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獵魔烹飪手冊討論-第四十九章 砰砰砰砰砰!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突然的问话,令三人一愣。
随后三人中领头的那位就大怒。
他认为这是眼前姓赵的羞辱他的智商。
“我看你像个锤子!”
领头这人一声辱骂后,就径直拔刀,向着那位赵教头的头颅劈砍而去。
这一刀不仅快,而且还颇有章法,看似是刀先砍,实则是先迈步,不仅是抢占着那位赵教头的中位,还借助着脚掌蹬地的力量,由腰部传导到手中的刀上。
呜!
顿时,这一刀变得势大力沉,且越发的快了。
领头的那人眼中泛起了狰狞。
做为能够在州府附近城镇内横行的盗匪,他们兄弟三人可不是单单靠着拼勇斗狠,而是有着实打实的本事,不仅自身都是完成了‘锻骨’的好手,而且手中的刀也是得过传授的。
‘六合刀’!
这是他们学的刀法。
虽然名字朴素,但是刀法真的好用。
一般人根本撑不过他突如其来的第一刀,就会被斩落头颅。
就算撑过了,也躲不开他那两位兄弟的刀。
曾经有一个‘锻骨’大成,接近‘练皮’的高手来追捕他们兄弟三人,也被他们兄弟三人斩掉了头颅。
如果三刀都躲过了?
他们还有三刀。
三刀再三刀。
连绵不绝。
循环反复。
就算是真正‘练皮’的高手,都难逃一死。
而对眼前的赵教头?
他更是信心十足。
一个合伙和他们做局的骗子,能够强到哪里去?
如果真的那么强,早就一个人单干了。
想到这,领头的这位一声大喝。
“死吧!”
与此同时,这位的两位兄弟也出手,如同领头的这人一样,一刀砍出,快速绝伦,既封挡着姓赵教头的退路,还让姓赵的教头无法躲闪。
三人合计之下,姓赵的教头立刻陷入必死的局面。
但是,这位赵教头依旧笑吟吟的。
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还轻声叹了口气。
“你们真的是自取死路啊。”
赵教头的声音维持着和杰森一般无二的淡然,而这让三人更加的愤怒了,他们纷纷怒吼着,想要将这赵教头斩成几段。
可是,明明近在咫尺的赵教头,在这个时候却变得很远了。
不仅仅是远了。
而且,他们还变得很无力。
就是那种从身躯内升起的无力感,好像是早晨从某个红姐儿的闺房里走出来一样,不仅扶着腰,还得扶着墙。
虚弱。
无力。
甚至,眼前都变得恍惚起来。
领头的那位想要用力瞪大双眼,但是视野太模糊了,模糊到连他两位兄弟看起来都变得干枯、扭曲。
干枯?
扭曲?
领头的那位一愣,随后下意识的一低头。
这时他才猛然发现,自己也变成了一副干瘪的模样。
“我!”
这位领头的惊恐地喊出了声。
而这也是最后一声。
扑通!扑通!
围攻赵教头的三人不分先后的倒地了。
“我原本是不想杀人的。”
赵教头看着三具尸体,抬手一挥。
呜!
掌风呼啸而过,地上的干尸就碎成了渣,随风而去了。
留下的武器、杂物等战利品,这位赵教头却是一一捡起来。
面对战利品时,犹如杰森一般认真。
打扫战场时,也是和杰森一般细致。
做完这一切后,这位赵教头就准备继续向着自己的客栈走去,但是就在他迈步的一刻,整个人却停下了脚步。
距离这位赵教头不足五步远的地方,杰森默默的站在那里,高大魁梧的身躯在不远处客栈的灯笼照耀下,宛如一片阴影笼罩在令这位赵教头身上。
赵教头看着杰森。
杰森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一字一句的问道:“我没有恶意,我也就是想问你个问题,你看……我像不像沐白?”
杰森吐字清晰。
赵教头听得一字不漏。
但正因为这样,这位原本一直保持淡然的赵教头却是脸色大变。
犹如遭受了雷击般,这位赵教头连连后退了五步,嘴角更是溢出了鲜血。
“你怎么发现的?”
赵教头问道。
“我闻到你身上的馄饨味了。”
杰森这样回答着。
毫无疑问,这是谎言了。
在那三个盗匪死之前,杰森还没有办法确认眼前这位赵教头的身份,一直到三人死亡后干尸、腐朽的模样,才让杰森确认了这个赵教头是谁。
伪装成赵老四的那个杀手。
具体名字是什么,杰森不知道。
但是,对方的馄饨煮的不错,杰森记忆深刻。
至于为什么突然出现开口询问?
