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 陰天神隱-第十章 超越之民與虛無教團的祈禱 (7200,求月票!)看書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飞升帝国是一个历史已有八十二万年的古老银河上国,是一个帝制多民族,多元素基础国家。
帝国的起源位于靠近小麦哲伦星系的银盘边缘区域,靠近银晕的偏远地带,如果用地球的语言来说,瑟诺斯提亚人所在的闪耀区段是帝都二环,那么飞升帝国的起源地已经偏到了大西北山区的地底溶洞。
在这穷乡僻壤之间,并没有什么生命的乐土,直径近两千光年内的辽阔范围内只有不到二十个恒星系,而唯一一个有着生命孕育的星球,却是一颗远离母恒星的‘死星’。
在这颗星球上,有着严苛的环境,它被冰雪包裹,海洋中氧气浓度极低,赤道周边却还有众多火山不停地喷薄二氧化硫等气体,催化冰室效应的逐渐极端化——零下一两百度的风暴在雪白的平坦平原上激荡,在稀薄的太阳光折射中,掀起冰灯一般的虹光风暴。
对于其他智慧生命而言,这样的环境足以催发出一次生物大灭绝了,彻底沦为死星也不奇怪。
可这颗星球上,却因此出现了一个自强不息的物种。
一种‘冰晶’生命。
并非只有热量才能孕育生命,也不仅仅只有碳基,硅基,亦或是牵扯上灵能的元素生命才可以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中诞生——就连气态巨星中,躁烈奔放的星体飓风中,也可以孕育出属于风的意识,更何况更加稳定的冰之星?
只要有一个可以稳定自我复制,记载信息的结构,生命都有可能诞生。
在火山周边的冰层中,有一种晶体生命正在诞生,在冰封的海洋之底,高压的环境之下,一种可以自我复制,自我增生的的晶体结构出现了,它类似于宝石,一种可以自我衍生的‘雪花晶体’,它的分子结构致密,但是密度却不变,这令它可以累积更多的信息。
在这颗地质活动颇为活跃,但被远日环境冰封的星球上,冰晶顺应着板块活动扩散,以重新凝结那位结构不稳定的离散冰晶和水为繁衍过程,并且因为火山运动不断地溶解,重构,进行一种缓慢的‘演化’。
它们的演化很慢很慢,就如同宝石的凝结一样,需要漫长的时光才能进行一次演化,重构和进化,但是以冰晶内部热量振动和机械波作为信息传导媒介的它们‘反应’却很快,在冰晶体于星球的冰海底部,初步构成近乎于地球生命‘多细胞生命集群’的‘稳定大规模冰晶体’后,它们就具备了初步的智慧。
冰晶生命在这片寂静又激烈,冰冷又灼热的星球上诞生,它们借助地质运动扩散自己的集群,甚至借助地壳裂缝中的高热和冰海的高压加速自己的演化。
它们的工具就是冰,甲烷冰,纯冰晶都是它们的材料,它们用这种工具引动星球的热量,燃烧并溶解冰海,创造出全新的生活区域。
它们崇拜在冰海底层蔓延的板块裂缝,崇拜火山和海底冰层中微不足道的光,这群以寒冷为存在基础,但却向往热量和‘演化’的生命甚至创造出了以冰和火为基础的原始宗教,敬拜这带来创造和毁灭的神祇。
因为冰晶生命死后会变成离散的冰晶亦或是水,而这些材质又会诞生出新的冰晶生命,故而毁灭和诞生对于冰晶生命而言是一体的。
而当向往光的他们朝着冰海的顶端进发时,已经是它们具备智慧的四百万年后了。
离开了冰海底层的高压,冰晶生命的结构不再稳定,等到他们重构出可以适应低气压环境的晶体结构后,又是非常遥远的时光之后。
至于当离开了黑暗的冰海底层,注视着在远方太阳光辉照耀下,折射出漫天虹光的冰风暴后,冰晶生命心中究竟有多么震撼,那却是碳基生命无法理解的‘美’。
正如同所有智慧生命那样,他们开始好奇。
好奇自己身处的冰海和星球的本质,好奇虹光风暴的起源,好奇天空之上那似乎永远触碰不到的光究竟源自于何处,好奇自己诞生的原理。
以及,如何才能前往自己好奇的地方。
冰晶生命是有局限的,地表的温度相较于冰海底层更高,冰晶生命溶解再重构的速度加快,但是他们却很难加速,将自己的同胞送去天空之上——加速诞生的热量会点燃他们的甲烷冰工具,会融化令他们得以存在的冰。
对于冰晶生命来说,想要探索天空,群星和远方的奥妙,就只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建筑一座塔。
一座超过四十万米高的塔。
这是漫长的时光。
