她身上其实还有更多在九神训练时就已经留下的各种疤痕,但老王不答应……这些绷带可是老王亲手给她处理的,敷上了特制的伤药,不止新伤,还有玛佩尔全身的各种旧伤疤痕。
拿老王的话来说,女孩子的身上怎么能有疤呢?以后怎么穿泳衣?坦白说,玛佩尔是不太懂泳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王峰师兄那份儿细致入微的照顾和关心却是让她受用感动,所以也就心里暖暖的由着老王把她全身都贴个遍了……
站在这三位后面的三人组则是范特西和坷拉乌迪,虽然是站在后面,但这三个都是大高个,站在前面的温妮和玛佩尔完全无法遮挡那份儿属于他们的亮光。
在刀锋城的三天修养,加上魔轨列车上这七八天的恢复,范特西和坷拉早都已经能行动无碍了,只是脸上的绷带纱布仍旧是全队最多的两个,但却并没有给人任何狼狈的感觉,当他们带着那一身绷带一脸肃穆的出现在车门口时,那些白色的绷带反倒是让人感觉像是贴在了他们身上的荣誉勋章。
“温妮小姐好可爱啊,咱们极光城最年轻的鬼级!”
“坷拉!乌迪!你们是咱们兽人的骄傲啊!咱们全城的兽人爷们儿都来了,为你们喝彩加油!”
“范哥、范大哥!大英雄!我是小麻子啊,喂喂喂,看我看我,这边!”
“裁决之花的后援团在哪里?都给我吼起来!玛佩尔师姐万岁!”
老王撇了撇嘴,咋的了,呼喊自己的人怎么这么少,难道自己表现的还不够华丽吗?感觉震撼度不够啊。
一旁的温妮狡黠一笑,“是不是有点意外,你的表现太夸张了,就算是我都觉得难以置信,何况这些人都没见过,放心了,大家只是不太敢相信罢了。”
站台上本就已经相当热闹了,而等那六人一起出现时,喧哗声顿时变成了欢呼狂吼声,整个站台上瞬间宛若暴动,无数旗帜飞舞、彩带飘飘,每个迎接者都在兴奋的吼叫着、欢呼着。
温妮虽然内心得意一脸傲娇,但还是装着满不在乎的样子,玛佩尔神色如常、波澜不惊,可后面范特西他们三个就显得激动多了。
坷拉和乌迪有些哽咽,眼眶里有点水濛濛的,连乌尔萨大长老的称赞他们都享受过了,也平静了那么多田,此时此刻大家的加油声还真不至于说就能让他们激动得落泪。
但身为兽人,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过会有被人类如此隆重迎接的一天,想想当初坷拉在龙城取得荣誉后却被人类谩骂的样子,再看看此时此刻那些人群的欢呼,简直就是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而且看看站台上那些兽族和人类混杂在一起欢呼的场景,坷拉恍惚中竟有种‘梦’已经实现的感觉,当初她来玫瑰为什么?不就是想寻求一条兽族的出路吗?不就是想让兽人拥有尊严吗?可现在瞧瞧,不过一年的时间,在这极光城的兽人竟然已经与人类相处到这样的地步了!队长说的没错,队长从来没有骗过我们!
范特西也是激动得满脸通红,最前排的人群里,他看到了不少熟人,小时候的玩伴、圣堂里的狐朋狗友、熟悉的街里街坊,以前都是喊他范胖子、小胖子、范猪儿的……可现在呢?都喊范哥、范师兄、范英雄了!而且更让阿西八激动的是,他看到老头子范忠实和他老娘此时正站在安柏林的身侧,相对于这满站台的位置来说,那是C位了啊……不得不说,新城主这是真给面子!
安柏林跟王峰郑重的一个拥抱,示意全场安静,“王峰,更大家说几句吧。”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王峰,就是这个人改变了玫瑰,改变了极光。
波~~~
一阵“风”刮过,每个人都感觉到浑身多了一些压力,空气仿佛凝重了几分,虽然没什么动作,强大的气场笼罩了所有人,但凡有点实力的都知道,眼前这个漫不经心的人,拥有着巨大的强大碾压的力量。
忽然,王峰笑了,“极光城的父老乡亲们,这一趟,我们几个总算不辱使命,这是玫瑰圣堂,也是我们整个极光城的荣耀,因为有大家的支持和信任,我们才能一往无前,才能没有后顾之忧,谢谢大家!”