自然是因为对方冒充他,且那样的提问,让他想到了‘家乡’那旮沓的一些事情。
黄皮子讨封。
拦路问人像人像神。
像人,修为尽废,缠着你报酬。
像神,成正果,继续缠着你。
很莫名,且邪性。
不论最终,结果都很不好。
那么,假如刚刚的三个人说对方像他,那对方会不会真的就像他了?
或许,不会一蹴而就。
还需要更多的人认可。
那么,等到了最后,对方真的像他了。
他呢?
做为沐白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他会怎么样?
是被取而代之?
还是宛如照镜子,多出个‘孪生’兄弟。
可不论哪个结果,都不是杰森愿意见到的,所以,他要当面问问对方这个假的,他这个‘真’的像不像。
结果则是出乎预料的好。
一句问话,对方就受了反噬。
很明显,对方也知道自己是假的,他才是真的。
如果真的被对方再来上几次讨封的话,说不定就能够以假乱真了,但是这个时候,不行。
因为,在这种时候,完全过不了‘心’的一关。
‘神秘侧’本就是‘唯心’的。
‘心’,过不了。
那就真过不了。
按照杰森的理解,那就是‘灵性’会被蒙上尘埃,‘灵魂’也会受到震荡。
不过,这些都不关杰森的事了。
看着吐血的赵教头,杰森纵身就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一拳打出。
拳风毫无,看起来就是平平无奇的一拳。
但是面对这一拳,赵教头却是再次后退。
或者准确的说是向后飞去。
双脚离地,斜向上,宛如是奔月般。
甚至,还真的有飘忽透明的衣裳缓缓缠绕、落下,显得对方仙气飘飘。
但是杰森看得清楚。
那所谓的‘衣裳’就是一层皮。
人皮!
此刻的对方,就如同是画皮的山魈般,褪下了那层人皮,露出了本来的面容。
面容苍老,带着沟壑,看起来就是受苦人。
赵老四的面容!
杰森一皱眉。
他原本以为对方会露出本来面目的,但是没用想到在这姓赵的教头面容下,竟然是赵老四的面容,简直是……套娃。
杰森有把握就算是把对方的这层皮扒了,也可能是其他人的面容。
至于对方真实的面容?
是绝对不可能显露的。
“沐馆主看起来有些失望?”
“是因为没有看到我本来的面目吗?”
‘赵老四’就这么悬在半空中,低着头看向了杰森,脸上带着如同杰森记忆中一般无二的笑容。
“没有。”
“只是没有看到你的馄饨摊。”
“我才失望的。”
杰森这样回答着。
立刻,‘赵老四’一眯眼,但是马上的,这位‘赵老四’就再次笑起来。
“沐馆主想吃馄饨的话,我下次带来给你做。”
“现在,我们罢手如何?”
‘赵老四’一边提议着,一边指了指自己。
那意思很明显了,我身在半空中,你是打不到我的。
就算武者能够纵身而起,但是也只是一纵之力,根本不可能在空中停留,想要打到对方确实是很难的,不过,杰森例外。
他并不是没有对空的手段。
但是,他不打算这个时候暴露。
现在还不是时候。
所以,杰森点了点头。
“可以。”
“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杰森问道。
“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双绝’。”
‘赵老四’回答着。
“双绝?”
杰森表示不知道。
“江湖是能人辈出的,‘双绝’就是其中赫赫有名的高手,也是公认的九大高手之二!”
‘赵老四’回答着。
“九大高手?”
杰森继续问道。
“就是传闻中的‘一帝双绝三仙四佛五魔六妖七王八君’这九位了,除去‘双绝’是夫妻之外,剩余的每一个都是单独的绝顶高手,尤其是‘一帝’,就是我们帝国的皇帝陛下,七王则是皇帝陛下的弟弟‘逍遥王’。”
‘赵老四’没有隐瞒,继续解释着。
这在‘赵老四’看来是应该的。
本来就是他提议罢手的,那么自然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了。
这些回答,就被他当做代价了。
而且,相较于付出其它代价,这些回答,在‘赵老四’看来实在是最为简单的。
毕竟,以沐白的层次,只要离开了‘山城’的那个小地方,很快就能够知道这些了。
刚刚的那一拳,虽然还不够完善,但内里蕴含的力量,却让他感到心悸。
几乎是直追老一辈的强者了。
自然还无法和九大高手相提并论,但是和那些有名有姓的高手相比较,却是差距不大了。
“哦,那你找‘双绝’干什么?”