溶解,挪移冰海的质量,在地表凝结一座高塔,不断地溶解重塑,是需要全体冰晶生命付出一代又一代生命的过程,这一过程持续了数百万年的时光,建筑塔的时光甚至超过了他们从海底抵达地表的时间。
而在建筑塔的过程中,祂们遇到了许多困难。
譬如说狂风的动摇,火山爆发造成的地质运动,风暴摩擦带来的崩散,高层阳光聚焦造成的融化等等……
冰晶结构不稳定,规划出错需要重建,选择的地点不对不在赤道,被星球自转的力量影响等等……
但是,这仅仅是困难,并非不能被解答问题。
在建筑塔的过程中,他们逐渐掌握了星球的秘密,理解了冰的本质,知晓了自己种族的局限。
他们甚至知晓,作为一颗冰之星的居民,进入太空的过程,几乎等同于自杀,而他们所向往的光芒,其实是足以燃尽他们整个星球的灼热火球,一个足以摧毁所有冰晶生命的地狱。
——但是那又如何?
在探索的过程中,不断地溶解自己,重铸自己。
超越自己天生的局限,超越自己本来的样貌。
在建筑高塔的过程中,一步步让塔变得更好,一步步超越自己过去曾经登顶的高度,乃至于超越这颗星球上所有的山峰,超越这颗星球的大气层,直入宇宙之中。
这已经是冰晶生命的乐趣与生存的意义。
【超越】
从星球深邃的冰海底层,一步步融化冰层,攀登至上。
然后又从空无一物,除却光与风暴外皆为虚无的地表,建筑冰的高塔,超越星球的大气,前往更加空无的宇宙真空。
超越寒冰的世界。
超越星球的地表。
超越动荡的大气。
超越宇宙的真空。
当冰的生命,【超越】了自己的生命本质,以矿物质结晶替代自己一部分水晶体,达成了近似于人类‘机械化’改造时,祂们便踏上了前往宇宙的旅途。
他们开始超越所有的束缚,奔向未来的彼端。
甚至,超越本身就成为了目的——无关自由,强弱,选择,无关任何事物。
【超越】不是为了比其他人更强,【超越自我】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这就是飞升帝国之初,选择的生活方式。
即便是帝国中已经有了数以千计的不同种族,即便帝国的首都已经迁移至闪耀区域中隐秘的亚空间领域中,但核心是不会变的。
无论是碳基,硅基,硫基,氨基,亦或是和他们一样的晶体生命,亦或是恒星上的等离子生命,气态巨星上的气体生命,本质都是一样的。
因为超越就是生命的本质,只要秉持着这一观点,将原本的自我升华,‘飞升’至更上一层,便是‘正确’的道路。
至于超越的过程,是化身为光之巨人,亦或是通过生物亦或是机械化改造hensin成究极生命,亦或是直接进行一个超级机器人合体,那都是另外的事情。
‘虹彩晶·宁辉’是飞升帝国驻地球大使,他的名字在地球语言中,代表着‘能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七色虹光的冰晶·恒久宁静之光辉’,算是一个非常有艺术感,听上去就非常有文化底蕴的名字,奈何地球语言无法完美表达这种美感。
飞升帝国欢迎以任何手段超越自我的人,但是这种超越并非是不择手段的变强,他们认为,系统性,有规律地寻找变强的方法和渠道,然后一步步超越自己的极限才是正统。
无论是灵能的超凡入圣,机械化的全面改造,从基因层面上修行信息簇基底,亦或是直接进行‘超凡生命元素化’,都是飞升的道路。
宁辉是一个传统的飞升帝国人,他看上去就是一个银白色的人形模型——当然,他的本体是一块八角形的冰晶棱柱,现在的身体只是模仿人类的身体结构。
和所有帝国人一样,他们都以不断地超越自己作为人生目标,变强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但是,即便是这样听上去非常极端的飞升帝国人,也都不愿意以黄昏的方法变强。
即便加入虚无教团,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得到各种隐秘的知识和传承,急速超越原本的自己变强,也是一样。
因为那不是超越,而是虚无前的疯狂。
所以,宁辉此刻,才会对自己眼前屏幕中,苏昼的言语而震惊。
【……什么!?】
他率先转过头,惊愕地对着额头已经冒出冷汗的地球代表道:【难不成,地球一方已经加入了虚无教团不成?!】
类似的言语也出现在其他外星文明的大使口中。
这也难怪。
毕竟,苏昼的那句【我直面了‘薄暮之神’】【得到了黄昏真正正确的道路】,怎么听都像是原教旨主义信徒对修正主义信徒的宣判——亦或是反过来。
总之,有点正统派打击异端的味道。
而自居正统,岂不是说,烛昼觉得自己也是黄昏眷属了?
