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笔趣-340 一刀斬斷是非根推薦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1个小时,也许3个小时,也许1天,也许3天……荣陶陶听到了一阵哭腔:“杀了我,荣陶陶,求,求你,不,不要再…求……杀了我!”
“嘘…嘘!”高凌薇一手捂住了应劫的嘴,口中发出了噤声的声音,手中的刀刃,再次向前一刺……
无论荣陶陶与应劫在风花雪月的世界里过了多久,现实世界里,那伫立在老旧平房东侧窗外的人,仅一瞬间便身子一软,向后倒去。
“陶陶?”高凌薇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荣陶陶的身体。
几乎在同一时间,平房北侧窗户轰然破碎!
寅虎·陈炳勋一头扎了进去。
“轰隆隆!”
一声巨响,磅礴的魂力炸裂开来,却不是寅虎的进攻,而是……那双手捂着头颅,泪流满面、面目扭曲的应劫!
应劫一身的魂力几近爆炸似的炸裂开来,而爆炸来源,似乎是在他双脚踝处的魂珠。
爆珠?
“啊啊啊啊啊!”应劫那癫狂的哭喊声响彻夜空,面目扭曲、鼻涕眼泪混成了一团。
寅虎当即被炸裂的气浪掀翻了出去,却是一个灵巧的翻转,一脚踏在了天棚之上,身影再次窜了下去,双手呈虎爪状,顿时来了一个“饿虎扑食”。
大脑混乱、几近癫狂的应劫,求生的本能简直惊人,他一脚踏在地面,霎时间,整个人竟化作三条雪色长蛇,钻进了那炸裂开来的地砖之中。
人?
变成蛇?
这是什么魂武者与本命魂兽的合体技?
“给我出来!”寅虎一声嘶吼,而他的声音完全跟不上动作,因为他早早就蹬着天花板,身影斜刺了下来!
那一双如钢似铁的虎爪硬生生掏碎了地砖,直接拽出了足足三条雪蛇,将其悉数拎了出来。
寅虎那力道极强的大手,似是要将这几条雪蛇彻底捏碎一般!
“呼……”其中一条雪蛇受不住疼痛,当即化作人形。
一时间,寅虎的手掌竟被强制性的扩大,他本是抓住雪蛇的尾部,却是变成了掐着应劫的小腿。
即便是手中的蛇幻化成人,寅虎的手掌也不该强制性的扩张的,但问题是,应劫在幻化成人的过程中,竟然开启了铁雪铠甲!
防御力极强的霜雪铠甲扩张之下,画面也演变成了这番模样。
应劫不愧是专攻肉身的八大钱,即便是在头脑遭受重创的情况下,他那生死一线中本能的反应,依旧如此强悍!
所以,这就是中魂校应有的风采么?
荣陶陶后知后觉的事情有很多,上次他带领教师们追捕弥途、风姿、红衣大商,任务过程比较顺利,这似乎让荣陶陶的心中产生一些错觉。
认为八大钱不过如此。
而现在看来…能混到这种层面的强者,谁又是简单的呢?
归根结底,上次开先手的李烈,输出到底是有多么暴躁?一个照面,竟然能炸到三员大将丢盔卸甲、直接重伤?
就在此时,迷迷糊糊的荣陶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字眼。
来自寅虎的一声虎吼:“战!”
战?
一般的战吼声音,都是“呃啊嘿哈”之类的声音,吐出一个“战”字的时候可不常见。
但荣陶陶却对这个字眼比较熟悉,因为曾有一段时间,高凌薇就拥有一项特殊的魂技。
雪狱角斗场!
卧槽!!!
难怪付天策指定寅虎来,这个寅虎·陈炳勋也是个精神魂技炸裂的主!?
上次跟寅虎共同执行任务,追捕寒花以及两支偷猎者小队的时候,陈炳勋还在脑海中与荣陶陶沟通来着,那个时候,寅虎用的应该还是心灵感应类的魂技。
现在却置换成了雪狱角斗场了?
这是为了应劫而特意准备的么?
荣陶陶极力睁开双眼,混乱一片的平房中,是两个动作稍稍定格的人。
下一刻,应劫的身体依旧僵硬,但是寅虎却是动了,他一把抓住了应劫的脖子,猛地向墙上砸去!
“呯!”
后脑勺撞墙,但应劫一身的霜雪铠甲依旧在,反而是屋内的墙壁被轰碎了。
东侧窗外,高凌薇一手扶着荣陶陶,紧紧揽在怀中,一脚踹碎了眼前的窗户。
风花雪月的世界里,这东侧的窗户早就碎了,而在现实世界中,它可是完好无损的。
“定住!”高凌薇突然一声娇叱。
寅虎顾不得许多,直接将应劫拎在了空中。
“呜呜呜~!”凄厉的鬼哭声音炸响,一道红色花纹面具,对着应劫就冲了过去。
而那红色花纹面具之后,还藏着一个眼神恶毒的雪怨灵!