说完,王峰一个鞠躬,瞬间全场死寂一片,因为他们听太多种英雄的宣讲,而这样的,是第一次。
全场爆发出最热烈的欢呼声,安柏林微微一笑,……高手啊。
………………
坦白说,现在的极光城可以说是生机勃勃,和几个月前的动乱萧条已经完全不同了。
安柏林、克拉拉、乌达干三人合力正处于蜜月期,可以说是合作得亲密无间、干劲儿最足的时候,加上王峰在暗魔岛授权他们偷偷打捞了海底的那笔沉钱,在庞大的金钱底气下,新贸易中心以最大马力开动,也一举撬动了极大的资源,总共规划的五期工程,目前仅仅还只是第一期中心竣工,两个月前投入试运营阶段,却就已经带来了巨大的商机。
海运的整体交易量较之极光城去年最鼎盛的旺季还要高出足足五成,这对几个月前因为经济纠纷而险些崩溃的极光城商圈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这可不仅仅只是代表着贸易中心在试运营阶段就开始获利,更重要的是大量的订单直接拉动了极光城的整体经济,加上三大商会按照老王的意思搞出的一个新的‘小额贷款’业务,原本被坑了一波钱后要死要活的那些极光城商户,突然就发现春天降临了。
现在的极光城,那真的可以说是相当的团结了,对未来也充满了希望,当然,只有安柏林、克拉拉、乌达干这帮人才明白这样的希望下面隐藏着的其实是一颗怎么样的炸弹。
如果没有王峰,没有王峰可以代表的雷家、玫瑰这些所有力量拧成一股、和极光新贸易中心形成铁板一块的战略同盟,那新贸易中心的巨大利益根本就不是这三大商家所能守得住的,哪怕海族也不行,刚刚建立起来的新城会在瞬间就轰然崩塌甚至是直接被刀锋摘走果实。
所以玫瑰必须要赢,否则输掉的可不仅仅只是玫瑰圣堂,而是将输掉整个极光城的权利构架!
幸好现在真的赢了,而且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
盛大的欢迎仪式全程都是由安柏林亲自安排的,光是在站台就搞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此后返回玫瑰的沿途,两侧全都站满了前来欢迎和看热闹的民众,将从魔轨列车站通往玫瑰圣堂的大道堵得水泄不通。
王峰他们几个坐在安柏林用货车改造的游览车上,穿花带帽,游街似的一路过来,沿途都是欢呼声和尖叫声,完全没有半刻停歇,其盛大热情的程度,恐怕就算是当年雷龙最巅峰的时候都没有享受过。
当然,欢闹的人群中,也藏着不少怨恨、嫉妒的目光,那是此前玫瑰处于风口浪尖时,那些转学离开了玫瑰的弟子们……其实早在玫瑰战胜天顶圣堂的第二天,当报道传遍全城时,就已经有不少选择退出的弟子跑回玫瑰想要重返校园了,只可惜等待他们的只有冷冰冰的几个字‘恕不接待’。
这份儿风光,那些退出的弟子是永远都享受不到了。
蕾切尔此时就正隐藏在人群中,其他那些离开玫瑰的圣堂弟子,大多都是有关系有门路的主动离开,虽然享受不到玫瑰的荣耀了,可至少他们的前途都还有另一种保障,可蕾切尔不同啊……
蕾切尔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高耸的胸脯早已被遮掩了起来,裁决圣堂她是不可能去的,她有了别的事儿做,现在的她可不用再走以前的风格了,可当看着在那展车上不停往四周挥手的范特西,看着一脸甜蜜挽着范特西手腕的法米尔,却还是让她忍不住驻足……
范特西看起来虽然并没有变瘦,但气质却是已经养出来了,笑容亲和,那一身的肉此时看起来给蕾切尔更多的感觉是敦实、安全,而不是油腻腻的肥肉……这和以前那憨乎乎的胖子形象早已有了天壤之别!