“诸位,等一等!”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对此,即便是抵达了统领阶,依旧额头背后不停冒出啃饭的地球代表登时苦不堪言,但他还是出色地表现出了一位外交人员的底力:“让我们再等等,听听苏昼部长的解释吧!”
——然后就把皮球踢给了苏昼。
【毋庸多虑,诸位。】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十章 超越之民與虛無教團的祈禱 (7200,求月票!)熱推
对此,苏昼早就知晓自己的言语肯定会引发误会,但这正是他用来吸取在场所有人注意力的方法。
面对那些正在惊恐猜测自己是不是已经投向黄昏的外星势力大使,青年微笑着回复道:【我相信,绝大部分文明中,应当都诞生过原始宗教信仰,也出现过和‘教义’完全不同的扭曲体系。】
【要求向善的宗教,反过来迫害善人;鼓励创新的宗教,反过来限制创新的方法;以万民福祉为目的教义,却仍然会被心中有着贪欲的人扭曲成搜刮剥削的组织】
【我的意思正是如此:所有古老尊主,我们所熟知的‘那些邪神’,绝大部分本质就类似于那些初始的‘教义’,而智慧生命繁多无尽,每个人依照自己的欲望,自己的意图,自己的理解去解释这些教义,自然会造成扭曲】
【而虚无教团,就是扭曲的最严重的那一个】
如此说道,苏昼示意,让邵霜月将镜头转移至死星身后。
登时,木卫六上的所有外星大使,便都看见了化作‘黄昏之茧’形态的终焉十面。
【那是虚无歼灭使,四万年间,摧毁了近三千个星际文明的终焉十面!?】
登时,飞升帝国大使凝辉便吐出一口凉气,他很难不震惊:【祂,祂被你封印了?!】
飞升帝国和中央十面也交手过,全盛时期中央十面携裹数千文明的哀叹和虚无教团的加持,所过之处诸多星系黯淡,在亚空间看来就是一片将诸多星空直接遮蔽的黑暗阴影,仅仅是路过,就会造成一些小文明的覆灭。
而一向无视种族,将所有生命都视作飞升种子的飞升帝国自然会与这个摧毁文明之种的歼灭使敌对,双方在银河系各大区域战斗了数万年,各有胜负。
但是,想要彻底封印一位歼灭使?
这怎么可能!
【不,我没有封印祂】
而苏昼接下来的话却异常不讲道理:【我只是和祂辨经,说服了祂,让祂潘然悔悟,开始履行真正的薄暮黄昏之道,自闭去了】
【现在,祂就是一颗茧,是我们的研究样本,可以让我们研究这位黄昏眷属的形态,更好的创造出各种针对黄昏眷族的手段】
宁辉:【???】
辨经?
辨经就能说服一位昔日Ω级灵能者巅峰的虚无教团歼灭使?就能让这位摧毁数千文明,影响了更多星域的可怖毁灭使者陷入自闭,自己变成一颗茧?!
他怎么可能相信!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用嘴炮就打赢最终BOSS的剧本!