杰森点了点头,再次问道。
“这是长辈吩咐,让我找到‘双绝’和他们的传人或者孩子比试一场。”
‘赵老四’叹了口气。
“长辈?”
“你的长辈是‘一帝双绝三仙四佛五魔六妖七王八君’的哪个?”
杰森抬头看向了‘赵老四’。
‘赵老四’这才没有回答了,就是那面笑眯眯的看着杰森。
杰森也没有再开口,抬起头看着对方。
双方凝视着。
大约过了两秒钟,杰森突然一皱眉。
“我不喜欢仰着脖子看人,要不你下来,咱们聊聊?”
杰森说道。
“我也不喜欢,可是沐馆主您的煞气实在是太重了,如果不是没有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我还以为您是‘血魔’传……”
‘赵老四’的话语声还没有说完,声音就被杰森跳起来的一拳打断了。
这一拳可不像刚刚一般平平无奇。
而是夹杂着呼啸的拳风。
呜!
犹如抡起的大锤,‘赵老四’在拳风中飘荡,宛如起舞。
假如是一位妙龄女子的话,这个时候真的是月下起舞了,应该有说不出的美感。
可是‘赵老四’就是一个糟老头子,本该有的美感顿时变得令人胃部不适。
更为糟糕的是,眼前的‘赵老四’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
“沐馆主,您这样实在是太不智了,空中可是我的主场!”
‘赵老四’的声音变得飘忽,似远似近,不停的钻入杰森的耳中。
音功!
凭借着强大的身体杰森完全没有感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但是杰森可以确认对方用了类似‘音波功’的秘传,毫不犹豫的,杰森打出的拳头中也传出了一声脆鸣。
啼!
呼啸中,一声鹤鸣,宛如是狂风中起舞的白鹤一般。
‘赵老四’几乎是下意识的在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的形象。
“鹤鸣?!”
“沐馆主您竟然还精通‘鹤鸣拳’?”
“您本身就擅长‘虎形拳’,您是准备‘虎鹤双形’吗?”
‘赵老四’的声音没有停下。
那话语声不停的钻入杰森的脑子。
‘赵老四’的嘴角忍不住的上翘,他看得出来,杰森似乎是免疫着他的音波功,但是这又有什么呢?
此刻,杰森在半空中。
这一拳,杰森已经力歇了。
而他?
还有余力。
他,早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而杰森?
不知所谓罢了。
且,自寻死路罢了。
如果不是对方实力超出他的想象,而且为了《游仙经》的修炼更加顺利的话,他早就干掉对方了。
不过,现在,对方既然跃到了半空中,将主动权交给了他。
那就怪不得他了。
沐白,他当定了!
带着一抹笑意,‘赵老四’的身形再次拔高了一截,不仅躲开了杰森的这一拳,还有余暇低下头看着杰森,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不过,马上的这笑意就僵直在了‘赵老四’的脸上。
一层肉眼可见的冻气,突然冲杰森的双拳上爆发。
刹那间,半径3.5米内就被冻气笼罩了。
而他只比杰森略高的身形,自然在冻气范围之内。
顿时,‘赵老四’就被冻住了。
虽然仅仅冻住了刹那,但是这对杰森来说足够了。
他抬手就抓住了‘赵老四’的脚踝。
接着,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
等到‘赵老四’结冻,杰森粗壮的大腿已经宛如两根水泥柱子般缠在了‘赵老四’的腰上,双拳更是高高举起,重重的落下。
“滚开……”
轰、轰!
‘赵老四’尖叫着,但是声音马上就戛然而止了。
杰森一双铁拳带着‘急速’‘锋锐’‘烧灼’‘震击’‘寒息’‘破甲’砸在了‘赵老四’的脸上。
立刻,‘赵老四’打着滚跌落在地面上。
半空中,杰森就调整了体位。
他在上,‘赵老四’在下。
等到落地的刹那,本就受了重伤的‘赵老四’,顿时再次受到了重击。
但是,更大的伤害才是刚刚到来。
‘赵老四’睁开青肿不堪的眼睛,就看到杰森骑在他身上,再次举起了双拳。
下一刻,拳头化作道道幻影,疯狂的击打在他的脸上、上半身。
几拳后,他就没有了意识。
只剩下,不停回荡在耳边的击打声——
砰砰砰砰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