四周的欢呼声不绝于耳,蕾切尔拉了拉斗篷的帽檐,悄然隐没在了人群中。
………………
整座城市的狂欢并没有因为车队进入玫瑰的校门而结束,今天是全城放假一日,所有餐饮、娱乐行业今天统统半价,人们的狂欢会一直持续到深夜,甚至是明天早晨……
而玫瑰的功臣们、贵客们也都是各有安排。
贵客方面,老黑他们几个算是轻车熟路了,直接回原本的玫瑰小别墅,倒是不用麻烦旁人招呼,火神山、龙月和奎沙那帮人并没有跟来,而是要先返回各自的圣堂收拾东西、办理手续,而选择直接跟车过来的雪智御、奥塔、肖邦、股勒等人,则就是由法米尔、苏月、帕图他们接待了。
这帮人的身份不是公主就是王子,霍克兰也算是给足了面子和权限,让这帮人在玫瑰的待遇完全和八部众一样,独栋的小别墅第一时间安排上,各种生活所需,随添随补一应俱全。
坷拉和乌迪被黑手泰坤拉去了,常茂街今天晚上据说有兽人的传统节目,已经封街了,除非是手持邀请卷,否则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常茂街。
范特西则是要回家参加庆功宴,最抠门的范忠实范老先生,今天一口气在全城最贵的帆船酒店摆了一百二十桌,广宴全城宾客;虽说确实是去了不少混吃混喝的,但范老爷子这次不会亏本,极光城有头有脸的富商都去了,而且出手的礼金都相当大方,足以让范忠实十倍百倍的把饭钱给赚回来,至于精神愉悦的获得,那更是完全不可估量的,估计等这一顿饭下来,光靠吹牛逼,范忠实都至少可以多活十年。
而老王、温妮和玛佩尔则是另有去处……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御九天-第四百六十八章 女孩子身上怎能有疤閲讀
克拉拉的金贝贝商行顶楼,老王算是这里的常客了,可等走上来一瞧,却居然愣是有了种完全不认识的感觉。
四周不再有金碧辉煌的雕饰,就像是被生生铲掉,整层都换成了大气沉稳的白玉石墙面,挂上了不少老王欣赏不来的图画,又或是摆上了一些看起来相当简单的墨宝屏风,却瞬间给这整间屋子都酝酿出了一种淡淡的艺术氛围,相比起曾经海族那金光闪闪的暴发户风格,这整层楼简直大变个样了。
老王此时就驻足在一副画框面前,只见这画框看起来像是有些年头了,材质不错,但里面的画却是有点一塌糊涂,只是几种简单的颜色勾涂,呈现出不同层次的色彩,且毫不对称均匀,看起来就像是某位画家的随手涂鸦……
老王忍不住有些感慨啊。
听说在海底沉船捞出来之前,三大商行都追加了不少投资,看来克拉拉这次也是真的拼了啊,把钱也算是花到极致了,不但把墙上的金粉都给抠光,连挂的图画也是如此简单,这对一向穷奢极欲的美人鱼一族来说,可真是件无法想象……
“加拉索的天空?”李温妮也走到了王峰身侧,只是扫了一眼那幅画,立刻就是眼前一亮:“这不就是前几天在刀锋城以九千万高价拍卖的那幅吗?原来是被你给买了。”
老王怔了怔,九千万?
“温妮妹妹好眼力,”克拉拉从旁边笑着走了过来,今天的克拉拉一身盛装打扮,璀璨的海魂晶挂满了那件单薄的礼裙,这穿者打扮看起来可没有半点节省的意思,她笑着说道:“旁边那几幅倒要请温妮妹妹鉴定鉴定。”
温妮随意的扫了一眼,如数家珍般的说道:“珂高的《最后晚餐》、帝图的《海图腾》,都是名画了,但名头不够响啊,也就几千万吧……等等!”
她突然瞪大了眼睛,往旁边多走了几步,然后停在一幅看起来相当抽象的人脸画像面前仔细观看了良久,然后兴致勃勃的说道:“这是卡贝尔的《众神审判》?天呐,你这不会是赝品吧?看着又不像的样子……可是我明明记得这画是九神那个皇子隆京的收藏品,这绝对非卖品啊,隆京会缺钱?这画怎么可能在你这里?!”
“这次去刀锋城的收获,只要钱给够,没什么东西是不能卖的。”克拉拉笑着说道:“这一幅,可抵得上我这整层楼的收藏呢。”
老王在旁边已经把嘴紧紧的闭上了,随便两三幅就上亿了,这一幅顶一层楼?这得多少钱啊!亏得自己刚才还想赞美她节俭、为了贸易中心孤注一掷……原来不是变节俭了,是鸟枪换炮、是品味升级了啊!
我的天,这妞这几个月到底赚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