但事实就是如此。
苏昼在稍后,于屏幕上展现了自己当时说服终焉十面不要自爆,而是去投入黄昏怀抱的全过程。
【这,这……】
苏昼辨经成功,当场让终焉十面自闭的过程,甚至让宁辉体内的冰晶结构有点融化的趋势,而他身旁的一位气态生命更是膨胀了好几圈,显然是陷入了莫大的困惑。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txt-第十章 超越之民與虛無教團的祈禱 (7200,求月票!)分享
而苏昼也终于成功让所有人相信,他手中,的确有‘对虚无教团成员’专用黄昏宝具。
并且,勉强相信,他的确面见过‘黄昏薄暮’的正体,得到了对方真正的本源‘经义’,所以才能对虚无教团进行降维打击。
【虚无教团的黄昏本义,有着极其重大的缺陷——甚至,我怀疑,他们的背后支持者,很可能并非是黄昏】
展现结束后,苏昼肃然地对所有人宣告:【他们的背后,很可能是其他假借黄昏之民的其他古老尊主……甚至,可能是某种‘怪物’】
针对怪物,苏昼并没有做出多少解释,但是这个意思却很清晰,所有人都能理解这点。
【就好比我在斩断虫洞时所见到的一个虚无教团的援军,‘洪魔’就与怪物类似,文明种族智慧灵魂全部都是为了供养祂本身存在的血食……真正的黄昏眷属,看见这种存在,早就让祂归入虚无了,怎么可能会和洪魔联手?】
对此,苏昼早有困惑。
其他伟大存在,对虚无教团的侵蚀,乃至于对黄昏眷属的替代和扭曲,很可能是在非常古老的悠久纪元之前就开始了。
就好比,噬星者记忆中,有关于最古虚无教团先行者,传说中,拉尼亚凯亚超星系团中时空裂隙的制造者,‘初代虚无教团先驱’,就很不符合黄昏眷属乃至于眷族的定义。
为什么?
废话!
真正的黄昏眷属眷族,哪来的功夫去撞击宇宙,制造出时空裂缝!
真的有那个等级的超级黄昏眷属,人家就窝在热寂宇宙睡大觉,亦或是在大扩张的寂静宇宙中安眠。
实在是不行,直接变形成中央超级黑洞,窝在事件视界里面旁观宇宙轮回,等待虚无降临了!
撞击其他宇宙封印的家伙,那能叫黄昏眷属吗?正儿八经的黄昏眷属谁有功夫动来动去啊!
有个很好理解的比方:有谁见过黄昏自己冲击过伟大封印吗?
没有对吧?哪怕伟大封印自己都裂了,黄昏都懒得走出牢门。
一个道理。
苏昼有理由怀疑,要不就是那位虚无教团最古先驱本身,就是被蛊惑扭曲了的黄昏眷属,要不就是其他伟大存在眷属假冒的。
青年带来的消息,毫无疑问可以震惊整个银河系乃至于宇宙。
它直接否定了虚无教团的存在根基,否定了他们坚持的‘正确’。
比起肉体上的摧毁,这种根基上的缺失甚至可以让断绝未来虚无教团再次出现的可能。
【这个信息,必须立刻传递给陛下!】
宁辉如此想到,他现在完全忍耐不住,想要将这个信息传递回神启星的神皇陛下。
但是,接下来,瑟拉斯提亚人大使询问的一个问题,却令这位心焦难耐的大使先生(亦或是女士,冰晶生命没有性别)停下了脚步。
【苏昼先生】
这位瑟拉斯提亚人用熟练的地球语言道:【虽然你展现了‘辨经’说服终焉十面的过程……但是据我观察,在祂被说服之前,十面已经被你击败,濒临自爆的边缘】
【我想要询问的是……您现在的实力,抵达了什么境界?】
这句话一出,便仿佛点醒梦中人。
原本缓缓平静下来的生态大厅登时陷入喧嚣。
——是啊,之前那情况,明显是终焉十面已经被击败了后的处理结果……苏昼的灵魂还未归来,他的肉体就可以击败一位昔日的Ω级灵能者?
那他的实力……
【的确快到天尊了】
而苏昼也轻飘飘地回答道:【过上一段时间,或许能真的进阶天尊吧,差不多也快了】
这敲定事实的言语,令全场再次寂静。
灵能归来五年,苏昼从零开始,突破α级灵能者之阶,已经算是匪夷所思,除却一些特殊种族外,很少有碳基生命能办到如此伟业。
而等他前往异世界游历两年后,归来时居然就隐隐要突破Ω级灵能者,天尊之境?
别说是银河系了,可观测宇宙都找不到这样的例子!
就在其他昔日天尊还在苦苦修行,意图恢复自己巅峰期修为的时候,一位全新的天尊就要从零开始诞生……怎么想,都是一个冷笑话。
而=地球代表的笑容尤其僵硬。
他的确想要庆贺,但是庆贺到一半就因为过度震惊而僵住了。
而地球代表的背后,那些正在同步视听整个会议过程的地球高层更是表情不移,但情绪都是一样的震撼莫名。
而其中,弥罗神女更是脸色一怔。
这位传道塔的管理者感觉自己的耳朵失灵了。
——明明这小家伙前往传道塔铭刻修法,突破天仙好像就在昨天,怎么又要突破天尊了?