高凌薇脸上佩戴着霜惧丑面,一个个虚幻线条的面具,隔几秒一发,对着应劫的大脑疯狂的冲击、贯穿着……
没人知道寅虎和应劫在雪狱角斗场中经历了什么,但随着高凌薇几次面具冲击之后,应劫身子一软,一身的霜雪终于破碎开来。
多重精神进攻,风花雪月、霜惧丑面、雪怨灵、雪狱角斗场……
此等大礼,应劫这辈子值了!
“呯!”一声重响!
随着应劫一身的霜雪铠甲破碎开来,寅虎可不管对方是否已经昏死,他一拳头便轰击在应劫的下颚处,再次阻断了他的头脑供血。
终于,尘埃落定。
平房中,寅虎拎着应劫的衣领,转过头,看向了东侧碎裂的窗户,一声轻笑:“第一次见到这么高级别的雪地龙吧?”
荣陶陶睁着浑浑噩噩的双眼,听着陈炳勋的话语声,不由得微微皱眉:“雪地龙?”
寅虎拎着应劫的身体,一脚踹碎了窗下的墙壁,迈步走了出来:“嗯,就是百团关外常见的,低级别的魂兽·雪地龙。”
荣陶陶回忆着刚才陈炳勋“饿虎扑蛇”的画面,不由得揉了揉脑袋:“那魂技竟然是雪地龙的蛇行?呵,还真就没认出来。”
“有蛇行,但也有合体技的运用。”寅虎随手将尸体扔在雪地里,“戌狗。”
高凌薇:“在。”
“拿着证件去门口,跟即将到来的魂警或者士兵表明身份,让他们帮忙守着大门,然后归队。”
“是。”高凌薇口中答应着,可是动作却稍有迟疑,直到寅虎搀扶住了荣陶陶,接手了这具摇摇晃晃的身体,她才迅速走了出去。
陈炳勋可没有高凌薇那般体贴,他一手支着荣陶陶的身体,伫立在雪地中,笑道:“能不能站稳?”
“能,能……”荣陶陶话音刚落,陈炳勋便手掌一松,荣陶陶摇晃了晃,迅速抽出了一杆方天画戟,这才堪堪站稳。
寅虎示意了一下昏死过去的应劫,继续道:“你知道,应劫能修炼到中魂校这一段位,意味着他和自己的本命魂兽是极为契合的。
而应劫这种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也就代表着,它的本命魂兽同样是阴险恶毒之流。
雪夜惊,毫无疑问是北方雪境最完美的本命魂兽,魂技有灵活性、本体有耐力加成,更是完美的交通工具。
但是这一群体,大部分都是温顺善良的,想要找一些残忍暴虐的、或是阴毒恶劣的,得非上一番功夫。
所以,如你所见,应劫的本命魂兽是雪地龙。”
雪地龙,名字倒是比较好听,其实就是藏在积雪之下的雪蛇,它们级别不高,魂技也不出彩,但却很善于阴人。
尽管雪地龙级别很低,但它们却有点灵性,与那些傻乎乎的、被兽欲支配的雪花狼不同,雪地龙这一群体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
荣陶陶最初去百团关外历练的时候,还偶尔能看到雪地龙在雪下爬行的身影,而随着他的实力不断增强,这种生物会绕着他走,很少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了。
寅虎转过头,看到了高凌薇与院门口赶来的魂警交涉,便开口道:“今天,我教你一些毕业前才该涉猎的知识。”
“嗯?什么?”荣陶陶单手拄着方天画戟,疑惑的看着陈炳勋。
寅虎:“在刚才应劫那种级别的反抗之下,我们可以直接击毙他,但他对我们有用,付队也明确要求我们活捉,所以,我们得带逮捕他归队。
对于一名中魂校来说,你觉得手铐这种东西,能限制住他么?”
荣陶陶摇了摇头:“绝不可能。”
寅虎看着高凌薇迈步归来,便开口道:“所以,我们得来一个釜底抽薪。将他的本命魂兽抹杀,这样一来,他一身的魂法与魂力,统统都会散去。”
荣陶陶:!!!