——是我一不小心沉睡了几十年数百年吗?
也不怪弥罗神女精神恍惚,毕竟祂是寿命无尽的小世界意识,传道塔之灵,时间观念和人类不太一样。
而哪怕是人类,也会觉得苏昼的进阶速度不可思议,更何况她了。
而就在三眼的青色神女怀疑自己的时间记录精度之时,苏昼仿佛是能听见对方的困惑那样,轻笑着点了点头:【实际上,这一次面将黄昏尊主,的确对我的修行有莫大助益】
【我已经重铸了我的修法,再一次修订了我的道法根基——等我回到地区后,我大概会再去传道塔一次,把我的全新传承刻印下来吧】
“啊这?”
听到此处,弥罗神女神情一怔,她的表情显得有些喜悦,又有些痛苦:“又要来了吗?!”
能再记录一种全新的天尊天帝级修法,对传道塔而言毫无疑问是一件好事。
这就是她存在的意义。
但是,苏昼的传承,有着莫名的气息,蕴含诸多古老尊主的力量,每一次刻录,都会让她感觉非常奇妙诡异……
很难用言语叙说。
而就在远方地球上,弥罗神女又喜悦又纠结的表情中,苏昼平静地微笑道:【总之,虚无教团,不再是无解的可怖对手,他们神秘的面纱已经被我剥下,无非就是一群被扭曲了‘正确’的悲哀者罢了】
【现在,我将归来】
伴随着这一声宣告,宇宙真空,裁决死星,登时便在闪耀的灵能雷霆中开始动摇,变形。
看似坚固的全金属球形死星,如今正在青年的意志下变形。
它开始转动,拉长,就像是一团面团被拉面师傅拉长了那样,逐渐地,化作了长条形‘神龙’的形态!
长短胖瘦?
毫无意义!
轰!
跃迁引擎,在神通的脊椎骨节处发动,青蓝色的光辉在背鳍上闪耀,令整条金属宇宙神龙周身,散发出宛如云雾一般的青蓝色灵气光晕。
【准备好了,诸位】
结束了和远方地球方面的通讯,苏昼将意志转移回自己的躯体,他在邵霜月的欢呼,九溟和汤缘期待的目光中哈哈大笑:【我们回家!】
星海巨龙咆哮着,在星空中拖拽出一条长长的云雾光带。
然后,涟漪一般的空间波动包裹住了神龙,紧接着,带着他,前往了遥远时空地彼端。
阔别地球两年的苏昼,踏上归乡之途!
而在远方接引他们的,正是姗姗来迟的瑟诺斯提亚人的黄金舰队!
不过也不奇怪,毕竟无论什么时候,黄金舰队和巡捕都是会迟到的。
与此同时。
宇宙的另一端。
亚空间,贸易联盟母星系,贸易之都。
昏黄色的恒星照耀着整个亚空间星系。
而完全机械化改装的星球核心之中,纯粹炽热的星体炉心内部,六对被无尽光辉笼罩的眼眸缓缓睁开,绽放冰蓝色的光辉,然后再次紧闭。
【终焉十面……居然真的归入虚无了吗?】
【明明这个宇宙中的万物还没有得到福音,就自顾自地回归虚无……十面,你可真是自私啊】
如此叹息着,虚无教团教首冰蓝色的眼眸紧闭着,但是祂那庞然的躯体轻轻地晃动,却带动着整个贸易之都开始剧烈的晃动,地表的地震证明祂内心绝非表现的如此平静、
沉默了许久之后,祂再次睁开眼眸,下定决心。
【吾等的虚无之道,才是真正的正确……如若无有虚无,何来意义?无有毁灭,何来正确?】
【我将祷告……薄暮之光,指引我】
【指引我,正确的方向】
短暂地沉默之后,声音响起。
【——无真理,无命运】
【——无天道,无至高】
【——无恒长,无不朽】
【——绝无完满,绝无全能】
【——万事万物,万色万象,绝无救赎,绝无意义】
祂开始吟唱,吟唱古老的圣词礼赞。
六双眼眸的前方,复杂的几何体纹章开始浮现。
【——礼赞黄昏,示我终途!】
——祂高颂。
于是。
亘古遥远彼端的气息被接引,令诸天星光转动,幻化虚影。
最终,展现于祂的身前。