本命魂兽死亡这种事儿,荣陶陶很熟。
别说这种修炼了一辈子的魂武者了,即便是才修炼了短短三年的赵棠,本命魂兽死了之后,直至现在,赵棠的表现也尤为挣扎。
而且要知道,年轻人容错率大,他们经得起失败,重新爬起来的代价更小。
而像应劫这种年逾四十的,本命魂兽要是被抹杀了,那他这辈子怕是真就无法再死灰复燃了。
不过,对于这种恶贯满盈的人来说,一身的功法散去,反倒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荣陶陶仰头看着寅虎,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双手劈开生死路。”
寅虎愣了一下:“什么?”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补了一句:“一刀斩断是非根。”
寅虎:“……”
这两句还,嗯…还挺形象?
随着高凌薇归队,寅虎半跪下来,开口说着:“应劫失去了一身的修为,我们更好押送,监狱看守的兄弟们也会更安全,也抹除了其他不必要的…嗯,你小子,说的还真就挺精髓。”
寅虎发现,自己唠唠叨叨半天,还不如荣陶陶一句话说的明白呢。
荣陶陶:“啊?”
寅虎一手插在雪地里,嘴里也冒出来一句:“一刀斩断是非根。”
寅虎缓了口气,道:“亥猪。”
荣陶陶反应了一下,急忙回应:“到。”
毕竟是旁人第一次叫他代号,他还有些不太适应,而且刚刚用过风花雪月之后,此时的脑袋也有些不太灵光。
寅虎:“记住,这是对应劫这种级别的罪犯才能有的保障手段,你以后的道路还很漫长,若是碰到什么小偷小摸的,他们罪不至此,你是不允许这样做的。”
荣陶陶连连点头:“明白,明白。”
寅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示意高凌薇蹲下来。
“人死魂兽亡,这是魂武世界的规矩,一般情况下,主人不召唤,本命魂兽是不会自己出来的。
但我们要留下应劫的性命,散去他一身的功力,所以,就要将他体内的本命魂兽逼出来。戌狗,手垫在应劫的身下。”
高凌薇虽然算是半路返回,但通过寅虎的话语,她也知道了队长要干什么了。
寅虎道:“心脏复苏术,听说过么……”
高凌薇轻声道:“陈队,不用教,我知道怎么把本命魂兽逼出来。”
“等我寒冰牢狱成型。”说话间,足足五朵冰花,在应劫的身体周围绽放开来,“他的本命魂兽级别会很高,寒冰牢狱也不会禁锢住那雪地龙太久。
但雪地龙的防御并不怎么样,亥猪。”
荣陶陶:“到。”
寅虎:“还能拿得起戟么?”
荣陶陶使劲儿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些:“能,但我更倾向于拿刀,比较应景。”
寅虎:“莲花呢?”
“没问题。”
“咔嚓!咔嚓!”五朵冰花炸裂开来,四根冰柱迅速生长,唯有一朵冰花尚呈花骨朵的形态,没有什么动静。
这寒冰牢狱可是六星魂法适配的魂技,也就是说,寅虎起码是个上魂校,甚至级别更高。
这一魂技,荣陶陶这辈子只见过三次。
一次是辰龙用的,一次是此时的寅虎用的,还有一次,是在雪原中,那陪伴霜美人的松魂四礼·烟·萧自如使用的。
与此同时,高凌薇那垫在应劫背后的手掌,魂力也开始震动开来。
荣陶陶终于明白,寅虎刚才为什么说“心脏复苏”了,他刚才还疑惑,心脏复苏不是要从胸前作业么,怎么大薇的手却放在了应劫的后背?
现在,随着高凌薇手中魂力每秒1次的释放,荣陶陶终于知晓,寅虎刚才说的是“频率”。
“嗡…嗡…嗡……”高凌薇那贴着应劫后心的手掌,魂力震动的非常有频率,一下一下,极具节奏感。
荣陶陶左手拄着方天画戟,右手中,也抽出了一柄大夏龙雀。
“嘶…嘶!!!”二十几秒后,一条不算粗大的雪蛇,突然从应劫的胸前窜了出来!
也就是在这一刻,地上的第五朵冰花,瞬间炸裂,花骨朵中窜出了一根冰柱!
呼……
那突兀窜出来的雪蛇,以极为怪异的姿势,定格在了原处!
它的尾巴还支着应劫的胸膛,盘绕着身体,张着血盆大口,竖瞳中还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凶恶、惊悚、恐怖异常!
寅虎:“亥猪!”
荣陶陶日夜苦练,曾拔过无数次刀,这一次,似乎与之前没有任何不同。
“嗖~”一瓣莲花顺着刀刃甩了出来,急速旋转着,直接冲进了雪地龙张开的血盆大口之中。
猖獗的罪莲,在那不算粗大的雪蛇体内,放肆旋转,大肆切割。
这一刀,也的确断了应劫的所有念想……
真希望,所有的偷猎者,都能看到这样的一幕。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